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测试看,红脸男人怀疑心强,我猜测红脸男人对他的女人看的太紧。
  我从柜子里端出一大碗沙子,让红脸男人抓了一把,他不明白怎么回事,我就说随便抓。
  他把沙子抓在手里,我让他使劲攥紧。他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随后我告诉他,爱一个人就不能怀疑,也不能看的太紧,否则就如手中的沙子,攥得越紧漏的越多。

  红脸男人说,如果自己再不看紧,这个女人就要跟别的男人走了。他让帮忙想个办法,比如怎样跟踪,怎样监控。
  我笑了,跟踪监控并不是我的专业,这可是犯法的事,教会了他,我就成了教唆犯了。
  红脸男人犯愁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你爱她吗?”我突然问正在沉思的红脸男人。
  他听到我这句话,连连点头,他说为了这个女人,自己可是投了大量钱物,她不愁吃,不愁穿,没想到这个贱人居然背着自己去偷情。
  唉,这个男人真是可怜,我听他这样说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在我们这个男权传统社会里,男人可以什么都可以干,而女人有一点事就会背上十字架,不过这种情况现在已经很少了,也有女人寻找属于自己快乐的方式。说白了,现在人都想开了,什么三从四德,早就过时了。
  红脸男人可能是走头无路了,才想到找我来想办法,从他气愤的表情来看,如果他的女人再这样下去,我想红脸男人可能就会走极端,将来不知道哪个倒霉蛋会死于他的刀下。
  我越想越害怕,人活一辈子不容易,能帮人一把决不能落井下石。但一个男人如果迷恋一个女人时,而这个女人的心又不在男人这边,你用什么样的语言都不会劝回来。如果给那个女人做工作,或许会好些,但见到这个女人的那种可能性很小。
  “如果还爱她,你还要一如既往,不能因为看到她与别人的男人在一起就怀疑,再一个也不要看的那样紧,否则必将失去她。”我把语气尽量放缓着说。

  红脸男人听我这样说,来了兴趣,他让我再接着讲下去。看到他的表情,我想刚才猜对了,这个人很执着,很老实,如果这样的老实人被惹急眼,什么不计后果的事都将发生。
  我对红脸男人说,任何无证据的怀疑都将破坏两人感情,如果他以这些所谓证据打女,走向分手是迟早事情,我建议他还要继续对自己的女人好,只有这样才会挽回失去的东西。
  他不住点点头,问我是不是以后不能跟踪自己的女人了?
  我点点头,“大哥,人心都是肉长的,谁的一生都会有过错,如果你揪住不放,那还不如离开。”

  “我坚决不离开!”红脸男人腾得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来。
  这个动作让我一眼就断定这个人脾气也很暴燥,如果激怒他,真就可能发生血案。
  干我们这个行业,并不是与人家简单谈完就万事大吉,因为很多矛盾与困惑客户听完当场解决不了,有的客户可能因为疏导很新鲜,认为疏导师说的有道理,可当他们回到现实时,又重回以前状态。
  所以疏导师要本着对客户负责态度,去做两三次跟进式疏导。当然我说的这种负责,并不是保姆式说教,掺和客户情感事,而是要找到矛盾的关键点去解决,不能把道理讲清就完事,还要引导客户按照你的建议去做。
  我征求了红脸男人意见,他答应可以带我见他的女人。我想只要那个女人来了,与她再谈谈,把红脸男人的情况和她说了,我想应该能听出我辛辣话语。不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与我没关系,我只是为客户解决矛盾。
  过了两天,那个红脸男人给我打电话,说是他女人坚决不来,并且说,有话谈的话,就到家里来说。
  红脸男人近乎哀求邀请我到他家,好好和他女人谈谈。哎,说心里话,我这人是见不得别人求,几句软话也就答应了。

  臧琳问我去红脸男人家,是不是她也应该陪着去呢?我看了看她,心想还真的带臧琳过去。这样话的话,红脸男人的女人见了也不会尴尬。
  按照约定的时间,我和臧琳到了红脸男人家,见他们住的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房子,外观虽然很旧,但屋里却收拾的很利索,能看出这家人很爱干净。
  红脸男人热情的把我们让进屋,我和臧琳刚坐下,红脸男人忙前忙后,给我们倒水拿水果,看来这个家是由他支撑。同样是男人,那种为男人打抱不平的念想油然而生。
  这时从另一个房间里出来一个女人。女人中等个,烫发,小眼镜,高鼻梁,嘴唇微微上翘,看不出有多风*。
  女人也笑着对我和臧琳说道:“欢迎你们来,如果不介意,我能和你们谈吗?”
  我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开朗和爽快,心想只要愿意谈,问题就很好解决。
  我让臧琳先陪着红脸男人说说话,我和那个女人单独进行了初步交流。
  首先我向这个女人表明,这次来并不是掺合他们的家务事,只是疏导的一个程序。
  女人人点点头,她说红脸男人和她说起过疏导的事,但她不太想去我那里,认为有什么话都可以摆在桌面上谈。
  看来她也不想把两人的事搞的太糟。我说人这辈子能在一起不容易,既有缘份也有份感情,还是互相理解为好,没必要因为一些锁事,把缘份丢了。
  她也谈到了红脸男人,从他们最初认识谈起,一直谈到这段时间他们之间的矛盾。
  原来他们算不上半路夫妻,只是以前同在一个单位互有好感,后来单位改制后,两人就走在一起。
  但他们都曾离过婚,所有在一起后就没有领结婚证,女人说红脸男人挣的钱都是他自己把着,从来没有主动给过女人钱,也不让女人外出,就连女人和同学聚会,男人都不愿意。
  女人生气的说,她在街上遇到男同学或者男同事说几名话,红脸男人就会胡思乱想,认为她对男同学有意思。
  甚至她和家里人聚会,红脸男人都不让她参加,害怕她与什么姐夫、妹夫的有一腿。
  女人说到这里,我想她当初与前夫离婚,会不会因为外遇而离的吧,否则红脸男人不会看的这样紧。

  我问她前段时间一起吃饭和去宾馆的男人是谁,女人没想到我说到这个问题,脸腾得一下红了,但这个女人心理素质特好,很快她就否决我的推断,他说只不过是外地业的同学,她想找同学做点生意,自己手里有点零花钱,不用看男人脸色。
  我微微一笑,心想跟别的男人上床了,还嘴硬,当然这也可以理解,必竟偷情的事,人们都会极力保密遮掩,不会让外人知道。
  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问她,因为这涉及人的**,我也没权力管人家这些事,于是换了一个话题。
  我问她与红脸男人之间的生活和谐吗?这个女人被我这句问话愣住了,我连忙解释,问这个话题是想确认双方关系,必竟家庭生活和谐才能确保感情延续,只要在一起了,吃五谷杂粮的人,共同生活的事不和谐也不会长远。
  她轻声的告诉我,与红脸男人的生活很平淡,马马糊糊,而且很厌烦红脸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