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2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人进过三号矿井?近一、两个月?”贾春明叨叨了一会儿,忽然道,“对了,‘小白’进去过,就是在七月初的时候。当时他去找我,一开始并没有说要赌债的事,只说看看我。我当时很高兴,也暗自庆幸,就请他喝酒。在酒桌上他一直奉承我,我也飘飘然的喝了不少,还和他吹牛。也不知是谁先提出来的,酒后就进了矿井,就是三号矿井。对了,他的司机也进去了,喝酒的时候,那个司机并没在场。从矿井出来的第二天,‘小白’就说‘豹哥’要赌债,就提出了天文数字。”稍微停顿一下,贾春明猛的骂道,“妈的,莫非是‘小白’那王八蛋?”

  “你还有没有新信息?”暗影中的声音很威严,打断了贾春明。
  贾春明弱弱的说了句:“没有了。”
  “老曲,先把他带下去吧。”暗影中发出声音。
  “好的。”曲刚答应过后,吩咐高峰,让人带走了贾春明。
  “哎呀,臭死了。”暗影中走出一个人,正是成康市常委副市长楚天齐。
  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曲刚低声道:“局长,你莫非知道了‘豹哥’和‘小白’的身份?”
  楚天齐一笑:“我要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他俩。”说着话,楚天齐用手指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
  “是吗?”曲刚很兴奋,也很惊讶,“要是那样的话,这线索就又多了。”
  楚天齐打了个大“哈欠”,笑着道:“我是困了,让人把我送回去,我得休息休息。”
  “好。”曲刚答道,“我们继续审那几个家伙。”
  回到单位的时候,已经早上七点钟了。往常这个时候,楚天齐早已起床,可今天他却钻进卧室,直接扑倒在桌上,呼呼睡去。
  楚天齐太困了,从昨天下午下班时接到曲刚电话,到现在已经十三个小时了,他是一会儿也没睡。也确实没法睡,接完电话以后,他便和曲刚会了面,然后是听高峰的汇报。在晚上九点以后,又从成康市出发,赶了三个小时的路,去抓贾春明、‘红毛’、‘绿毛’等人。然后又是赶路,又是审讯,再赶路,赶路期间也在谈论案情,他根本就没时间睡觉。
  当然,之所以睡着的很快,不仅是因为严重缺觉,还因为发现了重要线索,楚天齐自然稍松了口气。
  楚天齐睡的正香,却被“叮呤呤”的铃声吵醒了。拿过手机一看,是曲刚的号码,便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曲刚的声音:“局长,醒了?”
  “你说呢?”楚天齐道,“怎么样?”
  曲刚声音继续传来:“刚刚又审了‘红毛’、‘绿毛’,还有外围放哨的那几个家伙。他们知道的信息非常有限,只知道‘小白’是一脑袋‘黄毛’;至于那个大哥,他们连面儿都没见过,更不清楚大哥叫什么,他们获得的大哥指令,都是由‘小白’传达。”
  楚天齐“哦”了一声:“这么说,抓到‘小白’就是关键了,否则谜底还是揭不开。”
  “是,抓到‘小白’很关键。现在我已专门安排高峰,由他派三路人马抓捕这个‘小白’。另外,我也和许源县局的老孟联系了,要他派人关注这个‘小白’。”曲刚道,“你放心,现在派的这些人绝对靠的上,不会走漏消息。”
  “那就好。”楚天齐嘱咐道,“贾春明那里也要好好盯着,看他还能提供什么有用消息。另外,以前的那些调查还要如常进行,这样既可能了解到需要的信息,也便于隐藏对‘小白’的调查。”
  正这时,固定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楚天齐赶忙对着手机说了声“又来电话了”,便挂断手机,到了外屋办公室。
  看到固定电话上显示的号码,楚天齐稍微迟疑一下,拿起电话听筒,叫了声:“市长。”
  “天齐市长,对于‘6.11’民工坠楼和‘7.10’矿井爆炸事故,市里得拿出一个处理意见呀。”听筒里传来了王永新声音。

  楚天齐点点头:“是的,我也正考虑这事,现在就去你那汇报。”
  “先不必过来了,我这一会儿要来客人。”王永新道,“我就是提醒一下,事情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我们不能没有这方面举措。”
  楚天齐忙问:“市长,那你有具体指示吗?”
  “指示提不上,我就是谈一点个人意见。”王永新说的比较婉转,“民工坠楼和矿井爆炸这两件事,由于一些客观原因,被传播的很广,这对事情的客观处理有一些不利影响。因此我们必须要慎重,既要对相关责任人有一定的惩戒,又要堵了悠悠众口,还不能被舆论所左右。你现在有具体处理意见吗?”
  “市长,我现在有一点想法,正准备向你汇报,那我现在就简单说一下。”楚天齐斟酌着用词,“这两件事的确发生了,也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和损失,这是不能回避的事实,既然有损伤,那就必须要有处理。但是呢,现在传播的有些偏离了事实,好多方面被渲染扩大了好多,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处理的轻重程度有些不太好拿,也才拖了下来。
  现在妨碍客观处理的因素,主要就是舆论导向问题,因此要想客观处理,那就需要对舆论进行适当的纠偏。当然了,我们不能强迫民众如何认识这些事情,但我们也可以客观的宣传一些在事故中正面的事情,比如,相关部门在事故中的积极作为。”
  “舆论纠偏很有必要。”在肯定过后,王永新又提出了疑义,“只是如果市里这么做的话,会不会让民众和上级认为我们在护短,认为我们在偏袒职能部门和企业。”
  “有这个可能。”楚天齐道,“我觉得可以做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市里对这些正面素材客观宣传,让大众自己去辨识事情本质;二是要求相关职能部门,必须拿出积极的态度,自查自究,防微杜渐。然后根据这两方面的效果,市里再拿出处理意见来。”
  电话里静了一下,又传来王永新的声音:“这样相对稳妥,只是……会不会有拖延之嫌?”
  “可能会有人如此诟病,不过无论如何处理,人们都难免有这种想法。”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稍微拖一拖,也是为了避免我们自己被动。”
  王永新“哦”了一声:“此话怎讲?”
  “现在有迹象表明,民工坠楼事故中,家属后续索要高额补偿一事,可能并不单纯,也许事实会让我们大跌眼镜。矿井爆炸一事,现正查找原因,具体情形还不得而知。在事实出来之前,我们还是稍缓处理为好。”说到这里,楚天齐又补充道,“市长,这些事我俩知道就好,现在还需要保密,以免横生枝节,以前可是有过这方面的深刻教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