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他们再打出手,竟是为了个女人。
  “喀……”黎七羽从蒸氲的浴室走出来,吹得蓬松的长发披散。
  她一眼看到坐在地眼角淤青,嘴边挂血的薄大少。
  “这是?被揍了呢。”黎七羽笑,“原来你也有这么落魄的时候。”
  她的笑容像刺扎进他的心里……
  沙得破音的男低音问:“我被揍,你很高兴?”
  “如果你能每天让我这么高兴好了。”
  “黎七羽,”薄夜渊下颌绷起,眼神像墓地的空寂,“你有没有心?!”
  “心……以前有一颗,不过好像,被你亲手捏死了。”黎七羽伸出手,像隔空抓住了他的心脏,五指一根根攥起来。

  薄夜渊红唇扯起,诡异地笑了。
  仿佛他的心脏,正放在她的手里,被她揉躏着。
  看着黎七羽冷漠无情地走出房间,薄野薰想要扶大少搭把手,被攥住领子甩很开。
  佩蒂奶妈先是看到少奶奶下楼来,紧接着追来二少爷,再然后是按着腹部的伤慢慢走下来的薄大少……
  “少奶奶,少爷有命令……你不能离开主城堡。”一排男仆走过来道。

  黎七羽冷笑起来,他这禁足的戏码玩不腻吗?
  薄夜渊在走下最后一级阶梯,终于撑不住剧烈的高烧,身形一晃轰然栽倒在地。
  佩蒂奶妈惊呼:“少爷,你没事吧!”
  薄夜渊倒在地,病来如山倒,身体沉重得抬不起来。
  隐约看到黎七羽妖娆的脚步微微一顿,转过身看到他。

  然后,嘴角挽起瑰丽的笑意:“一个已经倒下了呢。看来,我只能选二少了。”
  薄夜渊:“……”
  “薄野薰是么?”黎七羽脚步一停,“我想去郊外约会,没意见吧?”
  薄野薰嘴角挑起坏坏笑意,前搂住她的腰:“哥,别怪我乘人之危,我会给你物色更好的女人。”

  “你敢走——”薄夜渊手臂撑起身体,摇摇欲坠了两下,彻底昏迷过去。
  蓝色蝶翼敞篷跑车在宽阔的马路奔驰。
  穿过一大片紫色花田,停在郊外的果园边。
  黎七羽的高跟鞋踩在乡间小路,摇曳妩媚多情,身体坐在车头,笑着勾了勾手指:“薄二少,我们来玩个游戏。”
  薄野薰哐门下车,看着她的媚人风情,心猿意马:“没想到你这么大胆,喜欢野战。现在,还要玩什么游戏小七七?”
  黎七羽一脚踩在他靠近的胸膛,黑色高跟鞋跟抵在他的领口,撩起他两颗扣子:“我想看看,你跟大少谁更长。”
  薄野薰笑着亲吻她的高跟鞋,一只手已经在拉裤链了。
  “转过身去,把你这些碍事的衣服,全部脱掉好了。你身每一寸,我都想看清楚。”
  “你这只小野猫……还挺骚的。不过本少爷喜欢!”薄野薰转过身脱掉长裤,随手扔给她,“看清楚了,本少爷的万金之躯,鞭长驾远……”
  黎七羽接过他扔来的一件件衣物,直到他的男性内-裤。

  “屁股还蛮性-感的,线条很饱满……”黎七羽笑着将衣服扔进跑车里,根本没有多看一眼。
  “女人,还满意你看到的?”薄野薰噙着下颌,“那只是开胃点心,现在,是时候给你看最大惊喜了!”
  二少一丝不挂转过身,“是不是要爱不释手?现在想要了?”
  黎七羽已经坐在了驾驶座,正升起敞篷。
  薄野薰脸的笑容消失,猛拍着车窗玻璃:“小甜心别玩了,快开门,我们来玩点更身心愉悦的事。”
  黎七羽隔着玻璃拎着车钥匙转着:“薄二少,现在该看看我给你准备的惊喜,在那边——”
  他转过脸一看,小山坡花斑各异的奶牛正在放风、吃草,悠闲恣意。

