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性的大掌敷住她的柔软,情不自禁地揉搓。

  他浑厚的嗓音一下下低沉道:“你很讨厌她?”
  黎七羽任由他的手抚弄她,切着小牛排咬紧嘴里:“你哪只眼觉得我喜欢她?”
  “那好好取悦我,绑住我,别让我被别的女人勾走。”他的唇到她耳边,深深呼吸她的馨香,浓郁的黑眸陷入情迷气息。
  “再好的链子,也栓不住想跑的狗……”
  薄夜渊捏了捏她的小手,在他的大掌里揉动着。
  他以前不屑一顾的女人,现在却舍不得放开了……

  才几天,他竟习惯她的味道,哪怕她总是气他,更容易在他心里留下存在感。
  骄傲的男人第一次妥协:“成为我的女人,过去的事既往不咎,我让她从薄家搬出去。”
  既往不咎?那些痛他忘了,她可不能这样算了。
  “我要是拒绝呢?你岂不是要让她搬进你房里。”黎七羽抿一口红酒,“其实不介意啊,她次那头驴子,可是要跟你匹配多了。”
  薄夜渊在舔她耳垂的动作停顿,狠狠地咬住她。
  黎七羽微疼:“跟我离婚,你们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薄夜渊眼眸里燃起狂怒的火焰。
  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将她丢开……
  “如果你想要在离婚之前,把我的贞洁拿了。给你好了。”黎七羽优雅地切下一块牛排,满不在乎道。
  薄夜渊一把扯住桌旗,欧式花纹的长长桌旗连同桌布掉落,器皿稀里哗啦地响。
  黎七羽舔了舔手指的酱汁:“你现在,像个要不到糖果的孩子。”
  薄夜渊阴霾的嗓音响在她头顶:“等你尝过我的狠,不敢再放肆!”
  黎七羽好笑地挽唇,他的狠?她倒很想看看。
  到夜晚,薄家笼罩在夜雾之。
  薄夜渊走进主堡,佩蒂奶妈立即迎来接过外套,报备黎七羽这一天的情况。
  说来也怪,她今天很乖,一个人练了会琴,关在书房里画了一整天的画。派来教她的老师倒是失踪了,到现在都没出来。
  薄夜渊心下一沉,脸色变得铁青,快步往楼走去。
  “我派佣人在窗口看着她的,她应该跑不掉……”
  砰!门被撞开!
  房间里没有人,他的脸已经刮起风暴,这一整天他都心神不宁,老担心这女人会闯祸、跑掉,一向严谨的他,在公司里出了几次差错。

  一把掀开被子,蜷着长腿的少女像猫一样,嫩色的脚趾,长发散在枕间,脸颊泛着诱一人的鸡蛋红。
  黎七羽睡得正香,佩蒂奶妈退出去,合门——
  “走开……”黎七羽似醒非醒,微微睁开眼。
  薄夜渊亲吻她的额头,看到她,魂不附体的心脏好像塞了回去。
  难以置信,这个他从来不屑看一眼的女人,现在会如此在意她的存在!

  “薄夜渊?”黎七羽蹩眉,下一秒呻吟出声。
  男人赤红的眼盯着她,怒目而视:“黎七羽,我会让你跪着求我要你。”
  十天之约眼见要到了,他非但不主动碰她,还要她在他身下哭泣着求饶,求他要她。这是她戏弄他的代价!
  “你怎么啦?”软绵绵的嗓音。
  “把你从女孩,变成女人!”
  黎七羽嘴唇樱红,伸手要缠绕他——
  薄夜渊知道她想做什么,勾他,让他欲罢不能,丧失理智听从她的指挥。
  休想!大掌攥住扑腾的两只小手,领带在她手腕缠绕系成结。
  他真的生气了,气她不识抬举。
  他以前看不她,她围着他转。现在施舍多看她一眼,她不知感恩还矫情!
  黎七羽媚眼如丝,朱唇微张想要讲话,男人狠狠吻住她,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
  她的嘴像森海里的鲛人,会发出魅惑人心的声音,迷失人的理智。
  薄大少不给她一丝反抗的机会——
  “黎七羽!我给你嚣张的机会,是纵容你!现在我想要你从天堂跌入地狱,你也没挣扎之力!”
  微光,清晨。

