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只是幽冷地盯着她,不发一语。
  “你一天不跟我离婚,我会搅得薄家翻天覆地!在你的头,种一片青青大草原!”
  砰,薄夜渊的拳头落在她的靠背,整个身体奋起扑过来,将她压在身下。
  黎七羽有那么一瞬间,心脏跳得快。
  薄夜渊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警告:“你是我薄夜渊的女人,除了我,谁碰你都得死!”

  他分明气到死,却对她下不去狠手?!
  能够感觉到,他的愤怒是从骨头里、血液里散发出来的……
  “可以啊,我活着好。”黎七羽眨眨眼。
  薄夜渊下颌紧绷,牙关咬动。

  强忍着怒意撤回身子,倚着靠背又开始装冰柜……
  黎七羽用脚尖踹了踹他。
  不管她再说什么,他都一脸冷酷不理人,英俊的脸绷成倨傲线条。
  “没劲。”她按下全景观天窗,站在窗吹着狂肆的风。
  满斗星空……

  黎七羽长发飞扬,妩媚动人,趴在天窗仰望迷离的夜景。
  一台敞篷跑车嗖地刷过,车的纨绔子弟朝她打口哨。
  黎七羽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发,只几分钟惹来狂蜂浪蝶——
  “少爷,我们被四台跑车同时追击。”司机按下对讲机。
  四台跑车两面追随,不时超车、鸣笛挑衅。
  薄夜渊降下车窗……
  对方看到突然伸出来的枪口,吓到血色全无。
  连发了四枪,精准打跑车油箱,汽油大量泄漏,最后一枪送,狂妄的火焰燃起,嘭,在马路爆炸,火光冲天!
  三台跑车急刹车,吓呆地停在路边。

  黎七羽蹩眉,古怪地看着他。有那么生气?气到殃及池鱼。
  薄家庄园,灯火通明。
  从巍峨的神邸拱门,到主堡大门,蜿蜒的双头宫廷灯下,站着受罚的保镖。
  一系列的黑西服、白手套,庄严肃穆垂头,军姿标准。
  “怎么,这是在吊丧?”黎七羽含笑,做这阵势给谁看呢,吓唬她?
  薄夜渊血腥的目光叮她,走下车,粗鲁地攥住她的肩头,拽她下车。

  他的腿很长,每一步迈得很大,行走如风。
  黎七羽被他拽着,踩着八厘米高跟,在碎石路走得跌跌撞撞。
  主堡大厅,跪满了佣人,跪出一条行走的通道。
  薄夜渊很少发火,但他发起火来,连魔鬼都觉得可怕!
  黎七羽被摔到沙发,如豹的男人立即扑来,双手按在她头两边的沙发靠背,将她笼罩在势力范围内。
  黎七羽刚抬起身子,又被他按回去……
  佩蒂奶妈哭肿了眼,哆哆嗦嗦地走来,双手捧着一根马鞭。
  薄夜渊伸出一只手,握在手心。
  黎七羽又抬起身子要跑,被薄夜渊又摔回沙发:“再动一下试试,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黎七羽索性不跑了,单手撑着头,像老佛爷眯着眼闲闲问:“要亲自动手?”
  “这五天去哪了?”
  “你猜。”
  “唰!”薄夜渊反手是一鞭,打在佩蒂奶妈的身。
  佩蒂奶妈捂着痛处,哭着跪下。知道这一鞭,是罚她听黎七羽的话,开了大少的门锁。

  “怎么混进去红酒会馆?”
  薄夜渊开始一个个问题地质问她,她不好好回答,打下人,打得佣人晕头转向。
  帮黎七羽换佣人装逃出去的,看守不严的守卫等等,一系列裙带关系的佣人、管家,都被揍了个遍……是没动她黎七羽……
  沙发前跪着一排,一个个都顶着鞭印,战战巍巍地痛哭。
  黎七羽一脸莫名……

