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被她气得高烧更重了。什么?她还想看另一个男人的身体?
  气得快呕出血来!
  “如果是别的女人,让给你也算了。哥,可是这一个,我真的很想要。”
  薄夜渊额头爆出剧烈的青筋——
  黎七羽拿起睡衣披,走下床系着腰带:“你们兄弟好好谈,谈清楚了怎么分,再告诉我。我困了,先去睡了。”
  她像说着全然无关的事,走出房间。
  薄夜渊按下内线,让佣人看严她,不准她出这幢城堡!
  “哥,当年发生那件事以后……你亲口说的,只要我想要……你都让给我。”薄野薰在床边坐下来,捡起丁字小裤,脸浮现出邪恶的坏笑,“品味不错。”

  大掌夺过,薄夜渊将丨内丨裤塞进枕头下:“你没过审核。”
  “我这十天都没碰女人。”他在老宅里天天开派对,喝得昏天地暗,醉了都是一觉天光。
  可恶的是薄夜渊送了一只大熊偶给他,母的,让他每晚抱着睡。
  薄夜渊拉开抽屉,拿出一沓照片,唰地扔在薄野薰的脸:“证据。”
  薄野薰一头雾水,照片里,他赤身躶体的跟小女佣抱睡在一起。
  “……你暗算我?”
  “薄野薰,她不适合你。”
  “适不适合,你说了不算。”薄野薰捡起一根发带,放在鼻前嗅着,她少女的馨香味道,“来赛,看谁先吃到她,她是谁的——”
  黎七羽感觉一整晚都被黑暗的狼眼偷窥着。
  微微睁开眼,床边椅子坐着个僵硬的身影,薄夜渊发丝凌乱,黑眼圈浓重,脸色可怖像鬼一样,靠着椅子睡着了。
  黎七羽翻了个身,另一边的椅子也坐着个人影,薄野薰大半个身子都快滑出椅子,睡得很香,怀里捧着一束保加利亚红玫瑰。
  黎七羽刚坐起身,发现她的手腕系着两根锁链,长长的,一端绕在薄夜渊的手,另一端绕着薄野薰。
  “醒了?”薄夜渊被锁链一动,立马惊醒,布着红血丝的眼可怖地瞪着她。
  “小甜心,早好。”薄野薰握住她另一只手,在手背绅士一吻。
  黎七羽举起双腕的链子:“所以,这是你们商议的结果?”
  “你以为我想?”薄夜渊咬牙切齿,嗓音已经嘶哑得他自己都陌生,“把这个贱货赶出去!”
  “我已经迫不及待看到你玫瑰般绽放的花蕾……”薄野薰递玫瑰,嘴角勾着坏坏的笑意。
  黎七羽看着薄夜渊好大一张臭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
  呵,是他把她送给双胞弟弟。

  现在一脸问责的表情看她,怪谁?
  黎七羽接过玫瑰,笑容散开了:“很香啊。”
  薄夜渊蹩眉,脸色难看得雷霆大作,猛地抢走玫瑰花摔出很远。
  “哥,你这么做太失男子风度。”
  “黎七羽!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你老公是谁!”

  黎七羽:……
  黎七羽:“打算这样拷着我在床玩三人转?”
  薄夜渊脸寒如铁,恨不得一掌掐死了她。
  两兄弟都怕其一个捷足先登,抢先霸占了黎七羽,所以一整晚不敢睡,最后薄野薰想了个变态方法把黎七羽拷了,据我己有。
  薄大少怎么会示弱?依葫芦画瓢,撑着39°6的高烧,怼到底!
  薄野薰掏出钥匙抛了抛:“我们商量好了,谁先得到你,你是谁的。”
  黎七羽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冷漠的视线看着薄夜渊——

  他答应了?这种荒唐至极的游戏。
  薄夜渊眼眸里的火焰熄灭了一下:“你有权拒绝他。”
  “我也有权拒绝你,你们两个,都滚出去。”
  “我和哥之间,必须得选一个啊。”薄野薰笑,“不急你慢慢考虑。哥,你先解开,都把她吓坏了。”
  “滚你老子!”薄夜渊的郁气难以疏解,心口梗塞。

