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她黎七羽,是薄家的少奶奶!
  小腿还有淡淡的牙印……

  “嗷呜呜——”天狼龇牙咧嘴,凶猛地想要挣脱着链子。
  “少奶奶,你再不行礼,天狼大人会咬你的!”
  “是吗?”黎七羽笑着朝天狼勾了勾手指,“过来。”
  佣人们都怕它,纷纷离开了大厅,担心天狼挣脱绳索伤到自己。

  黎七羽拢了拢长发,从沙发起来……
  “奶妈,大事不好了!”佣人慌慌张张地跑进院子。
  “少奶奶被咬了?我知道了,天狼大人那么凶!”佩蒂奶妈心有余悸地说,“还好我跑得快,她好好行个礼不好了,偏要惹怒……”
  “是天狼大人被少奶奶吊起来打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
  这头毕加索血统纯正,个性残暴凶猛,是绯儿小姐送薄老太的礼物。
  除了从小饲养过它的,它谁都无法控制它。
  “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刚刚少奶奶挑衅天狼大人,它挣脱绳索,两个仆人也吓得跑了,大厅里只有它和少奶奶。我们等了一会儿在窗往里偷看,见到……”
  薄家大厅里,天狼两只前脚被捆着吊起来,颤巍巍地站立着后腿。
  它凶狠的嘴,也被绳子绑起来了,仍不甘地从喉咙里发出凶狠声音:“哧哧……”
  一双眼凶光毕露,像要一口吃掉她。
  黎七羽手里拿着一根皮带,挥手打下去。
  天狼愤怒,从小到大它没受过这种虐待,薄老太都舍不得骂它。
  它的目光越凶狠,她打下去的力道越重。
  十几鞭下去,这蠢货终于意识到了它的处境,目光从嚣张变得可怜,转着一颗蓬松的大脑袋找人求救。
  “狗眼看人低的蠢东西。”
  黎七羽挽唇冷笑,两只手握着皮带蹬了蹬,气场十足。要不是她没吃饭,体力不够,一鞭下去要让它血肉模糊。

  “少奶奶,不能打……”佩蒂奶妈带着一干佣人冲来。
  黎七羽将缠绕在天狼颈的绳子用力一提:“谁过来,我让它魂归西天。”
  “天狼大人是老夫人的心爱宠物,你放了它吧。”佩蒂奶妈不敢再靠近,欲哭无泪。
  黎七羽冷笑起来——这些下人看到天狼挣脱绳索,全都丢下她跑个干净,算她变成盘餐,也没有人帮。
  见她打它,反而像天塌下来一样护着。
  “把它炖成一盆狗肉,一定很香。”黎七羽拿着水果刀,顺着天狼的脑袋刮着狗毛。
  “老夫人会重罚你……”
  “别忘了我有精神病?别说一条狗,说不定连人我都敢杀。”黎七羽挽起红唇,像黑森林里吞噬人心的妖精。
  “求少奶奶手下留情……”佩蒂奶妈看到黎七羽眼的狠绝,跪了下去。
  一众佣人同时跪地,为天狼求情。
  黎七羽蹩了眉,她们都怕被问责,薄老太罚下来吧。她的命贱,狗尊贵。
  黎七羽慢条斯理地给毕加索剃着头:“我饿了。”

