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现在也养成了一个习惯,一般早晨与这帮客户打个招呼,客套一番,然后就回店里继续干自己的活。有时晚上约他们喝个酒,唱个歌,慢慢这套业务形成了一种习惯。
  对于我的工作业绩,A女士也很欣慰,她经常打电话鼓励我,现在我可以把A女士名字亮出来了,她叫安萍,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为了表达我的谢意,我特意请安萍吃饭。安萍很高兴的接受了我的邀请,于是我让吕胖子抓紧定个有档次饭店。
  对于谁来作陪吃饭,一时让我犯愁。安萍可是有档次的女人,但总不能叫上那些客户吧。索性就叫吕胖子、高卓和臧婉臧琳,好哥们也叫了,也有女人陪安萍了。
  最后我决定把曹青叫着,也算报答她多日来对我的帮助。
  那晚安萍穿了一件黑色长裙,更显气质与优雅。吕胖子和高卓也被安萍美丽与气质着迷,这两个小自进饭店包房后,眼睛就没离开过安萍。

  安萍优雅气质也折服了在座其他人,相比之下,臧婉与臧琳虽说漂亮,但她们那种漂亮是因为年轻,但比起安萍,他们还差很远。
  再一个就是曹青的到来,也让安萍很惊呀,她没想到曹青也被我邀请过来。从安萍的眼神看,她好像对曹青的到来有点不太高兴,但安萍很老练,无论有什么事,不会轻易表露出来,只有我这样情感疏导高手才能观察到她的细微变化。
  吕胖子捅了我一下,小声对我说,“你小子手段太高了,这样美丽少丨妇丨你居然也能弄到手,还弄了两个!”
  我使劲踩了吕胖子一脚,狠狠瞪他一眼,并没有理睬他。

  酒局我先致了祝酒词,尽情表达对安萍感激,同时也顺便把曹青对我的帮助也忽悠了一番。
  那天安萍没少喝,我没想到她的酒量如此之大。在北京我以为她也就喝点红酒,没想到一斤白酒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菜。
  吕胖子与高卓平常号称啤酒王,面对这样的场面,他们惊呀之余,也喝了不少。
  喝完酒后,送走安萍与曹青,我和吕胖子、高卓,以及臧婉臧琳去歌厅吼歌。在歌厅里吕胖子与高卓都说我昌大内高手,才露出真相。

  臧琳却说我是天下口味最重的人,我也借着酒劲明确告诉他们,我和安萍就是以前通过情感疏导时认识的,人家有家有老公有孩,根本不是我的菜。
  但我越说,吕胖子笑着说,“大仓,编!继续编!”没想到我越描越黑,埋汰我太色。***,我是有苦说不出啊!
  臧婉没有说话,我想她肯定在这种场合败下仗来,以为自己是天下最美的女人,没想到然又出现一个美丽气质优佳的安萍,而且年龄比她大,还那样漂亮,她能不嫉妒。
  我明白女人的嫉妒心理,也知道臧琳那种酸酸的话。***,说我口味重,我也没有泡她妈呀。管他们怎么想,是可忍孰不可忍,反正现在腰包鼓了点,再也不用担心臧婉问我要租金了。
  当然我与安萍那点冏事,打死我也不会说的,说了吕胖子和高卓得埋汰死我。
  说心里话,对于安萍给我找的这份工作,我还是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我想自己用百倍努力,如果结果不尽如人意,我也对得起自己,如果把我炒了鱿鱼,我还会继续从事情感疏导。
  上午我与郊县的一个客户见个面,主要约定下次订货时间及数量。然后我就回到店从事自己的疏导工作。
  通过这段时间干销售,我真正明白,商场其实是一个很肮脏的地方,到处都充满着欺骗与忽悠。当供不应求时,厂家销售人员就是大爷,当供大于求时,销售人员就是孙子。
  当然我从不把这些业绩作为终级目标,时间长了我与客户之间称兄到弟,但这帮人其实就是二倒贩子,货多时行情好时,他们会从中谋利,行情不好时,销售人员不给他们点好处,他们就会从中找你这个毛病那个缺点。
  还好,我这个人天生就与人有一种融合感,我也明白他们最终目的无非就是钱,这个关键问题解决了,销售的渠道就打开了。
  我回到店里后,泡上一壶茶,看看时间,还不到中午,就拿出疏导计划表看了看,上面满是臧琳打的叉号,那都是客户没有按计划来。
  自从上次臧琳给我捅出篓子后,我再也没敢让她单独接触前来疏导的客户,因为有些精神不正常的人,以臧琳现在的能力根本看不出来。如果碰上了,那就坏菜了,不仅臧琳有危险,而且又会闹出事来。
  随着敲门声,我想今天可能有生意了,开门进来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从穿戴看,上身夹克服,蓝色牛仔裤,蓬松的头发好像多年没洗一样。脸庞红晕,应该是那种天生脸红的人。
  臧琳像往常一样,给他倒了杯茶, 这人看了看臧琳一眼,就问我,“你们这里到底谁是谁看心理病?”

  我笑了,对他说,这里不看心理病,只关注情感与家庭。
  臧琳把服务项目广告递给他,这人看了看,就直接问我,“医生,我遇到问题了,给我出个主意?”
  臧琳听他叫我医生,笑了起来,我瞪了她一眼,真想上去把她嘴给堵上。情感疏导最忌讳疏导师笑话客户。
  我笑着说,“这位大哥,有啥事就说吧。”
  红脸男人很爽快,也不避讳臧琳,就直接对我说,他老婆与别的男人有一腿,让我帮忙把他老婆劝回来。
  “跟什么样的男人有一腿?”我轻声问他。
  “跟网上的人约会了,我听我妹说的,在饭店碰到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吃饭。”红脸男人着急的对我说。
  听到他说网上的男人,引起我的兴趣。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网络出现后,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出轨的多了,离婚的多了,这难道是新事物带来的新变化,还是人的观念改变了?
  我给他往茶杯里倒了点热水,“大哥,吃顿饭就怀疑老婆跟人家有一腿,未免有点迁强吧。”
  红脸男人又坚持说:“还有一次我碰到她和一个男人从宾馆出来了!”
  我明白他既然这样坚持认为老婆出轨,他一定发现很多证据。但我不能听红脸男人一家之言,出不出轨只有他老婆知道。必竟他没捉奸在床,你给人家断定这样的丑事,对人家也不负责。
  我没有立即回答红脸男人的话,而是先让他填了张基本情况表,我想通过这些基本情况先去了解对方,尔后我又让他做了一下测试,看看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万一再碰上个神经不正常的,我可倒霉了。
  红脸男人一边说一边问我,怎么样才能让他的老婆回到自己身边。我心想,如果他老婆真出轨,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找回来人,也不一定找回老婆的心。
  女人出轨是有原因的,他们夫妻之间必然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填完表格,做完测试,我仔细看了他的基本情况,其实红脸男人以前是一个下岗工人,后来自己做了点小生意,与前妻离婚后,又找了现在这个老婆,但两人并没有领结婚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