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早料到薄夜渊回来后会找她搞事!
  她很困呢,前一晚被他折腾得筋疲力尽,不睡饱补充电量,哪有力气对付贱人?
  “少爷,你一整夜没睡?”早起的佩蒂奶妈看到少爷冷峻可怕的背影,吓得胆颤。

  薄夜渊前一天为了折磨黎七羽,嘶磨了她一夜。
  白天在公司加班,一天两夜没合眼。
  猩红的眼泛着疲惫,他又点燃了一根雪茄,在烟灰缸里聚了好些雪茄头。
  一颗雪茄能抽一个小时,佩蒂奶妈数了数,少爷这是没停过啊。
  “早餐我要吃烤鸡和油炸马铃薯。”娇甜的嗓音传来。
  薄夜渊背脊僵住,佩蒂奶妈惊诧地看着黎七羽走下旋转阶梯,慵懒地拨弄着浓密长发。

  “你……少奶奶你没出去?”
  黎七羽嘴角微弯,走到薄夜渊面前。
  男人全身都是僵凝的,英俊的脸在阴暗不辨喜怒的深沉!
  “我去天堂走了一圈,才回来。”黎七羽拿走他手里的雪茄,狠狠吸了一口,捏住薄夜渊的下巴,喷在他脸。
  薄大少那张脸,风雨欲来、狂风大作……
  “咳咳咳。”黎七羽被呛了一下,“还等着我去帮你杀鸡呢?九分熟,记得微辣。”
  她一幅理所应当的命令口吻,佩蒂奶妈愣了愣。
  薄夜渊一把镬住她的两鄂,指骨只要稍微用力,能让她的下颌骨脆掉。
  她没有离开庄园,又一次耍得他团团转!
  “不欢迎我共享早餐,那我出去吃了。”黎七羽双眸微眯,眼底荡漾着星辉。
  “你以为还有机会离开?”薄夜渊嗜血冷笑,他要怎么惩罚这女人,才能平复怒意?
  “只要我想,随时能离开……”黎七羽搂着他的颈,妖媚浅笑,“算当着你的面离开,你也拿我没辙。”
  薄夜渊殷红的唇勾起狂肆,从胸腔爆出冷笑:“黎七羽,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别妄想离开庄园。”

  “我今天有出行计划,拦得住我,我脱给你吃。”
  “……”
  “拦不住,你脱光了吃佣人。”黎七羽娇俏的小脸凑近,粉嫩的小舌在他英俊的唇瓣舔了一下,像美人蛇,吐出芯子。
  她势在必得,这股从骨子里溢出来的自信,威慑众人。
  找死!薄夜渊气息紊乱,粗暴地将她推开,她那香甜的少女气息只要一靠近,他开始意乱情迷!
  黎七羽妖媚地撞在吧台,背靠着流理台像没有骨似的柔软,两指夹着薄夜渊喝过的高脚杯,晃荡着水晶杯里血液的红浅抿:“我喜欢你这幅干不掉我……又得不到我的样子。”
  天呐,太妖了。佩蒂奶妈一脸惊艳,差点忘了自己是个女人。
  薄夜渊口干舌燥,浑身的浴火在灼烧。

  他已经有一百种让她浴仙浴死的姿势……
  男性的嗓音已经沙哑:“那去洗干净了,等着脱给我吃。”
  这时,从东门走来浩浩荡荡的人,为首的是薄老太,身边跟着潘婶、亚瑟管家,身后一群佣人,两个牵着狗的男仆。
  这阵场,来势汹汹。

