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4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解除了这个重大的威胁,对黄县长而言,那就算获得了重大的胜利,他高兴起来。只要假以时日,那些墙头草和心怀鬼胎的干部们,又都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等自己稳固住了实力,在和你欧阳明一决高下。
  至于你夏文博嘛,只要我站稳了脚跟,只要我解除了欧阳明的威胁,今天给你的多少东西,到时候你都的给我吐出来,而且还要吐的更多,哼哼!走着瞧!
  “好,我答应你,明天会议结束之后,我就召开县长会议,调整分工,你除了原来的那些单位,增加公丨安丨局、交警大队、人防指挥信息保障中心、信访局。另外协调联系人武部、法院、检察院、消防大队、驻县部队!怎么样?这下你满意了吧。”
  夏文博当然满意了,虽然后面那些人武部,法院,检察院什么的是县委直管,自己只是负责联系,但总归是公丨安丨,司法这条线全部打通了,这可比一个乡镇企业局要实惠的多,至于很多抻出来和他抢着管理公丨安丨局的那些手,夏文博觉得自己会一一剁掉。
  第七百零二章:约会
  从办公大楼下来的时候,夏文博看了看时间,都九点了,他准备会宿舍睡觉,还没走两步,电话响了。

  夏文博打开电话,号码挺陌生的。
  “喂,哪位啊!”
  “你好,我是柳红,就是丢钱包的......”电话里的声音有点沙哑。
  但夏文博还是一下听出来了:“你好,柳小姐,有什么事情吗!奥,对了,你的钱包还没有还你!”
  “没事的,空钱包不值多少钱,谢谢你昨晚上借给我钱,这会你有时间吗?”
  “这会?”
  “嗯,要是有时间请过来一趟好吗,我给你还钱!”
  夏文博有点迟疑的说:“这.......那好吧!你现在在哪?”

  现在睡觉还是有点太早,他觉得钱包还是要给人家,至于她借自己的钱,要是方便的话,自己能收回来也不错。
  柳红告诉了她的住址,心怡花园A座6栋2单元301室,她还很温柔的说:“我等你啊,快点。”
  夏文博忙到了宿舍,取出了那个钱包,出门打个的,直奔心怡花园。
  心怡花园是清流县颇有名气的高档住宅区,楼型仿异域风格,房价据说很高,使得赚钱不多的人不敢问津,出租车被衣着怪异的门卫拦住了,夏文博只好步行进去,这时候夜色早已降落下来,夏文博看不清楼号。在几栋楼房之间转了几转,心里产生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柳红这个少丨妇丨挺有钱的。
  他在路上逮住一个急匆匆往外走的中年男人问A座在哪儿,中年人虽然急着要走,回答得却很周到。他用手在黑暗中凭空点着,说:“那是A座,那是B座,A座后面是C座,B座后面是D座。”
  在走到一个有音乐喷泉的小花园时,夏文博的手机响起来,他低头一看短消息,知道是柳红在催他。
  “怎么还不来?!”标点符号居然用了两个。
  “嗯,到小区了!”夏文博回了一个短消息。
  心怡花园这儿已经完全安静下来,整座小区都像在睡觉,他按照热心的中年人的指示,很轻易地来到了A座6栋2单元楼道口,单元楼道口安装了电控门锁,每个楼层的每户人家的指示牌都发出淡黄色的光亮。
  夏文博后退两步,抬头看301室,窗户里漆黑一片,没有想象中的灯光,他将手指按在301室的按纽上,犹豫了几分钟才使劲按了下去。
  “请问哪位?”
  夏文博听出是柳红的声音,他尽量语调轻松,希望她从那头也能感受到他说话时脸上的微笑。
  “你好柳红,我来给你还钱包,你方便吧。”
  “哦?方便方便,你上来吧。”柳红的这个语气词说得摇曳多姿,而且拖得很长,夏文博立刻觉得这个词意蕴丰富,一颗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夏文博上了楼,她弯腰给了他一双白拖鞋。这双拖鞋几乎没有高度,就是宾馆里常用的那种一次性纸拖鞋。不知道是她经常出差带回来的还是专门为客人预备的。看来她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身上穿着白色浴袍,柳红披散着头发,将脸遮住了很多。她礼节性地笑了笑,虽然想表现出更多的热情来,但她脸上显得却很憔悴,不如前两次夏文博见到她时光彩照人。

  夏文博热情地迎了上去,向她伸出了手。两人于是握手,夏文博觉得她的手异常柔软,像一团在阳光下晒过的棉花。他没料到她的手这么小,这么柔软,这么无力,一种奇特的感觉一下就攫住了他。似乎一个以前从未感知过的异域被他真实地触摸了一下,也像偷窥到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柳红将手从夏文博手中抽出来,淡淡地说:“我记起来了,那天从我身边跑过去的还真是你,空钱夹带来了吗?”
  她完全可以只问钱夹带来了没有,可她却在语气中强调了那个空字,令夏文博有些难堪,夏文博将钱夹递给她。
  “柳小姐,那天早上的事情我可以跟你详细地说一说,你会觉得像听一个虚构的故事,但那确实是真的。”

  她一听就笑了,笑得很短促,是那种很忧郁的笑容。
  柳红点点头:“嗯,我没有怀疑你。我其实蛮信任你的!”她用手扶在拂去额头的长发。
  夏文博看到她抬起的手臂上有一块紫色淤痕。他惊讶地看了柳红一眼,发现她被头发遮住的额角隐隐约约也露出伤痕。
  夏文博对柳红的了解并不多,但他依然能够觉得覆盖在她表面的那层薄膜是透明的,能看到她内部的血管和脏器。她的忧郁和冷漠横在他们之间,像无形的障碍,却又真实得呈现质感,可以触摸得到。
  夏文博很想将它打碎,碎过之后再捏合起来,从而在自己和她之间建立一种新关系,他不喜欢这种半死不活无法渗透的样子。
  “嗯,谢谢你的信任,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不把这事情给你说一下,总感觉心里不太舒服,现在好了,我像是放下了一个包袱!”
  柳红仍然是淡淡地说:“你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和我过去一样。坐吧,坐吧!”
  “这......太晚了,我就不坐了。”
  夏文博真的想走,他放下了心里的那个负担之后,心情好了许多,他可不想受到这个忧郁的女人影响,败坏了心情。
  “这才几点啊,坐吧,我还欠你五百元钱呢!”

  “没事的,等你以后手头宽裕了再说,不急!”
  可是,其实夏文博几次要离开,最终还是被女人留住了。
  他们在沙发坐着,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夜幕中高远的天空和麻麻点点的星星,他们面对面坐着,只是柳红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客厅里灯光黯淡柔和。
  夏文博无话找话的聊了几句,柳红猛地站起来。
  “对了,你参观一下我的家。”她准确地拉住了夏文博的手,完全不顾他的感受。
  夏文博有点晕晕的,自己并没有参观他家的想法,而且,似乎柳红正在急于的想表达什么。
  在柳红小手的牵引下,夏文博只能有些尴尬的随着她到处参观,夏文博只觉得房子大得可以住十个人,他不时地说着“真好”、“真大”、“装修得很有味道”。
  最后她拉着夏文博来到了卧室,他感觉到她的手已经很热了,卧室只开了壁灯,暗红色的,气氛有点暧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