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在走廊抹地的佣人,远远看到这一幕,惊愕不已。
  黎七羽肌肤白皙,布满爱痕。
  她捡起裙子套在身,撑着无力的身子站起。
  明明疲惫到极致,她昂着下巴,挺直了背脊……像一只濒死的高贵天鹅。

  “你会回到从前的生活,除非求我,别妄想我伸出一根手指帮你。”
  以前的生活?看来他很清楚她在薄家遭受的是什么待遇……
  “那要看看,薄家还有谁动的了我。”黎七羽眼里掠过锋芒。
  看着她脚步虚浮,一身傲气地离开的背影……
  薄夜渊眼瞳眯起,紧紧攥了拳。
  黎七羽咬唇,原谅一次,会换来两次的背叛。

  薄夜渊的罪孽深重,要是连这样都可饶恕,岂非换来一生背叛?
  她扶着楼梯走下去,在大厅里干活的佣人看到她,都露出匪夷所思的脸色。
  少奶奶这模样……像是刚经历了强-女干。
  黎七羽不介意佣人的目光,从容走去餐厅——
  薄夜渊把她赶出的是她的房间,是想让她难堪。
  她无所谓啊,反正最丢不起脸面的是薄家,她曾经为了爱薄夜渊,连做人的底线和尊严都丢掉了,还怕什么。

  佣人看她的目光带着轻视:“没有少爷的允许,我们不能为你准备食物。”
  黎七羽连倒杯水,都被佣人夺去,当着她的面倒掉。
  她眯了眯眼,倒在沙发想要睡会儿……
  刺耳的小提琴音奏响,在不懂五线谱的佣人手里,音乐都变成了魔音。
  黎七羽捂住耳朵,不堪忍受地坐起来。

  佣人远远围在一起,私下嘲讽议论着。
  “少奶奶,从今天起,少爷把你交给了老夫人调教。”佩蒂奶妈一脸刻薄道。够她好受的!
  “正好,麻烦你通知老夫人,说我被少爷身边的保镖强迫了,身体不舒服。”
  “什么?”佩蒂奶妈下巴差点没合。

  黎七羽懒懒地躺在那里:“你们不是都很好么?为什么我会这样被你们少爷赶出来。”
  佣人们面面相觑,
  “因为,睡我的人是一条狗。你们少爷不堪受辱,要跟我离婚。”
  离婚?佩蒂奶妈怔了怔:“少爷没这样说过。”
  “我被下人玷污了,薄家还想要身世不清白的少奶奶?我已不配给薄家传宗接代。”黎七羽笑得轻巧,薄夜渊不肯离婚,那她找薄老太施压。正好那老太太也不喜欢她!

  薄夜渊听到下人的汇报,脸色铁青。
  她明知道人言可畏,转眼会传遍薄家!
  伸手按下遥控器,转到楼下大厅的监控画面——
  黎七羽躺在沙发,还在造谣:“夜渊罚我禁食、禁水,不准休息,他做得很对。像我这样伤风败俗的女人,该死。你们谁,去把薄老太叫来。”
  “少奶奶,昨晚一整夜,明明是少爷跟你在一起。”佩蒂奶妈从楼赶下来,生怕事情闹大。
  “有吗?那怎么可能我才被疼爱,遭受这样的待遇。”
  “这……”佩蒂奶妈语噎。
  “两年了夜渊都没碰过我,老实说,这种日子我受不了,那个保镖是我勾~引的!”
  满庭哗然。

  天啊,少奶奶做了这样的事,还不害臊地昭告天下。
  一股可怕的冷气出现,薄夜渊站在二楼护栏前,凛然霸气,俯瞰一切。
  所有佣人同时行礼:“少……少爷!”
  薄夜渊没有想到,黎七羽不惜毁掉声誉,抹黑自己,也要离婚。

