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长发高盘,颈项修长,轻歌曼舞。
  这一天,5月21……双子座,女神归来。
  “如果你在心里埋怨我忘记了你的生日,这是很好的提醒,往后这一天我都会陪你过。”
  黎七羽嘴角挑笑:“这是誓言吗?可千万别在帝面前发誓,我怕你遭天谴。”
  “我说过的话,算数。”
  “我没打算允许。”
  “嫁给我那一天,你是我的。只有我不要你,你逃不开我!”
  整个教堂烛光迷离,他们踩着红地毯,在一排排白色长椅间的过道穿梭。
  薄夜渊紧绷着倨傲的下颌,旋转舞步,看着她在他怀里优美地转动,明明那么近,又那么远。她浑身散发出的淡漠,她脸的高傲,甚至她嘴角若隐若现的轻狂,都在与他划清界限!

  很怪,今天听她说每句话心脏都在疼。
  他抱紧她,骄傲的吻落在她发丝……
  十几架战机围绕着教堂花样表演,或火焰状、或花瓣形……
  在天幕划出波浪,蜿成一颗心形。

  薄夜渊按着窗柩,冷道:“给你的生日礼物。”
  黎七羽挑唇笑了,他动动手指打个电话,让这些保镖表演一下是礼物?
  她真想从天摘下来扔进垃圾桶啊。
  她眼神里的讽刺让他不悦:“不满意?”
  “起我以前送你的礼物,差劲多了。”
  “你想要孩子?”薄夜渊的手圈住她的肩,贪恋地呼吸她的气味。

  黎七羽按住他的脸推开:“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蠢。”
  “黎七羽,看在你生日的份,我让你。”
  “时间到了,我要去一个地方。”
  薄夜渊眼神眯起凶狠,心脏发紧:“去什么地方?你约了谁?”

  她离开他的怀抱,朝教堂外走去。
  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臂:“你还没告诉我,租游艇、顾船员的钱,哪来的?”
  黎七羽笑着挣开他的手心,大步走道:“是不是对我非常好?那太遗憾了,以后你的疑问只会越来越多。”
  该死!

  “你拦不住我,在我翻脸之前,你可以选择一起去。”
  薄夜渊全身泛着冷意,敢这样无视他权威的女人,她是史无前例一个。
  黎七羽的手伸进他的大衣口袋,拿出飞机钥匙:“我知道你不会拒绝。”
  因为好心杀死猫。
  薄夜渊一定想知道……她要去做什么。
  大掌攥住她的手腕:“我有一百种方法遣送你回去。”
  “帝创造了女孩,甜美可人,男人偏要把她变成女人,再培养成怨妇,神经叨叨又怨气冲天。”黎七羽冷冷盯着他的手,“还不拿开?!”

  薄夜渊不由地放手:“钥匙。”
  “我来开,我喜欢驾驶飞机的刺.激。”
  薄夜渊眼神更深凝了,她确实变得完全相反……
  她刚嫁过来不久,第一次跟薄老太产生矛盾,薄夜渊把她塞进了飞机,遥控着飞机在空花样翻滚。下来后,她双腿发软,呕吐不止,哭着一直求饶。
  【再让我知道你惹老太生气,不止是这么简单的惩罚了。】他冷漠俯望她,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泪水毫无怜惜。
  【可不是我的错,夜渊,事情其实是……】
  【我没兴趣知道,冲撞她是你错了。黎七羽,你最好清楚,嫁进薄家这个家门,要遵守规矩!】大掌一把攥住她的领子,反感地勒紧。
  他讨厌哭哭啼啼没有主见的女人,她越哭得凄惨他越不耐烦。
  【对不起夜渊,我下次不敢了!】黎七羽头晕眼花,满脸是泪,当场吓得晕倒过去。
  从那以后,黎七羽换了恐高症,不敢坐飞机。
  薄家到圣诞要去英国过年,她因不能坐飞机被独自留在庄园,面对偌大冷清。
  薄夜渊仔细回忆,想起她刚嫁进来时,性格没那么讨厌,应该属于静恬淡的类型。她兴趣爱好广泛,又温柔爱笑。但在庄园里严格的家规下,她变得越来越胆小懦弱了。
  “既然这么喜欢刺.激,我带你玩更刺.激的。”薄夜渊问保镖拿来战机的钥匙,电子感应,透明舱打开,但只有一个位置。
  黎七羽翻身坐进去,紧接着男性灼热的身体挤了进来。
  “薄少,我其实想当个淑女,别让我踹你。”
  薄夜渊英俊一笑,抱起她放置在他双腿间的怀抱:“淑女的正确坐姿。”

  黎七羽在他的腿狠狠拧了一下:“很挤啊,你坐另一架。”
  敞篷的玻璃罩机舱门已关闭……
  “这是战机U986型,最新型实战飞机,你不会开,我教你。”
  他的胸膛结实滚烫,热烈地贴着她,呼吸她发丝间萦绕的香气。
  薄夜渊心猿意马,在她的耳后根迷恋地亲吻。
  很怪,他现在很喜欢贴着她。
  黎七羽邪魅地笑了,任由他吻,娇.-臀还故意在他的某处磨蹭了一下。

  薄夜渊全身的血液逆流,血管突突地胀动。
  “你要玩火,我陪你。”黎七羽摊了摊手,“钥匙。”
  薄大少已经起了生理反应,气息粗重地喘息!
  软香在怀,却只能饿着,他像一头红眼的饿狼:“别乱动!”
  黎七羽脑袋贴在他胸膛,双手后仰着勾住他的颈,魅惑至极:“给我。”

  “钥匙感应,只要带飞机即可。”顿了顿,他低哑地问,“还是你想要我?”
  “我不介意让你硬到降落。”黎七羽在他下巴啾了一下,按了启动键……
  薄夜渊强忍下浴火,这个该死的小妖女,她什么事不敢做?
  很快了,后天晚过了12点,是十天之约结束。
  他可以尽情放肆地折磨她,冲撞她,让她尝尝戏弄他的代价!
  薄夜渊的黑眸里掠过厉色,按压下去浴火,为两人系安全带。

  战机在海面划出长长跑道波浪,冲天空。
  他握住她的小手,手把手教她起航。
  她很聪明,很快学会了基础要领,掌航在空翻跟斗,走Z字,像老鹰俯冲而下即将扎入海又猛然升起。
  这绝妙刺.激绝不亚于在悬崖蹦极……
  薄夜渊攥紧了她的手:“你才学会敢玩这种高难度,不怕死?”

  “我都死过一次了,怕什么。薄大少怕了?”黎七羽倒着飞机航行,透过玻璃罩看着滨城繁华的景色。
  她不确定她能活多久……说不定下一个人格出现,又把她杀死了呢?所以,想做什么一定要做,不给自己后悔的余地。
  “黎七羽,我不许你再作贱自己。这条命是我的,没有我允许,别想扼杀!”薄夜渊霸道得不容置喙,有力的双臂箍着,她快透不过气。
  王子崖酒店。
  海边,一座峨巍的度假酒店是岩石筑成,高低错落的塔顶嶙峋怪异,良莠不齐,仿佛嵌在山崖里,充满了黑暗色彩。
  进入酒店,又是另一番奢靡景象,声色犬马长夜之饮。
  女人跪在脚前,亲吻着他的脚趾,一路往……
  他的手镬住她的下颌,那是一只手骨宽大,手指又极修长的手。
  她把手放在唇边,迷恋地吻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