  “美女很多,形态各异,你随便挑一个……”黎七羽笑眯眯地说,“它们至少有四个乳-頭,你赚了。”
  薄野薰:“……”
  黎七羽飞吻告别,跑车剑一般冲出去。
  薄野薰明白他被耍了,追着车尾跑了一段,手尴尬地挡着胯部:“臭女人!!!!!”
  黎七羽清点了一下物品……手机、腕表、钱包……一件也没落下。
  荒郊野外,他等不到救援,足够长途跋涉好远了。

  这是他们轻视、玩弄女人应得的教训。
  黎七羽满意挑唇,搭在方向盘的手指轻轻击打着。钱包里不少现金和卡……她要怎么犒劳自己呢?
  傍晚,薄夜渊靠在奢华法式床头,刚从昏迷清醒。
  打了一天点滴,他的情况好转很多……
  要知道佣人叫来医生,测量到他的高度已经到42度6的时候,吓得要死。
  “夜渊哥哥,吃点东西吧?”薄绯儿听说他病了,照顾了他一下午。
  嘭,水被他挥手打翻,她踉跄了几步,跌坐在地。

  薄夜渊重重地咳嗽着,想起黎七羽丢下他,跟薄野薰走了。
  他昏迷了一天,她恐怕早被吃得尸骨无存。
  英俊的脸血脉喷张,他浑身聚集着无法发泄的怒意——
  他从来没有害怕过,怕失去她。
  “找到了没有?”嘶哑的嗓音低声吼,“我养你们一群废物!”
  薄夜渊艰难地想要下床,被几个佣人劝着,医生让他好好静养……

  这惹来薄少更大的脾气,场面十分僵硬,薄绯儿不知所措。
  “少爷……二少爷的车开回来了,可车里只见少奶奶……”
  薄夜渊的身形僵住,如雷风暴的脸凝结:“抓她来,我要立刻见她!!!”
  黎七羽被佣人带进起居室,一股浓重的药味。
  药瓶被大少几次三番打碎,他今天异常暴躁,所有人无计可施。

  薄绯儿狠狠地瞪着她,想起她像个傻子一样被骗去法国巴黎——
  “七羽姐,我一直在找你,我从法国给你带回来礼物。”她微笑道,“如果不是你,这次《EF》的封首,很可能会与我失之交臂。”
  黎七羽心里冷笑。感谢她?
  “杂志已经印出来样刊,我给你带了一份。”
  她的随身佣人立即将杂志奉。
  黎七羽冷然的目光掠过,合约里不是签订好用她么?北堂枫毁约?
  “制作方都说会大火!一定要送给你做纪念……是你帮我争取的机会啊!”

  黎七羽微笑着接过杂志,丢进纸篓里:“当然,你很适合《EF》。垃圾,只配和垃圾为伍。”
  贸然换下她算了,还把薄绯儿的脸PS到她身去。这算欺诈还是盗窃?
  极其恶心……
  薄绯儿一脸伤感:“你误解我了,是他们很惊艳我的出色表现,临时决定换用我的照片。我已经跟夜渊哥哥说了,这次在法国巴黎发生的事。”
  薄夜渊像一头伺机的野兽,不发一语盯着她。
  不知道薄绯儿说了什么……

  “夜渊哥哥生病,我照顾了他一下午……他好像对你很生气呢,我真怕你们大吵起来。”薄绯儿一脸温柔地说。
  “是么?”黎七羽走前,掀开被子躺进了薄夜渊的怀里,“我才出去一天,你想我耍脾气了?”
  薄夜渊怒意满满,未来得及说话,黎七羽的手习惯性挽在他的颈,扬起脸,蓬松的长发飘散着香味。
  他的眼眸紧缩,看着她的笑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