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4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舰船最高的这一处平台处,顿时就是一片湿漉漉的滑腻。
  七具无头尸体倒落在地,其余人则被我这般凶悍的打法给吓了一跳,除了两三个胆子长毛的家伙,其余人几乎是出于本能地从那高处,纷纷跃下二楼、一楼的甲板去,形成了溃败之势。
  而在这个时候,我更是组织了剩余的化身,对于那几个头很铁的家伙进行了围剿。
  这些化身,几乎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带着我部分的实力,汹涌上前,几乎是两个、三个对上一个,将其留住,随后我又是止戈剑划过。
  人头再一次地飞起。
  绝地反杀。
  啊……
  瞧见一个满脸胡须,身穿鱼鳞甲的壮汉被我一剑斩杀,轮回狂吼一声,露出了悲痛欲绝的表情来,冲着我大声喊道:“你个胆小如鼠的人渣、海蟑螂、沙虫,有本事,就过来与某家单挑,欺负那些人,你还要高手的脸么?”
  他怒吼着,两道水龙陡然落下,重重砸在了我们身处的甲板之上,我许多的化身在这样的重击之下,直接粉碎,化作浊气,融入了我的身体里。

  我猛然一跃,落到了下层的甲板上,而最上层这儿,如同遭受丨炸丨弹袭击,坚固的钢铁结构,也扛不住,轰然垮塌下来。
  我落到的这儿,周遭有好些个海警,一脸懵逼地看着满身是血的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然,也有明白人,立刻举起枪,朝着我射击。
  我对于修行者,可以做到毫不留情地屠杀,然而对于普通人,却谨守着当年陆左的教导,即便是面对着这样的情形,还是没有去理会他们,而是陡然一翻身,落到了另外一边去。
  在那儿,还有一帮惊魂未定的人。
  他们刚刚从上面翻身跳了下来,本以为能够逃脱我的追杀,却不曾想我用那些化身的死伤换了一拨人的性命之后,再一次地追杀下来。
  此时此刻的场景,一如千年之前,在一场名为“长坂坡之战”的战斗中,那个叫做“赵云”的战将,在百万敌营之中,七进七出的势头一般,而此刻的我,浑身都是敌人的鲜血,那黏糊糊、留着浓浆的血液挂满了我的头、脖子和衣服,使得我如同地狱归来的恶魔一般,吓得那帮人哇哇大叫,除了偶尔几人,其余人几乎没有任何战斗意志,只知道遵循着本能的声音,发足狂奔。

  有的人甚至已经陷入崩溃之中,直接窜出了船舷的边缘,跳进了茫茫大海之中去。
  这是吓破了胆子。
  即便没有大虚空术,即便身形受限,在这样对我极度不利的绝境之中,我还是发挥出了自己应有的实力,止戈剑挥舞,收割着人命,而拥有着绝对实力的命运和轮回,只有一直跟在我后面,想要阻拦我,却终究没有拦得住。
  命运在这个时候终于恐惧了,大声喊道:“拦住他,拦住他,这家伙又开始他的节奏了,杀光了我们手下的人,就我两个,如何能够留得住他?”
  他喊得焦急,而轮回也是很无奈。
  事实上,轮回的水龙给了我极大的压力,这种无形的恐怖法术,宛如跗骨之蛆一般,让我根本无法逃脱。
  我能够办的,只有尽力赶在那玩意到临之前,提前一步离开。

  海警船战场之上,变得无比混乱来,有人在追,有人在逃,还有一大帮的南韩海警一脸懵逼地看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当我视野里再也瞧不见一个除了命运和轮回的修行者之后,我猛然回过头来,被鲜血糊满的脸上,露出了一口白牙。
  我笑了,开心地说道:“逃?我为什么要逃?”
  我抓紧了手中的止戈剑,朝着前方不远处的轮回陡然冲去,大声喝道:“我说过,杀光你们,才是我最终的目的。”
  铛!
  止戈剑陡然落下,眼看着就要劈中对方,那藏青色的水龙翻滚,却硬生生地挡住了我的斩击,不但如此,而且还顺势一黏,缠住了我。
  大概是对我屠杀自己手下的事情十分愤怒,一击得手,轮回大叫道:“我缠住他了,杀了他,杀!”
  命运得见,陡然上前来,双手合十,却有一股恐怖力量,化作一道光,朝着我飞来。
  我抽身不得,心头狂震,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有人在半空懒洋洋地说道:“不就探个路么?怎么这么久啊……”
  量天尺落下,将命运的那一道光挡住,随后屈胖三缓缓落下,看着气急败坏的命运和轮回,有点儿诧异。
  他看向了我,说道:“这老海盗怎么在这儿?”
  我猛然一抽,将止戈剑脱离了轮回的掌控,往后一跃,然后说道:“他啊,在东海道上混不下去了,重新找了干爹,这不跑过来拿我们练手,准备拿我们的人头来立功呗……”
  屈胖三点头,说原来如此,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条胖头鱼当年趁人之危,让我难堪,现如今居然好死不死地出现了,这不是给我机会么?
  瞧见屈胖三驾到,并且介入其中,轮回冷笑起来,说手下败将,好,好,来得好,免得我去费心找你们了。
  啊?
  屈胖三一脸诧异,说世间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人?你说阿言是你手下败将,这点我无所谓,他毕竟还小,在成长,说我是手下败将,这我就不能忍了,当初若不是我身受重伤,哪里有你讲话的地方?以大人的小暴脾气,你早就变成生鱼片,和着鲜酱油和芥末吃了……
  我在旁边补刀,说你喜欢吃芥末么?那玩意有点儿辣啊?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没事,吃脏东西,抹点儿芥末能够消毒,而且还通气……
  两人的调笑让轮回大怒,再加上我将他的手下高手几乎全网打尽,剩下的几个也都变成了跳船逃离的胆小鬼,心中的恨意浓烈,终于控制不住,怒声吼道:“你们两个,必须得死,今天就得死……”
  他双手一搓,却是将那两道又粗又长的水龙凝结,化作了一根晶莹透亮的鱼叉,然后猛然往舰船甲板上一顿,整艘船都止不住地颤抖了几下。
  到底是东海道上的第一凶人,盛怒之下的轮回,简直如同恶魔一般恐怖。
  在远处的命运又开始“呼麦”了,神秘的诵经声在整个船头响了起来,而头顶上的那命运天平也开始散发着光华,笼罩住整艘船来。
  屈胖三瞧见这个,不由得眉头一挑,问我道:“黑炭头什么来历?”

  我说三十三国王团的核心,大阿尔卡那牌之一,命运之轮。
  屈胖三听见,对我说道:“遇到同行了——你来跟这条疯狗交手,我去会一会那位来自非洲的黑哥们儿……”
  他足尖一点,直接跃到了上面一层去,我来不及瞧见两人交手,那轮回就已经带着十成十的气势,猛然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