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如冰雕镌刻而成的五官,眼窝很深有着浓重的灰影,像是很久没有睡,病态的英俊。一刀疤划过他的左眼,下眼睑相连的间。不显狰狞,反令他俊气的五官更多一份魇魅,以及生杀予夺的狠戾。
  北堂枫慵懒而坐,黑浴袍敞着大领口,露出健壮的胸肌。
  身边簇拥着五六个女人,争妍斗,求他宠爱。

  传闻北堂boss男女通吃,但又极挑食。
  除非极品货色,都进不了他的口。
  “枫,她来了。”推开门,一个绝色的男人走近来,“你的伤势还没好,别感染了。”
  黎七羽垫餐巾,优雅抬了抬手:“这一餐我请客。”

  薄夜渊眼神里闪着冷锐的锋芒:“黎七羽,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
  这种私人度假酒店,并不对外开放会员名额。
  而她,不用任何身份验证,只报了她的预约餐桌号进来了。
  当然这对于薄夜渊来说轻而易举:“我要知道所有细节。”

  “薄少爷,我讨厌解释。我已经带你来了,自己用眼睛看,用脑子想。”
  薄夜渊怒意发作!
  “来这里,一定要吃地道的海鲜了。”黎七羽叉子举起鲜嫩虾肉,递到他嘴边,“啊,张嘴。”
  薄夜渊怔了一下,咬住餐叉,危险的眼投射着警告:别以为讨好我放过你!
  黎七羽拔了两下才拿出叉子:“不会连餐具你都要吃吧?”
  薄夜渊含着戾气:“再喂我!”

  “那我为你点个waiter,这里有位男士双手残疾,需要服务。”
  薄夜渊绷住下颌:“薄太太!”
  “枫,薄家大少爷也来了。”
  北堂枫手指在马丁尼酒杯摩擦,像在抚摸情人的肌肤。刚硬魇丽的脸,涌起黑暗的力量,像站在地狱央的王。
  黑浴袍随意披身,站在二层罗马窗口,一览大厅里奢侈的景象。

  薄夜渊……
  这名字像一把匕首,划过北堂枫眼的伤口,火辣辣的痛感脉动。
  这条疤,拜他所赐。
  灯光绰约,黎七羽正笑容魅惑地举杯,表情生动,眼底仿佛蕴含着星河。

  她今天的打扮高贵得体,吸引着男人们趋之如骛。
  薄夜渊吃得漫不经心,让雷克包围了王子崖酒店的各大出口。
  死女人约了要见谁,什么关系?
  他恨不得掐住她的脖子,逼她说!胃口被吊着的感觉糟糕透了!
  黎七羽忽然站起来,指了指舞台,小提琴手拉完一曲,正鞠躬谢幕:“我有节目给你。”
  薄夜渊蹩起浓眉!
  下一秒,她的手指按住他欲言的薄唇:“别发火,我是真的想唱歌给你听。”
  “……”
  “你把整个王子崖酒店都包围了,我在你的视线之下,掌控之。你不相信自己的能力看不住一个女人,还是……怕我又长翅膀飞了呀。”黎七羽笑着踮脚,在他的唇瓣轻轻吻了一下。
  薄夜渊浑身的肌肉僵凝起来。

  黎七羽走舞台,对主持人说了什么,又指了指钢琴……
  薄夜渊交叠起长腿,一双黑眸盯着她像要吃人:“看紧她。”
  “少爷你放心,之前是我们疏忽大意才让她钻了空子。这次我们都盯着,不可能重蹈覆辙,否则我这几十年的管家生涯白干了。”
  轻灵的钢琴音响起。
  黎七羽灵动的手弹过前奏,嘴角微弯,闭着眼,仿佛徜徉在云雾绵绵。

  修长的手臂、肩胛随着每个音符自然流动。她歌喉很美,随着音律哼唱,像鸟鸣,小溪流的泉涌,阳光撒照万物,重重天地凝聚的空灵嗓音。
  她的嗓音一出,直击心灵的震撼。
  余音缭绕,天籁之音。
  灯光映着她雪白的肌肤,她美得浓烈逼人!

