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道是不是回答让他满意,薄夜渊熄灭了最后一丝怒气,放开她:“最好做到你承诺的!”
  她,承诺什么了?
  “从今天起,好好在家学礼义廉耻、教养妇道!”

  黎七羽斜眼看他,像在看世纪的出土物。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你衣食无忧。”
  像以前那样?
  黎七羽轻狂笑了……这块会行走的活化石怎么让她遇到了!

  “少爷,食物已经备好了。”佩蒂奶妈察言观色。
  黎七羽挥了挥手,没有吃东西的心情,起身去楼休息了。她敢回来,这薄家庄园不可能拦得住她!
  佩蒂奶妈看了看少爷的脸色,立马让佣人将食物端去。
  黎七羽一把倒在床,困倦地抱住枕头。
  “少爷让你洗澡,说你身的气味脏……”
  他才脏!
  黎七羽被佣人一直烦得没了脾气,走进浴室。
  薄夜渊站在窗前,她回来了,他却不安心,怕她又跑了!
  这个世界的东西,从没有他无法掌控的,除了黎七羽……你完全想不到她下一秒会做出什么!

  滴滴滴!“少爷,少奶奶她……”
  砰,还没等佣人把话说完,听筒掉在地。
  她出事了?还是又跑了?!薄夜渊冲进房间,差拉响警报器了!
  看着突然出现的大少爷,佣人张了张嘴:“少奶奶进盥洗室半小时了,还没出来。”
  薄夜渊接过钥匙,滴,刷开电子锁。
  黎七羽长睫垂着,躺在白色天鹅浴缸里,打湿的长发卷曲地浮在水面,她的肌肤是莹白的美。
  薄夜渊眉头放松,走过去将黎七羽从浴缸里小心地抱起来。
  困成这样,昨晚去干嘛了?难道一夜没睡?

  他心里又开始气,恨不得掰开她的脑袋,知道她的一切行踪。
  佣人道地拿了浴巾放到床垫着,这种小事,一般少爷从不过问的。算少奶奶被家法得遍体鳞伤,哭着说要见他,少爷也不会来看一眼。
  薄夜渊将她轻轻放在床,大浴巾裹干。
  看了看着女人半湿不干的发,薄大少蹩眉,想到他房间里有低噪音的干肤器,抱着她走出房间。
  身后,佣人和佩蒂奶妈长大了嘴。
  一夜间,整个薄家的佣人都知道,昨晚少奶奶被少爷抱回卧室去过夜了。
  这是黎七羽嫁到薄家来的第一次!
  “昨晚少爷因为少奶奶逃走大发雷霆,还以为会好好教训她一顿,谁知道……”

  薄绯儿眼神黯淡:“你打听清楚没有?不会是道听途说?”
  “千真万确,她现在还在少爷的房里睡着,没出来呢!”
  薄夜渊今天也没起早起去健身房锻炼,他通常要练习一个小时,用过早餐去班。
  薄绯儿思绪都乱了,黎七羽最近的变化有目共睹,不似以前单纯。
  她再不做出什么,黎七羽会变成一个巨大的威胁!
  黎七羽甜甜好梦,醒来躺在纯阳刚的房间里。
  她的肌肤被黑色调被褥衬托得更显白皙……
  薄大少背对着她站在试衣镜前,晨浴后的他,矫健的躶体套短裤。
  “翘.-臀,丰满。”黎七羽打了个哈欠。
  薄夜渊转过身,冷厉的双眸盯着她。
  “唔……腹部肌肉也不错。”黎七羽托着下巴,一脸专注。
  危险的气息逼来,拉响了垂在床边的金色小铃铛……
  不一会儿,有佣人端着托盘进来为她送早餐。

  黎七羽目光往下:“不过,如果不能在女人最需要他的时候变得高大,这种男人太‘矮’了。”
  佣人脚下一个不稳,差点绊个狗啃泥。少奶奶……还真敢说啊。
  薄夜渊一只手按在床头,俯身逼视她:“你什么时候需要,我高大喂给你。”
  黎七羽轻笑起来:“我说的是身高,薄少,想什么呢?”
  薄夜渊:“……”

