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2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筒里再次静了一下,王永新声音继续传来:“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就按你说的办。当然了,你也要有一定准备,要有初步意见,万一上级问起来,还是由你做回复,你毕竟亲历了好多事情,又是主管领导。”
  “好的。”楚天齐应允过后,又话题一转,“市长,市里的处理意见要辐射*到什么级别?”
  “什么级别?就这么点事,总不能处理到主管副市长吧,那还有完?最多就到主管科局吧。”说到这里,王永新又补充道,“当然了,这还要看上级能不能满意了。这件事由你全权处理,你再好好衡量一下。积极处理问题,也要做好最坏准备。”
  正要答话,王永新的话接着传来:“先这样,我这里来人了。”说完,传来了挂断电话的声音。
  楚天齐放下电话听筒,微微一笑,轻声道:“老滑头。”
  对于王永新刚才的来电,楚天齐心知肚明。王永新看似说的很公正,看似很关心自己这个主管领导,其实还是为他王永新自身考虑。
  做为成康这个县级市的一市之长,无论市里发生什么事,上级第一个找到的都会是王永新。当然,这不是说,任何事都会和王永新扯上责任,但肯定会找市长要回复。民工坠楼和矿井爆炸,上级如果要问,肯定也会先问到王永新头上,因此市里必须要有处理意见,王永新也才好回答。
  楚天齐明白,王永新刚才就是和自己要答复,以应对上级的问询。而且向自己摞出话来,上级一旦追问,他就会把球踢到自己脚下。做为分管领导,对于王永新踢来的这个球,自己没有理由不接住。只要自己接了球,那么好多事自然需要自己应付,他王永新就可以躲在一旁,清清静静看热闹了。
  相较于以往的那些事情,这两件事发生后,成康市的处理意见迟迟没有出台,王永新也没有刻意催促。这肯定是王永新知道自己和张氏父子关系紧张,也忌讳自己的“靠山”,才一直不准备介入,他王永新想看到“狗咬狗,两嘴毛”的效果。想到这里,楚天齐随即连“呸”了两声:怎么把自己比成狗了?
  虽然王永新对两边都不无忌惮,可又担心上级责怪市里办事拖沓,这才打了今天这个电话,也说了一些体谅的话。他是既向自己买了好,也把这件事压到了自己头上。
  王永新以上的这些想法,楚天齐看的明明白白。当然王永新也没必要刻意隐瞒,反正事情都在那儿摆着呢。但楚天齐也不想让对方把自己看成傻子,这才有意识的向对方透露了一点消息,并冠以“保密”二字,提醒对方不要催的太急。同时还隐晦的用“以前有过教训”敲打对方,暗示不要再出第二个杨永亮。
  自己的做法,王永新当然听的出来,又明确这事由自己处理。这既表示对自己信任,另一层意思就是“自己屁*股自己擦”。
  尽管刚才和王永新的通话,两人都动了一点心眼,但楚天齐知道,对方那句“做好最坏准备”还是很有道理的。他清楚,张氏父子及其打手们一直都在磨刀,只是不知这钢刀什么时候会突然落下。
  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两个哈欠,楚天齐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洗漱呢。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楚天齐赶忙回到里屋,进了卫生间,洗脸刷牙去了。
  刚洗漱完毕,外屋就传来手机铃声。
  楚天齐赶忙又走到办公桌旁,拿起那部私人手机,扫了眼上面的号码,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天齐,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你说吧。”楚天齐坐到了椅子上。
  “我在省安监局的一个同学刚刚打来电话,说是昨天他们在雁云市政府楼上开会,副局长邢志军特意讲了成康民工坠楼和矿井爆炸的事,这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在得到楚天齐肯定答复后,对方又说,“我那同学还说,今天上午,就在刚才,他们局里再次开会,特意拿那两件事又做了反面教材。我同学以为咱俩水火不容,是以幸灾乐祸的口吻告诉我的。我觉得某些人人要对你动手了,你可一定要做好最坏准备,并拿出相应的应对措施来。”

  楚天齐“哦”了一声:“我知道了,谢谢你,江书记。”
  “咱俩谁跟……”对方话到半截,又压低了声音,“我这里来人了。”话毕,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刚才电话是江霞来的,听她所言,省安监局又在抓紧时间造舆论了。看来自己真得做好最坏准备,也得加紧应对才是,可有些事不完全是自己能左右的,又能奈何?楚天齐忍不住叹了一声,然后大脑快速运转起来。
  日子又过去了两天。
  在这两天中,楚天齐既觉着时间过的慢,又觉着过的太快。

  之所以觉得慢,是这两天中,曲刚、高强、雷鹏等三人都没有传来案子的消息。尽管知道兄弟们都在尽力去做,尽管意识到应该是没什么进展,但楚天齐还是忍不住打电话去问了。三人给的答复一样,核心内容都是“没有进展”。他觉得时间慢,其实主要是案子进展和期望值不同步。
  楚天齐也嫌时间过的快。两天过去了,案子倒是没有进展,可是关于省安监局加紧行动步伐的消息倒是一天接到好几个。照安监局这样的速度看,动手时间肯定不远了,很可能随时都能落下屠刀来。若是因这两件事让自己背上处分,那事情可就被动了,对自己的影响也太大了。所以他希望时间能过的慢点,其实就是盼着对方下手越晚越好。
  现在自己虽然也在做准备,但好多事并不完全受自己控制,楚天齐有一种“靠天吃饭”的感觉,感受到深深的无力与无助。
  虽然忧心不已,但楚天齐并没忘记本职工作,尤其现在这种形势下,更是不能有丝毫大意,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于是,楚天齐在向曹金海、赵顺下了再次自查自究的指示后,第二天就去检查、暗访。在查访过程中,对于一些极细微的问题,楚天齐也进行了严格要求,甚至责成城建或土地严厉惩处。在某些人眼中,楚天齐的作法近乎吹毛求疵了,但楚天齐坚信,小心无大错。
  每日工作都安排的满满的,但楚天齐心中的忧虑还是不能去掉。尤其只要是在工作间隙或是在夜晚入睡前,楚天齐就会想到明晃晃的随时准备落下的大砍刀。
  看了眼台历上的时间,已经是七月份的最后一周,再看了眼腕表,马上又要下班,一天又溜过去了。
  抽*出一支香烟,正要点着,桌上的手机响了。看到是曲刚的号码,楚天齐没有点烟,而是直接接通了电话。
  手机里立刻传来曲刚激动的声音:“局长,‘小白’到咱们手了。”
  日期:2017-12-05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