  薄夜渊双眼越来越黯,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黎七羽,美得像森林听见风声,像黑夜缠绕星辰,像海洋容纳蓝色……像玻璃球一棵妖娆独枝的玫瑰。
  黎七羽很有才华,这首曲是她当初为薄夜渊创作的,刻成CD送给他。
  只不过,直到现在他才听到——
  一曲完毕,满场寂静。
  她女神般高雅的光闪耀得人睁不开眼,直到红色大帷幕缓缓落下来。
  薄夜渊脑子里回味着旋律,似悲伤似欢喜,融着少女的爱意。
  “少爷,黎小姐不见了。”雷克先反应过来!
  幕后,黎七羽随着钢琴一起旋转到地下,脸浮起小魔女得逞的笑意。
  一双黑暗的眼,在暗盯着她,北堂枫深黯着眸,像魔鬼之眼目睹着一切。
  保镖们冲舞台,将大帷幕打开,原本所在的黎七羽不见了。
  舞台后方并没有房间,如果有,薄夜渊的人早守站了!
  “你几十年白干了!”薄夜渊的眼眸要裂开了,满涨着怒意,手里的酒杯狠狠掼碎在地。
  雷克擦一把汗,在他们眼皮底下,黎七羽又一次成功逃走……
  “查地下,全酒店封锁搜索!”薄夜渊狠狠攥拳,发现钢琴也一起失踪了。
  他果然小看了她,一分钟都不能对她宽容大意!

  十分钟后。
  薄大少越想越气,偏偏手机收到一条简讯:
  【薄ATM,我请客,你买单……太漂亮的老婆带出门,不一定能带回去了。See-you!】
  黎,七,羽!
  这女人简直活腻了!

  薄夜渊立即拨打电话过去,传来关机的提示音……FUC-K!
  “少爷,整个滨城我已经戒严了。”雷克神色紧张,“她跑不远的。”
  然而……
  一小时后,黎七羽顺利坐在飞往法国巴黎的航班,戴超大墨镜。
  薄夜渊仿佛嗜血的野兽一般,将整张餐桌全部扫落。
  王子崖酒店他们全面搜罗,没有黎七羽的痕迹,从舞台下去的化妆间并没有安置摄像头。
  他的部署如此严密,除非接应她的是大人物,根本无法逃脱。
  “少爷,难道……她走的海下观览隧道?”
  王子崖是私人贵族酒店,背后是举手通天的神秘大boss。
  与薄家能为之抗衡的,想必只有北堂家族了。
  “外界都传言这王子崖是北堂少爷的度假村,这地下隧道更是他的私人领域,从不对外人开放。”
  薄夜渊已然朝前走去:“还等什么?现在去查!”
  “我刚刚得悉,北堂少爷也在这家酒店。”雷克提了一口气,小心观察着他的脸色。

  薄家和北堂家的恩怨情仇,错综复杂。
  薄夜渊眼眸闪过一抹锐光,红唇扯出狂肆:“原来她搭了北堂枫!”
  这说得通了,黎七羽怎么可能在他严密的部署下逃脱。
  她的狂妄,都是有人撑腰?

  薄夜渊抬起一脚,椅子飞出好远……
  怒意丛生,下令砸掉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碍他眼睛。
  “可这是北堂少爷……”
  “一把火烧了。”薄夜渊铁面无情,长腿跨出酒店。
  恐怕这个时间,她已经登了飞机!
  调取离开海隧道以后必经的监控路段,果然发现,早在一个小时前,一台黑色轿车高调地开出了海湾。
  有北堂出面,黎七羽不用护照都可以安置飞机,他有的是手段。
  雷克没想到黎七羽会惹北堂枫?他今天的失职难辞其咎!
  北堂家族,是少爷心口拔不掉的刺。
  可是偏偏……这根刺扎根在薄家,恣意疯狂地生长!
  薄夜渊眼眸凝暗,诡异地冷笑起来……
  黎七羽敷着面膜,打开杂志看了会儿,有提着公包的经纪人走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