  “我现在、让佣人做,你想吃什么?”佩蒂奶妈惊吓得结巴。
  “狗肉,要炖的。”黎七羽微笑,“先做盘水果沙拉给我垫垫肚,让我饿极久了,把它生吃了。”
  “好好好……”
  所有佣人都想不通,看起来单薄娇小的黎七羽,用了什么方法在短短时间制服天狼大人的?
  算是几个健壮的男人,打起来都不一定是天狼的对手。
  “谁敢私下通风报信,我把它的皮剥了。”黎七羽吹了吹刀锋,大把的黑棕色狗毛飞了出去。
  “都听少奶奶你的,快去准备吃的!”
  黎七羽拉了一张椅子坐在天狼身边,看着这头前一刻还威风凛凛的雄狮,此刻狗头光溜溜的,被她折磨得没了脾气,哼哼唧唧地求饶。
  她原本不吃狗肉,也相信狗是人类的好朋友。
  不过,特殊时期非常手段。
  过分的善良是愚蠢!
  夜幕降临,薄家笼罩在一片诡色。
  佩蒂奶妈擦着泪水说:“少爷,事实是这样,现在天狼大人我派人关了起来,怕让老夫人看见责罚下来。等你回来处理。”
  薄夜渊坐在一组法式菱形嵌钻沙发,刀雕的脸霸气凌人。
  黎七羽徒手能制服一头威猛的毕加索?简直笑话。
  当佩蒂奶妈问黎七羽的时候,她单手抱胸,冷笑地指了指头部:用脑子。
  打不过,那智斗。
  人是高级生物,真要想方法对付一头蠢物,难道会不行么?

  “少奶奶这么回我,当时佣人一个也没看见她怎么办到的……”佩蒂奶妈老实说道,连现在都觉得匪夷所思?
  薄夜渊让佣人调取下午的监控录像,在他离开不久后,人狗战争开启——
  大屏幕里,黎七羽嘴角勾笑,从沙发懒懒起身,拿起搁在茶几的打火匣,点燃多头金色烛台。
  任何没有经过训练的动物,都怕火,包括狗!
  黎七羽并没有逃跑,而是手持烛台轻盈周旋,面对着随时会扑来,将她撕成碎片的毕加索犬,她毫不惧怕,眼神凶狠,散发出的强硬气场让天狼不敢贸然扑。
  她走到酒柜前,挑选了一瓶高浓度白酒……
  天狼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像一头伺机的狼。

  黎七羽含下一大口酒,表现出可趁之机。
  天狼警惕靠近她,在即将扑去之际,一口酒朝烛台喷出去,火焰在空燃烧……
  长长的火舌朝超级大狗脸舔过去。
  天狼腿一软,当场吓到懵逼。从来也没见过这种场面……
  黎七羽捡起落在地的狗绳,动作迅速缠住天狼的两条前腿,再绕着嘴绑了死结……(危险动作,勿模仿)
  它反应过来,朝她扑过去时,前爪因为伸不开,在地绊了个底朝天。
  黎七羽找到绳索加固,并将它吊了起来……
  看着她力气娇小,使用杠杆原理,将绳索扔在高处,拉住另一端迫使天狼立起身子。

  薄夜渊攥紧遥控器,他小看了她,正常人看到毕加索早已两腿发软了,她却不要命了敢招惹!
  万一出了差错被咬伤了,她没想过后果!?
  砰!
  黎七羽的房门被一股暴戾推开,薄夜渊脸色发沉走进来。
  床没有人,盥洗室也没有——
  床头柜留着纸条:
  【你曾经作贱的时光,都会变成耳光,回敬你。走了,别太想我。】
  地扔着她换下来的衣服、鞋子。

  他已经加强戒备,她怎么还可能伪装成佣人逃出去?
  薄夜渊眼眸里燃起冲天的怒火——
  她特立独行,古灵精怪,这次去了哪又要消失多久?
  这一夜,薄家庄园注定无眠。
  所有下人都因“玩忽职守、看管不严”,被罚站军姿。
  深夜下起了雨,狂风肆意的爆雨洗礼着庄园,仆人们站在风雨……

  薄夜渊派了人全市搜索,下午到晚外出庄园的每台车、每个佣人进行盘查。
  薄大少只要闭眼,看到妖娆的黎七羽性感地簇拥在男人堆里,抚摸着香艳红唇,朝他挑衅而笑。
  她会不惜一切找外遇!
  想到这一点,他怎么睡得着?

  坐在酒柜边的水晶吧台前,他胸闷坏了,抽了一夜的雪茄。
  而黎七羽呢,躺在起居室的大床下面,抱着柔软大枕头,睡得香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