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0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自己当时恢复职务回到宣传部的时候,自己原来的办公室早就被人被拆了,里面已经开始准备装潢,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宣传部的人就没有人认为自己能回来,所以准备重新装修,迎接新的宣传部长了。
  看到自己回来,部里分管办公室的副部长很是抱歉的样子说,蒋部长,考虑到里面装潢时间久了,所以准备重现装潢一下,但是你临时办公室的还是原来的样子。
  蒋杜高想到人走茶凉,这才是现实。
  到了临时办公室,看了一会儿,心里褒赞了办公室打扫卫生的人。巨大的写字台上的文房四宝,还像过去一样摆放,好似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主人,也从来没人翻动过。那天,临走时写了一半的字,还原样丝纹没动摊在桌上,散发着淡淡的墨香,热盼着主人完塑其金身。他信步走到桌边,从笔架上取来毛笔,蘸饱墨汁提神凝气,接着潇洒挥毫,将另一半字写完。
  同来的分管办公室的副部长见蒋杜高操笔蘸墨全神贯注,就知道他要写字。便凑了过来,仔细一瞧,写的是“问心”两字,再看蒋杜高的复出,让他惊出一头冷汗,“三月前一问,遇事少个心;问者在问,心何去也?心在心中,想问随时问。”

  副部长暗想,这个家伙受了这么大颠簸,居然还有如此雅趣?不由得心生感慨,官在我之上,品在我之上,心更在我之上啊!便心生一计,拍手叫好道,好字好意!好意好字!咱们搭班一年年了,我还没有您的墨宝,这幅字归我了。说着,伸手来取。蒋杜高赶紧阻拦,解释说:这是自勉条幅,送给你不合适。
  再说,别人看到会胡思乱想的。你如果不嫌弃在下字劣,等几天,我给你重新写一幅吧。
  分管办公室的副部长开玩笑说,谁敢乱想,当心我扁他!这字我当座右铭了。说着,将字抢了过去,叠好装进包内。然后说,咱们下去吧?恐怕他们等急了。
  哪去?蒋杜高不解地问。
  李副部长就说,部里面好多干部还没有见着您呢!
  李副部长心里很是不爽,不曾想,蒋杜高起死回生官复原职,让李副部长失望至极。后来一想,即便官复原职,经过这次劫难,也会有所收敛,不至于像过去那样咄咄逼人。
  市委办公室的一个处长是李副部长的同学,前些天,这个同学来浦和时,说到蒋杜高,笑得将酒都喷了出来。他说,蒋杜高这家伙在位置的时候很是牛逼,现在整天如龟孙子一样,在市委大楼上跑,估计是心里还有想法,怎么可能,单纯幼稚得可笑。
  老同学的笑话,却给了李副部长一个信号。其实,他心里特别清楚,蒋杜高的所谓问题,本来就是得罪了秦书凯,只要秦书凯满意,那么就会一切无事子。当时,如果在宣布蒋杜高免职之前,认真核实一下他的关系,一切都会水落石出,根本用不作动如此大的干戈。
  想到这儿,李副部长多了一个心眼儿,得为自己将来能与蒋杜高和平相处留条后路。如果一旦蒋杜高所谓的调查是无事的,继续担任宣传部长,经过这一次的洗礼,他可能更有本钱,在单位可能更加的牛逼,再说,蒋杜高是个聪明人,他肯定已经知道是谁在出他的洋相,如果此时再不卖乖,将来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到那时谁也救不了自己。
  所以,蒋杜高的结局如何,不过是斗争的需要,结果很难预料。
  第二天,李副部长就找来过去曾给蒋杜高做打扫办公室的小吴,让他回忆过去蒋杜高房间里的物品摆放位置,分毫不差地进行复原。小吴用了三天时间,才一样样一件件地重新归位。
  不过,原来的办公室按照常务副部长的要求在装修,所以只能在另外的房间。
  果然不出李副部长所料,小吴将蒋杜高的办公室刚收拾妥当,当天下午蒋杜高就大摇大摆地回到了浦和,李副部长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脑袋瓜子转得快。
  蒋杜高看到这一切,当然就信任李副部长,后来李副部长就和他一次吃饭的时候分析说,蒋部长,其实你的事情谁都知道,那是因为邬大光区长的原因,如果不是这个人太霸道,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最可怕的是李天伟,永远出不来了。
  蒋杜高当然知道,就说,以后神仙打架,我们这些人不说话,是最好的办法。

  蒋杜高通过这个事情,还有单位的同事对自己的态度,心里也算是看透了很多,平安才是最重要的,他决定再也不会过问秦书凯和邬大光之间的斗争。
  再说,赵浩霞被抓后的当晚,赵红霞接到了邬大光的电话。
  邬大光在电话里低声说,赵红霞,你姐姐的事情出现的过于意外,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应付,但是有一点,咱们心里都要清楚,这些年,你姐的公司业务都有你我的参与,你姐要是出事了,咱们也难免受到牵连,因此,现在能不能保全你姐,相当于是在考量能不能保全我们自己。
  赵红霞说,邬区长,这些道理我心里都明白,你就赶紧告诉我,咱们现在到底用什么办法能帮上姐姐的忙?

  邬大光说,我以前听你姐姐说过,蒋曲瑞的岳父也是有些地位的老干部,这次蒋曲瑞两口子被抓了,你姐姐也一块被抓了,我想着,蒋曲瑞的岳父一定也正心急火燎的想要帮自己的女儿和女婿解除困境,他一个老干部,一些老关系必定是有的,但是手里不一定有太多的活动资金,在这件事上,咱们的利益是相通的,所以,你要是带上钱去找蒋曲瑞的老岳父好好谈谈,说不定能达成最佳合作,大家一起努力,出钱出力把这件事给摆平了。

  赵红霞听了邬大光的话,心里立即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随手揣了一张银行卡放在包里,转脸去了市区。
  蒋曲瑞老婆孙红红的家住在市政府西边的西大院,这里全都是一些市委市政府领导干部的家属区,孙红红的父亲家住在最后面的老房子里。
  以前的房子一楼都是带着很大院子的,院子当中足够修建一个很大的花坛,孙红红的父亲家里正是这副模样,推门进去后,光滑的水泥地面修建了一个很宽敞的院子,院子当中的花坛里花红柳绿的盛开着。
  跟院子当中长势正盛的鲜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院子当中躺椅上正晒着太阳的蒋曲瑞老岳父的衰老和干枯,这个年近七十的老人,在经历了一辈子的为革命工作辛劳后,正处于享受晚年幸福生活的时光,却没想到这两天女儿和女婿通通被抓进了纪委,对于一位老干部来说,短暂的丢面子感觉过去后,剩下更多的是对女儿女婿的担心和牵挂。
  赵红霞手里并没有拎什么礼物,因为来的时候比较匆忙,她居然把这种礼节性的事情给忘了,直到推门进入院子,瞧见老人坐在躺椅上,她才感觉自己手里空空的,好像有些怪怪的。
  日期:2017-12-05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