  黎七羽懒懒坐在高脚椅,食指勾勒着玻璃杯口:“要是惹到老太太又犯高血压,可是她自己送门的。”
  “好大的口气,”薄夜渊冷笑,“你这张脸哭起来是什么表情,一定很生动。”
  “哦?薄大少又要做个事不关己者么。”
  “求我,否则别以为我会帮你。”
  黎七羽挑眉,笑睨着薄老太脸色发青地走近,还没等她发难,黎七羽开口了:“小蠢货,你来啦。”
  那头人高马大的高加索有了靠山,龇着牙,目光凶狠。
  黎七羽右手虚握拳,大拇指按了按,模拟开打火匣的动作……
  她的眼神和表情气场全开!
  天狼扬起的尾巴立即耷拉下去,两条前腿朝地一跪,被剃光毛的大脑袋耷拉而下,像最卑微的仆人臣服她。
  黎七羽满意微笑:“Good-baby。”
  “天狼!”薄老太包括所有人震惊。
  黎七羽昨天调教了天狼一个下午。吓唬它,抽打它,直到它最脆弱的防线崩塌,听候她的指令,对她俯首称臣。
  她用实践树立威信,让它明白谁才是主人——
  从小被一堆佣人伺候着,没有浴血奋战、野蛮生长过的天狼,这经历,对它来说是毕生难忘的黑色阴影!
  黎七羽甜甜微笑:“好饿啊,我用早餐的时间到了。”
  她跳下高脚椅,还没走出几步,有仆人拦住她——
  “站住!”薄老太痛恨地说,“你违反家法,给我带走!”
  又是家法,堂堂大豪门还搞旧时的那一套封建法则。
  “那我走了,”黎七羽深深看了薄夜渊一眼,“既然这么有诚意来接我。”
  薄大少斜搭着长腿,沉眸盯着她的背影。

  她知道狗怕火,一早演练过酒精喷火;知道他会找她算账,留下纸条混淆视听;哪怕她跟薄绯儿撞裳,勾~引他接吻给佣人看,在红酒会馆的遇见,都是精心计算好的。
  她更该知道薄老太会找她算账,他很想看看她怎么应对?
  薄夜渊从来没有欣赏过一个女人,黎七羽不按常理出牌,像一团妖娆的迷雾,好她又会做出什么举动!
  薄夜渊不担心她会被欺负,一口红酒饮净,倒是真担心薄老太的高血压会再次头。
  “备好高血压药和医生,另外……”薄夜渊寒眸,“开启她房间的监控器!”
  历来薄家的起居室为保护隐私,不会开启监控。
  今非昔,家里的金丝雀变异了,变成逆傲天下的凤凰。
  薄大少回房间洗了个澡,一身疲惫,准备休息几个小时。

  手机响起,接到黎七羽的电话!
  薄夜渊意外眯眸,她来求他了?
  “我不会玩太久的,在家乖乖等我别哭鼻子。”
  “除非你长了翅膀飞出去。”
  “我的翅膀到了,你不是要亲眼看我离开庄园吗?我在东边花园,给你一分钟,过时不候。”
  喀,她雷厉风行说完挂。
  薄夜渊穿着浴衣,走到欧式外廊柱露台,看到一架私人直升飞机盘旋而下。
  黎七羽看到他了,嘴角挑着笑,招了招手。

  薄夜渊脸的血色全褪——
  飞机垂下绳索,黎七羽坐在横板,手抓着两根绳。双腿并拢,在风摇曳着,裙裾飞扬,仿佛坐在秋千的少女。
  直升飞机升高,机身刻着薄家的家徽,但飞机并不是薄家的!
  薄夜渊按下手机,吩咐立即迫使那架飞机降落!

  黎七羽!她从哪里弄来的飞机,向天借了胆子敢飞进薄家庄园来接她!
  长发飞舞,黎七羽荡漾着秋千直到两条绳索被收去。
  她安全着陆,看着脚下气势磅礴的庄园越来越小。
  一想到薄夜渊气得暴跳如雷的样子,她笑得眉眼弯弯。
  此时,庄园里响起了红色警报,所有的保镖出动,守卫收到命令后抬着枪。
  黎七羽丝毫不担心,他们不会敢发枪打落飞机的,因为她还在里面。当然,算真的开枪了,子丨弹丨的射程也够不着。
  “很准时。”黎七羽戴飞行头盔,夸赞道。
  飞行员看着脚下的兵荒马乱,脸有犹疑:“我接到了警报,命令我们马降落,否则开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