《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4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条小哈巴狗从床底下窜出来。这条狗一脸的长毛,连眼睛也看不到,却一口扯住了夏文博的裤腿。夏文博没有防备,比见到窜出一个男人来还吃惊,他吓得‘哎呀’一声跳了起来,趁机抽出了自己的手。

  柳红亲昵地笑骂着:“贝蒂,你这个调皮鬼,要有礼貌,快走开!”
  哈巴狗好象能听懂她的话似的,果然又窜回了床底下。
  夏文博问柳红:“很可爱的狗!它老躲到里面,拉屎拉尿怎么办?”
  柳红自豪地说:“不会的,它像人一样会上厕所。”

  其实在参观的过程中夏文博就心不在焉,谈完了狗的如厕问题,他就不知说什么好了,他假装欣赏墙上的风光油画。柳红也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床下的小狗又开始汪汪的叫了,夏文博在床沿边弯下腰,向床底看小狗,床底黝黑一片,无法看清哈巴狗的位置。
  “它一定是躲起来了!”
  柳红说着,也在夏文博的身边趴了下来,靠在了他胳膊上,夏文博察觉到她胳膊因为细而导致的骨感,她身上的味道便很快的传入到了夏文博的鼻腔,她的呼吸,也喷到了夏文博的耳根,他们差不多头抵在了一起,这时候,突然的有一种欲望从夏文博的内心深处涌动出来。
  这让夏文博有些手足无措,呼吸沉重了许多,他有些反应了,他知道自己要赶快站起来,不等在这样接近这个女人,那样自己会忍不住的。
  “我,我们不找它了!”
  说着话,夏文博和柳红几乎一起站了起来,让夏文博想不到的是,柳红却拉住了他的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并主动倒了下去,她的浴袍在下面分开,露出两条丰盈的腿。
  夏文博心里一下紧张起来,刚刚的欲望像一只受惊的老鼠,顷刻间又跑得远远的。

  夏文博用力的分开了她抓住自己的手,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卧室门口,看着床上屏息等待着的柳红,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柳红闭着眼等着,见没人扑上来,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夏文博已经站到卧室门外了。
  “你,你,你不想吗?我刚刚感受到了你的欲望?”柳红疑惑地问。
  夏文博老实地说出了心里话:“真抱歉,我并不是一个太过随便的人。”
  柳红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用带点神经质地声音大喊:“我没有钱还你的帐,我这样偿还不成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贱?”
  夏文博这才明白,这个女人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偿还自己的债务。
  他微微的摇头:“你其实用不着这样,因为我可以不要这点钱,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夏文博走出了几步,身后的柳红一下子跳起来,从后面抱住了他。
  第七百零三章:还账

  “对不起,我会还你的,但我最近手头真的很紧,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不想欠你什么!”
  “你本来也没有欠我什么!”
  夏博的后背热呼呼的,还有一份柔软,他一动都不敢动,静静的站在那里。
  “谢谢你,我请你喝杯酒吧!”她用哀求的声音说。
  这让夏博心里也一震,他明白,这是一个孤独和伤心的女人,他迟疑一下:“那你放手吧,我陪你喝一杯!”
  女人从后面缓缓的放开了手,有些羞惭,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拉着夏博又到了刚才的沙发。

  等夏博坐定,她到酒柜里拿出了一瓶红方!
  夏博一看是外酒,心里有点怕,这种酒夏博不太爱喝,关键还打头,喝起来没什么,一会晕的厉害,同时,夏博也怪,这个女人连500元钱都没有,却能住怎么好的房子,喝这样的外酒,实在看不懂。
  女人一面打开了酒盖,一面说:“这酒是我家里最后的一瓶了,今天我们喝掉它!”
  她抬头看夏博一眼,目光迷离,显示她思绪烦乱,倒了酒,她也坐了下来。

  夏博觉得这个气氛很难受,终于忍不住用关心的口吻问她:“柳红,你怎么老是神不守舍的?”
  “啊?我没有。我一直这样的。”
  “不对。我觉得你心事重重。”
  “不象你说的那样。”
  “你手臂和额头的伤是怎么回事?”
  “……”
  “怎么?为什么不说话?”

  柳红下意识地将头发从后面拨拉过来,将受伤的额头遮住,她瞟了夏博一眼,又望着别处说:
  “我们有点交浅言深了吧?我没有必要告诉你的。”她的头依然望着别处。
  夏博说:“柳红,你不能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吗?那种可以说心里话的朋友?”
  “说心里话的朋友?这怎么可能?”
  夏博故做轻松地笑笑:“为什么不可能?是不是你还在想着我是债主?”

  柳红没有回应夏博的幽默,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仰起脖子,大口地喝起酒来。
  “你喜欢喝酒,我陪你喝。”他抓起一杯,和柳红手的酒杯碰了一下,一下喝了半杯。
  “柳小姐,你告诉我,让我心里先有个底,也许我能帮你?”有酒垫肚,夏博的话带了几分豪气。
  “帮我?还是算了吧,我是个危险的女人,不要连累了你。”她最后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她挑衅地看着夏博,似乎在观察他听到这句话的反应。
  “如果我觉得值得,我不怕连累。”夏博认真地说。
  柳红愣了片刻,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突然放肆地笑起来。
  “身的伤痕是不是又摔倒弄的?”夏博不等她笑完,抽冷子问了一句。
  柳红吃了一惊,似乎受到触动,眼神亮亮地盯着夏博好几秒钟:“什么叫又?你为什么说又?很怪的说法。”

  “我见过你摔倒,在酒店。也知道你为什么摔倒。”
  “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柳红的脚移动了一下,全身的肌肉有些僵硬,像要随时夺路而逃。
  “我叫夏博,是帮你抢回钱夹的那个人。”他轻描淡写地说:“在酒店遇到你,实在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你当时是倒在我的怀里的。”
  “你还知道什么?我有点怕你了。”柳红说。
  “我知道你为什么摔倒。还知道大老刘是你的相好。”
  “相好?呸!他是魔鬼!”
  柳红脱口而出,随即捂住了自己的嘴。
  夏博也没有追问,静静的看着她。
  她慌乱的抓起了酒杯,饮尽了手的酒:“我,我没有必要对你说这些。”
  夏博正想劝她少喝一点,她一手抓过桌的酒瓶,咕噜咕噜地狂喝几口,她将酒瓶重重地顿在桌。

  “好爽,我们继续喝!”她对夏博说。
  夏博见她有点佯狂,低声问她:“你还能喝吗?”
  柳红瞟他一眼,反问他:“怎么不能喝?你不会连一个女人都喝不过吧!”她对夏博启齿一笑。她的牙齿很白。
  日期:2017-06-27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