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4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晚上听了一晚上的负面情绪,尤其彭梦琳,毒死我了,关珊的事,她懂个屁,骂别人是**之前,麻烦看看自己是不是个**,**没权利骂别人贱。
  况且。关珊走了,在我心里便换了模样,她不好的地方我忘了,她好的地方我记得,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孽缘吧,也可能是我心里希望关珊是好的那个样子,没有坏的那些方面。
  白子惠就正能量多了,这美女老板现在不用说一定在工作,绝对没去夜店鬼混,天天脑子里想的不是依附男人,而是成为超越男人的女人,就这一点,完爆彭梦琳十条街,彭梦琳想的是玩弄男人的手段,白子惠则是要让男人仰视她。
  所以,我现在需要多跟白子惠说说话,洗涤一下心灵。
  白子惠说:“董宁,明天你来公司吧。”

  我说:“不要,我还没休够假呢。”
  白子惠短信发过来,训斥我,“你给我收收心,出去浪了好几个月,还没歇够?”
  我说:“好的。老板,明天准时到。”
  白子惠说:“这还差不多。”

  互道了晚安,彼此没提核心矛盾,那便是陆家的家庭阻力,也没进一步挑明关系,保持淡淡的好感。说些私密话,挺好。
  隔天一早,五点,天还黑着,传好了衣服,跑到了小区后的公园,天有点冷,呼吸的都是白雾。
  先稍微运动了一下,我开始跑了起来,主要是为了让身体不生锈,保持一个好的状态,跑着跑着。我跑到了原点,发现从小区那边跑过来一个人,竟然是齐语兰,她也看到了我,挥手跟我打招呼。
  见到齐语兰,我挺开心,她帮我很多。
  “齐警官!”我叫了一声。
  齐语兰跑到我面前,微微一笑,突然肩膀一耸,我惊觉,突然往后腿,齐语兰右脚扫了过来。我双臂已经护在了胸前,可这一脚还是极重,势大力沉。
  我心里纳闷,齐语兰这么漂亮一个姑娘,怎么会这么大的力气。
  齐语兰收腿,拳头便挥了过来,我刚要护住,拳头便掌,如秋风扫落叶,猛抽我太阳穴。
  这格斗风格,简单有效,致命。
  我全神贯注应对,虽然齐语兰动作奇快,常常出人意料,可还好,我往往能料定先机,倒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不过,我心里清楚,我其实不是齐语兰的对手,她的综合实力要高我很多,作为男人的我不想承认,但事实摆在眼前。
  打了大概十多分钟,齐语兰停了手,说:“董宁,不赖。”
  我松了一口气,有点眩晕感,一方面是身体适应不了这么高强度的争夺,另一方面是判断齐语兰很耗精力。
  汗已浸湿了衣服。
  我说:“齐警官,厉害。”
  我竖起大拇指,女人在跟男人格斗时。很吃亏的,不过,女人还有最致命的武器,那便是身体。
  “你能进不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齐语兰赞叹道。
  我笑笑。
  齐语兰说:“对了,董宁。我还有事要跟你说。”
  我说:“你说。”
  看齐语兰公事公办的样子,我觉得应该说的是姗姗的事。

  果然让我猜到了,齐语兰要跟我说的就是姗姗的事,那边的人找到了肾虚男,从他嘴里得到了事情原委,当然肾虚男不能相信,经过了核实,现在已经确定他的话是真的。
  姗姗她其实是被她爸爸卖的,卖了两万元钱,不论生死,听说她爸爸拿着这笔钱又娶了一个媳妇。
  很简单的事情,可很窝心,这大概就是现实吧。
  齐语兰说:“董宁,你有什么打算。”
  我说:“我回头打电话跟我家里商量商量。”
  齐语兰说:“你想领养?”
  我点点头,说:“我妈很喜欢姗姗,她现在退休也没什么事,难得看她这么有活力了。”
  齐语兰说:“领养不是不可以,但还要有很多手续来办。”
  我说:“我知道。”
  遇到姗姗也算是缘分。况且她还叫了关珊的姗,让我有些舍不得,加上她的身世,可怜一些,怜惜一些,很复杂。
  不过。姗姗肯定不能我来带,要我妈照顾,如果他们能来这边就好了,不过,还是要先把领养的事情办好。
  跟齐语兰随便聊聊,回家拿了礼物给她。是在德国时买的巧克力之类东西,一点小心意而已,女孩子大概都是喜欢吃甜食的。

  齐语兰抿着嘴跟我道谢。
  至于计划任务,一律没跟我说,我问了一下,齐语兰说我们这种特勤要先适应自己的角色,我现在做的很好,不需要改变。
  回家洗了澡,换了衣服,大年初五,我去了公司,到的时候九点。公司里有三四个人,应该是加班做点东西,公司的待遇很不错,有三倍工资。
  见到我,打了招呼,都知道我跟老板关系不一般。态度有些热情,不过不会让人厌恶,社交就是这样,没办法。
  我心里有点怪怪的,好像是驸马,身份没有公主高,女强男弱。

  推开了白子惠办公室的门,白子惠抬起了头,好些日子没见,这次再见,心跳得竟然有些快。
  她的头发还是那样一丝不苟,有些无趣,但脸真是漂亮极了,皮肤白皙,透着光泽。
  视线在空中交错。
  我们不约而同的沉默。
  过了一会,白子惠说:“董宁,你瘦了,是没钱吃饭了吗?”
  我笑笑,说:“是啊,老板不发工资,饿的我没钱吃饭了。”
  白子惠冷起了脸,说:“所以,你不想干了?”
  我说:“那怎么可能,有这么漂亮的老板,不给钱也干。”

  白子惠笑了一声,说:“贱骨头。”
  我从包里面拿出了礼物,递给了白子惠,白子惠微微一笑,说:“还不错。”
  拿着工艺品,白子惠站了起来,选了半天,把东西摆在了书架的正中。
  真是荣幸。
  放好了之后,白子惠坐了回去,仔细端详我,说:“你真的瘦了,但是很健康。”
  我说:“我现在有八块腹肌你信吗?”
  白子惠说:“你给我正经一点。”

  我看白子惠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我说:“好的,老板,你有什么正经事跟我说一说。”
  正经事三个字我特意咬字重一些。
  白子惠说:“两件事,一件是公事,我要升你的职,另外一件事,我妈要见你。”
  家事和私事分的倒是明白,可我兴趣都不大。
  升职固然好,但责任大了,无疑意味着投入的精力多了,培训之后回来,我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但有大致规划。
  曾茂才虽然劝说过我,给我一份事业,为白子惠保驾护航,可我在短期之内,并不打算离开公司,现在公司看似高速发展。可根基不稳,没有几个值得信任的人,我算是白子惠的亲信,这个时候要为她多多分担,给我那么丰厚的一笔薪资,我走不仁不义,况且,白子惠在我困难的时候,帮我很多,过河拆桥的事我做不到。
  除了白子惠,还有齐语兰。
  我已答应加入特勤,人不能言而无信,特勤的任务是跟曾茂才搞好关系,介入本地争斗,从而掌握到第一手的资料,也算是轻松,只要收集一些信息即可,不过。这也不是易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