  “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薄夜渊脸有愠色,她一秒钟不气他嘴巴痛?
  “用完早餐,午会有老师来教导你。”薄夜渊摞下狠话——
  十几扇奢华的衣柜镜门,推开进去是一个偌大的更衣室。男性的西装整齐、分门别类地挂放,关是世界名牌腕表,有一整面的玻璃柜。
  佣人目瞪口呆,少奶奶变得伶牙俐齿,少爷被一再地羞一辱男性尊严,竟也不生气。
  话说回来,少爷可真帅啊……那身材真带感!
  要不是薄夜渊的贴身佣人,看过他游泳的身体,她要喷鼻血的。
  “少奶奶,这乌鸡汤对女人很补的!还有鹅肝、猪肝、大红枣小米粥,都对怀孕很有疗效,还给你准备了叶酸。”
  黎七羽尽管肚子很饿,闻言一口都吃不下去了。
  “夜渊哥哥,我们次在游乐度假村里吃过这种广式早点,我看你胃口不错,学做了。你尝尝看?”
  奢华的餐桌摆着高档的西式餐点,却不及式早餐散发出的香气诱人……
  薄夜渊帝王般坐在那里,冷酷的脸线条倨傲。
  黎七羽刚迈进餐厅,看到薄绯儿在献殷勤。

  她轻笑着走去,径直在薄夜渊的腿坐下,一只手绕着他的颈,再自然不过。像薄大少本来是一张她专属的椅子。
  薄夜渊蹩眉,这女人真是随心所欲、目无人,敢把他当做道具布景。
  “滚开。”
  “老公,我手指受伤了,很疼……”
  受伤?薄夜渊眉头蹩更紧,还没查看伤口,她已经把手指放进了他嘴里……
  佩蒂奶妈急了,那个手脏的呀,这么往少爷的嘴里放了!
  薄夜渊深邃的目光盯着她,下意识地吮-吸着她的手指……

  她身清淡的香气,令他迷恋不已。
  胆大妄为的女人,他却每次都拿她没辙。
  薄绯儿脸的表情戏剧性地由白变青,最后还是挤出了笑容:“七羽姐。”
  “现在不疼了。”黎七羽抽出手,夹起一只水晶饺子,“亲手做的?正好我喜欢吃。”
  薄绯儿想说什么,忍了下去。
  黎七羽细嚼慢咽地吃下去:“老公,昨天你罚佣人的时候,潘婶和亚瑟管家,怎么能不在场……”应该一起收拾了。
  提到昨晚,佩蒂奶妈脸颊的鞭痕火辣辣地疼。
  “按道理,薄绯儿小姐也该在啊。”黎七羽微笑。

  “七羽姐,我不是佣人。”
  “手艺这么好,好可惜居然不是。”黎七羽偏头看她,对付绿茶婊,根本不需要客气。
  薄绯儿皱着眉,以前薄夜渊很讨厌黎七羽,在两人之间总是偏帮她的。因为她身后站着薄老太。必须,做点什么了……
  黎七羽看过自己的日志,当然知道以前薄绯儿没少仗着薄老太撑腰,欺负她。薄夜渊不闻不问,总是把她丢到难堪之。
  看着薄夜渊拿起筷子,黎七羽按下他的手:“要吃什么告诉我。”
  薄大少单手环着她的腰,嘴角冷勾:“你喂?”

  “我吃给你看。”
  薄夜渊脸凑到她耳边,磁声低笑:“那用嘴喂的。”
  薄绯儿看他们举止亲昵,完全当她不存在,脸色讪讪地离开。
  她一走,黎七羽命令佣人将东西全都倒了……
  薄夜渊看她小女人的行径,她很介意薄绯儿,是因为他么?女人的争风吃醋,通常都是为了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