  黎七羽嗓子干涸,喉咙冒火,因为困双眼陷入迷离。
  一整夜,薄夜渊坚持着非同寻常的耐力纠缠她……不让她睡觉。
  藕白的肌肤泛着粉红,布满了大大小小、青青紫紫的吻痕。
  双唇真的肿了,只是微抿都会裂出血来。
  薄夜渊得不到满足,对她的身体、唇瓣又啃又咬的,吻了一整夜。
  两人的汗水咽透彼此。

  重重的气息萦绕房间,挥散不去。
  黎七羽全身的骨骼好痛,腿心火辣辣的,柔嫩的手掌心也疼。他简直……是个恶魔!
  薄夜渊闭着眼,似乎终于累了……
  肌肉结实的手臂搂着她,像缠着她的大榕树,盘根纠错着她的娇躯。

  长而黑的睫毛,深邃挺括的俊颜。
  闭着眼的他英俊贵族,像油画躶身盘旋在缥缈云雾的天使……
  黎七羽喉咙灼痛着,闭酸涩的眼,终于可以睡会儿了。
  她才昏昏沉沉入梦,薄夜渊将她摇醒。
  “黎七羽,没有我的命令,你别想休息!”
  疯了吧,折磨她一整夜还不够?她的手都被他磨出泡了……

  大掌将她从床拽起,薄夜渊提着下了床。
  他没有用抱的,拖着她一只胳膊,任凭软绵绵的她倒在地,他拖着往前走。
  羊毛毯柔软,但她的手臂被拽得很疼。
  黎七羽不得不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
  酸软的腿像被电麻痹了,她被拽进盥洗室,一手按着她的头,洗浴蓬头里的冷水淋过来,冰冷的水打湿她的长发和脸……
  黎七羽一下子清醒过来,像小兽朝他的手臂抓了两道:“没毛病?”
  他的背,有无数道昨晚她留下来的印记。
  薄夜渊扔下蓬头,捏起她的下颌:“现在清醒了?”
  黎七羽下了决心,她一定要学功夫……至少在这种时候,她不会再处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立场,她受够了!
  “给我生个孩子,安分守己地做好薄太太,我不会让你在薄家再受委屈。”
  “委屈都受尽了,现在该轮到你们了。”
  “不知天高地厚。”

  薄夜渊拽着她回到起居室,将她扔到沙发。
  紧接着,她的睡裙、丨内丨裤、软拖,都朝她砸过来!
  黎七羽微咬下唇,她身散发出一股怪的味道……
  她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才不想穿这皱巴巴的,像咸菜叶一样,被薄夜渊用来擦拭过身体的睡衣!
  “黎七羽,我再给你一次会,服从我,还是继续跟我作对?”

  黎七羽淡淡扫了他一眼:“抱歉啊,我骨子里流动着不让我低头的血液。”
  “你以为你有多高贵?”
  “那是谁抱着低贱的我,舔了一整晚?”黎七羽拨弄着滴水的长发,冷睨他,表情冷艳而泛着邪气。
  薄大少胸口涌起飓风的怒意,她越不服从,越不在意他,反而越让他恼怒。
  他以前从不在乎她怎么看他,甚至轻视她的爱意,认为那是卑贱的情感。
  而此刻,他却疯狂地想要她爱他。
  攥着她,连同她的睡衣,一起丢出了房间。
  “你随时可以向我求饶。”
  “……”
  “否则,我不保证接下来你在庄园里的生活,有多惨。”薄夜渊挑着红肆的唇,眼眸里张扬出恶意。好话说尽,是她选了一条险恶的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