  这逼供的手法还真是新鲜呢,当着她的面打人?
  薄夜渊咬紧牙关,她才是让他恼怒的根源,为什么是舍不得动她?!
  “少奶奶,求你……求求你回答少爷的问题吧!”佣人脸顶着火辣辣的鞭痕,失声痛哭地哀求。
  黎七羽斜睨:“打死了,也是你的佣人,我不心疼。”
  这些佣人是真的蠢,惩罚他们,她妥协的话,那岂不是薄夜渊以后都可以用这一招?她不能有弱点。

  “黎七羽。”薄夜渊阴冷地问,“你不说,永远别想迈出这个庄园!”
  黎七羽笑:“干嘛那么关心我的事?你只要知道,没有我黎七羽想做……而做不到的事。过程嘛,不重要。”
  “你他~妈~的找死?!”
  “那你把我埋了吗?”
  薄夜渊挥手掀翻了转角茶几,眼眸燃火,仿佛要摧毁整个主堡,一群佣人吓得目瞪口呆。
  他一想到这五天,她有跟过什么男人亲热,住在谁的家里,他不能自控。偏偏她什么都不说。

  黎七羽有些困了,勾住这头狂暴的雄狮,在他愤怒的脸啾了一下……
  薄夜渊全身僵硬,暴躁地僵在那里。
  “你不是想知道,我有没有跟别的男人……MAKE-LOVE?”黎七羽的手指在他的胸口轻戳,“拐弯抹角做什么,直接问啊。”
  “……”
  “没有,我手指头都没让他们亲。”
  薄夜渊眯起眼,她都坐到男人的大腿了,如果不是他出现,保不准她要做出什么!
  “我在红酒会馆的宴会里,听到鲁达先生和他的手下交谈,跟薄家有个合作项目,很重要的大CASE,薄大少会亲自来。这么有趣,你想想我怎么会不参与?所以我接近他啊。”黎七羽轻笑,“我的目的是搞砸你们的合作,你以为呢?”
  如果当初薄夜渊没来,她也不会勾搭鲁达。
  “你怎么进的红酒会馆。”他冷凝问,火气显然已消了大半。
  分明她早说可以让他消火的,她非要憋着他,让他气!
  “我饿了。”

  “饿着!”
  黎七羽起身要走,肩部又被他的爪子按住:“薄夜渊,我该说都说了,你烦不烦啊?”
  薄夜渊冷笑:“你只回答了一个。”
  “难道我离开庄园后,每个细节都要向你汇报?你怎么这么婆妈。”黎七羽扶着额头,闭眼假寐。要不是又饿又困,才懒得理他这些问题,让他气十天半个月最好。
  心胸狭隘、占有欲强、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不爱她也这么计较,简直有病!
  薄夜渊眼神命令佩蒂奶妈去弄吃的,又大力摇晃黎七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休想睡!”
  被一直这么摇着,脑袋晃着,真心睡不着。

  摇了五分钟,这男人真够坚持不懈的!
  “黎七羽,黎七羽!”暴怒的嗓音!
  黎七羽睁开眼,在车他演冷酷男,还以为不在乎,原来是等回来爆发。幼稚!
  “我不喜欢汇报行踪,我是独立的个体,不是犯人!”黎七羽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最后一次解释——我很挑口的!那些男人我看不,有分寸!”

  薄夜渊从胸口溢出冷哼:“半夜进男人房间,主动勾~引献吻,在男人面前解光扣子,这是你的分寸?”
  黎七羽捂住耳朵。
  薄夜渊摘掉她的手:“没发生关系,不代表他们没看过、亲过?“
  “没有。”黎七羽烦了。
  薄夜渊一怔,眼神更幽暗了。他才有的特权?
  心里涌起那种舒服的感觉,是暗爽吗?
  她果然还爱他……
  “你是我的丈夫,他们能一样?”其实,黎七羽是没遇到合胃口的,如果薄夜渊帅气、高贵的男人,说不定这绿帽子给他坐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