  他的心被重重割开地疼,她真的不爱他了,一点往日的情分都没留下。
  他让薄家的心理医生观察过,确定她……失忆了。
  黎七羽冷笑看他……你对我狠,我对自己更狠!
  薄夜渊眼刮起更浓郁的风暴,矜贵的脸微侧,吩咐了点什么。
  佩蒂奶妈点点头,朝佣人们宣布道:“昨晚,少奶奶把少爷灌醉,骗到她房间,引~诱少爷床,还发生关系。少爷十分生气,所以才惩罚她。”
  佣人们垂着头,一个个大气不敢出。
  “你们也知道,一年前,少奶奶做过这种事。少爷当时说了,如果有下一次,决不轻饶。今天的事守口如瓶,尤其是老夫人有高血压,谁传到她耳里,重罚。”
  在佣人眼里,黎七羽会引~诱薄大少一次,那会有第二次,是惯犯了。
  少爷被算计,当然会恼怒责罚她。
  黎七羽没想到,薄夜渊也是块腹黑的好料,几句话转圜过来了。
  “我昨晚跟谁睡,难道你们我还清楚?”黎七羽冷笑。
  “少奶奶怕少爷责罚,所以才胡言乱语。”佩蒂奶妈叫道,“去找斯蒂芬医生过来,少奶奶从自杀后,精神有问题,得给她看看病了。”
  黎七羽最近的变化,佣人们有目共睹。
  她现在的行事风格、说话举动,都不符合常理。
  原来是得精神病了,难怪啊……
  佣人们看她的眼神,由嘲笑多了一分悲悯。
  黎七羽不怒反笑,给她按了个精神病的头衔,那她再说什么都没人信了。
  薄夜渊已经走下阶梯,君临城池的高高在:“不作不会死。”
  黎七羽挽唇,眯眼回击:“不做不会爱。”

  男人,都下半身动物。
  薄夜渊再没看她一眼,大步离开客厅:“只给她水喝,饿到她求饶为止。”
  一天两天也饿不死她,她的傲骨该被收拾。像以前,打几顿乖了。
  黎七羽躺在沙发,划着手机进入日记APP,特地翻到一年前。
  找了很久,她才看到这篇日记。
  一年前,在薄夜渊的红酒里下情药的,不是她。
  她也是受害者,也喝了药被送床……

  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很疼,被一脚踹下床。
  薄夜渊抓起桌的台灯砸到她身,叫她滚!
  在日志里,黎七羽痛苦不堪,因为这件事,原本对她冷漠的薄少,更是对她厌恶反感起来。她在薄家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在日记里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很多,家里出了什么事,总是会莫名其妙落到她身。
  黎七羽一篇日记看下来,心口郁满了气。从前的自己遇事只会逃避,以为忍忍过去了,这日记是她的树洞,不发泄出来她会更快抑郁成疾。不然,怎么会患解离症?
  “汪汪!”
  凶恶的狗吠声响起。
  黎七羽看到两个仆人牵着一头体型高大的俄罗斯高加索。

  威风凛凛地朝她低吼,这是世界体形最大的猛犬之一!
  黎七羽知道,以前家里的狗都欺负她,她尊贵。
  薄老太养了一群加纳利犬,各个好斗,杀伤力惊人。而这头高加索,更是她的心肝宝贝。
  “少奶奶,还不快对天狼行礼!”仆人提醒她。
  黎七羽红唇扯出一丝魇丽,原来它是天狼?
  曾因为她做错事,她被天狼追着差点咬断腿,她为了自保抡起棍子打了它,不然这腿废了,终身残疾。
  薄老太竟罚她向天狼下跪道歉,以后见到天狼都如见到薄老太,对它尊称和行礼。
  那件“错事”,不知道是谁的陷害,还是她又一次替罪羊。

  可悲黎七羽还真老老实实地遵从,对一头狗行礼。
  狗仗人势,天狼在薄家受到佣人的尊敬,它是薄老太的心宠,自然谁都小心避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