  “小甜心,吻我一下……给你解了。”薄野薰笑得玩世不恭。
  黎七羽看着那张和薄夜渊如出一辙的脸,笑得像个匪子,真的很想痛扁他一顿。
  吧嗒,薄夜渊先解开了锁,砂砾的嗓音闷道:“你敢吻他试试!”
  “薄大少,你明知道我是个喜欢挑战危险的女人。”
  “黎七羽——”

  黎七羽又转过脸看向薄野薰,晃了晃手腕:“等我请你?”
  她离开大床,两个男人跟着过来了,高大的块头堵在盥洗室门口。
  薄夜渊的脸火气满满,病更重了,不止高烧,还伴随着咳嗽声。
  薄野薰拿起牙刷主动为她挤牙膏,薄大少便夺过漱口杯接满了水。
  黎七羽女王般享受着左拥右护的侍候。
  “毛巾……”

  薄野薰扯了毛巾过来。
  “头发!”
  薄夜渊将她的长发捋到耳后……
  “我想洗澡了……谁帮我搓背好呢?”黎七羽巧笑嫣然,目光在两位少爷间徘徊。
  薄夜渊看起来像个深闺怨妇,浑身笼罩着黑暗的低气压,眼眸发出浓重警告:你敢不选我试试。

  薄野薰已经去给天鹅浴缸放水了,顺便自己也坐了进去:“你把我当一块最柔软的搓澡布……”
  “黎七羽,你敢!”
  薄夜渊,这都是拜你所赐,还敢凶我。
  “好啊,最乖那个侍候我洗澡。”黎七羽笑眯眯地说,下巴却抬着,挑衅地瞪着薄夜渊,“你,out!”
  薄夜渊似乎是不敢置信,她选了薄野薰?

  胸口像被巨斧一下下砍过去的痛……
  薄夜渊不明白,他为什么是要霸着这女人不可。为什么看着她的脸,会心脏无止境地抽痛。
  他浑身火热,猛地伸手将她攥紧怀里:“你是我的……”
  他低哑的嗓音在她头顶沉闷响起,“黎七羽,那是过去的约定,只要你赶他走,不算数了!”
  好笑,为什么是她赶走?他薄夜渊脾气这么大,不会自己动手么?
  “我想听你亲口选,我想要你选我。”他咬牙切齿。
  曾经她爱他爱到痴狂,算失忆了,怎么可能一点感情都不在?
  他把她送给薄野薰的时候,她哭着求过他,说她爱的只有他,不是那张长得一样的脸!
  薄夜渊想看到她做出同样的选择!
  “那可抱歉了薄大少,我选谁也不选你。”
  薄夜渊背脊僵硬,剧烈的咳嗽牵连而出。

  薄野薰扔下蓬头,快步走出来,手横在他们怀,将他们劈开。
  薄夜渊紧皱着眉,眼眸像两个空不见底的深渊,失神地看着她……
  薄野薰轻松将他拽开了,拖出了浴室。
  黎七羽趁机关门,倒锁。
  “喂……小七七……”薄野薰也被关在了外面,不甘敲门。
  两只白痴。
  黎七羽吐出一口气,刚泡进浴缸里,听到外面传来砰咚打斗声,紧接着稀里哗啦、噼哩啪啦……
  启动浴缸的按摩气浪和music,她戴耳罩,敷一片面膜,舒舒服服地放松着。

  泡了大半个小时,黎七羽摘下音乐耳罩,侧耳听了会,打完了?
  起居室里一片狼藉。
  薄夜渊坐在地,一只手搭在竖起的右膝,嘴角挂血,气喘如牛。
  薄野薰站的较远,随时警惕他的进攻。
  小时候,没有发生那件事之前,他们对想要的东西,打一架解决了,胜利的拿走战利品。
  薄野薰偏头想了想,已经十多年都没再打过架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