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咔嗒,手旋开门把锁,走进公主风的起居室。
  自结婚以后,他们分居而睡,这间房是他让佣人为黎七羽准备的,从来没进过。
  后来黎七羽性情大变,他来过一次,亲眼看着她烧掉亲手绘的油画。

  那次,墙还挂着他们结婚照。
  现在全都撤了。
  奶白色主调,层层荷叶边帘幔、床幔,让房间更显梦幻。
  薄夜渊发现不管是书柜还是书桌,都很干净,空空的。
  “少奶奶说不喜欢那些东西,全让我们扔掉了。”小佣人嗫嚅道,“她最近性格变得古怪。”
  薄夜渊在房间里走了几个圈,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总像少了什么,像心脏被挖去一小块。
  他当然不会以为,才占据他两天时间的女人,会在他生命里留下痕迹!
  窗边地掉着一块相框,很显然是砸飞过来的,四分五裂了。
  正好藏在窗帘下,佣人收拾时没发现。
  薄大少弯腰捡起,相片里,他穿着英式礼服怀抱着黎七羽,坐在欧洲宫廷奢华至极的房间,身边像宝藏一样堆满各种金银珠宝的饰品,身后的金色大镜子像一整面的钻石菱角分明。
  而他的脸,却被刀雕下来了。

  薄夜渊蹩眉,她说失忆了,是真的?第一次有种想了解她的冲动——
  第五天。
  黎七羽消失得没有一点生息,好像她本来是个梦。
  薄夜渊靠在廊柱抽雪茄,红酒会馆纸醉金迷,他在观廊眺望夜景。
  “少爷,鲁克先生已经到了。”秘书的电话打来。
  薄大少捻灭了雪茄,走出他的私人领地。
  长长的走道,高跟鞋击打着地面很是骄傲。
  一个妖娆的女人迎面走来,一身黑色职业装,戴着大檐帽遮住大半张脸,只有烈焰红唇在灯光下勾出一丝妖娆。
  薄夜渊从来不看女人,但她例外——
  那妖媚的身段,高贵的傲然,女王的气场,都跟黎七羽很像。
  薄大少单手插兜,冷然地相对而过。
  在即将碰面时,女人单手解开纽扣,敞开女式西装。
  她里面没有穿bra,露出白如凝脂的肌肤,线条圆润的娇俏……
  挑,衅,他!
  薄夜渊的脚步蓦然一顿!砰,手的件档落地。
  女人脚步未停,一阵香风而过,单手系西装纽扣,离去……
  整个过程,发生大概几十秒时间。
  薄夜渊蓦然回神,该死的黎七羽!!!
  她的背影早消失在通道拐角处。
  薄大少追出去,进入会馆一个宴会大厅,声色犬马的景象,人影重重,再找不到她的人影。
  薄夜渊按下手机,派人立即封锁整个会馆。
  只有她,能这样无法无天地耍他!
  黎七羽,她敢来这样的场合挑衅他……撩拨他……
  薄夜渊呼吸凝重,太阳穴突突直跳,想立即抓住她,质问她消失的这五天去了哪?靠什么本事生存,这会馆只面对流人士,她怎么进来的?

  想到她刚刚的开放,联想她这些天的失踪,薄夜渊心口郁积了千万的怒火。
  她敢做对不起他的事,他会给她好看!
  砰,一拳砸在墙,指骨的隐痛也全然不觉。
  “boss,你在这?”宿秘书急急忙忙赶来,“鲁达先生在俏丽人包厢等你。”
  薄夜渊扶了扶领带,进军欧洲市场的合作项目很重要,他亲自出马。
  冷声吩咐下去,整个会馆严密搜索,一定要把黎七羽抓到手!

  在滨城他的地盘,竟还抓不住一个女人!
  黎七羽红唇挽起一抹瑰丽的笑,听到门口纷沓的脚步声——
  喀,实木雕双门打开,两排保镖护阵。
  走进来凛然天神的男人,单手袖兜,另一手拿着黑色公包,仿佛最矜贵的皇室成员。
  薄夜渊一眼看到,欧式英皇派来的鲁达先生坐在真皮沙发,怀里轻佻地坐着个女人。
  单手环着鲁达的颈,坐在他膝晃着一双薄丝袜的长腿。
  她如此妖媚,戏弄地扯着鲁克的大胡子……
  “米莎……快让我起来,我跟薄先生有要事商谈。”鲁达眼含宠溺,说着英腔。
  薄夜渊脸凝聚起狂风暴雨的怒意。
  黎七羽侧过脸,大檐帽阴影下,她那脸更深邃,双瞳翦水,唇瓣像刚抿过玫瑰色血液。
  “薄先生谈个合约,还劳师动众叫这么多手下?”她挑起唇,魅惑如丝的目光盯着薄夜渊,眼神里有着玩味。

  薄夜渊牙关蹦动,手拍在保镖胸口,多了把手枪,直指鲁达。
  “薄……薄先生……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站在鲁达身后那一排保护大使,也都同时拔出手枪。
  “拿开!”薄夜渊落在鲁达搭在黎七羽腰的那只手!
  鲁达脸色大变,双手抬起做投降状。
  气氛一下子进入可怕僵凝状态。
  薄夜渊眼眸发红,那表情像抓-奸在床,被戴了一顶韭菜绿的帽子!
  几个大步前,一把将黎七羽从男人的怀扯落,他的长腿也随之踹去。
  鲁克莫名其妙被重踹了几脚,连还击的余地都没有,双手护着脸,连连哭惨求饶。

  “boss,这是鲁达先生……”宿秘书急得不知所措,怎么打起来了?
  几分钟,鲁达被打得连滚带爬,鼻青脸肿。
  薄夜渊的脚踩在他摸过黎七羽的手:“还有哪里,碰过她?”
  “她?”鲁达总算明白,“误会!薄先生!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
  米莎,连名字都是假的。
  薄夜渊猩红的目光转开,黎七羽笑着坐在沙发扶手,耸耸肩。
  SHI-T!
  “黎、七、羽!”薄夜渊愤怒不堪,枪口移向她。
  黎七羽眨眨眼:“用脑子想想,他这种类型,我怎么会喜欢?”
  砰!
  薄夜渊叩动扳手,子丨弹丨擦过,击她身后的花瓶。
  “好枪法。”黎七羽的黑色蕾-丝手套拍了拍,起身道,“现在可以回家了吧?老公~”
  薄夜渊薄唇紧抿,克制隐忍,挥臂将手枪砸飞出去!

  私家车飞驰在大道。
  薄夜渊气息森冷,犹如暗之帝王,眼神里流淌着浓烈的血腥。
  从红酒会馆出来,他遇到什么踹什么,可怕得要杀人。
  连黎七羽,也不明白他这股怒气从哪里来——
  薄夜渊废掉了这场合作,还把鲁达的腿,像磨豆浆一样,磨掉了一层皮。

  因为她在鲁达的膝盖坐过?
  占有欲好强的男人。
  黎七羽脱掉高跟鞋,长腿往薄少的膝盖一搭!
  薄夜渊的手阴狠地握住她的脚踝,只想扭断她的腿,看她还有能力跑!
  他还没有用力——
  “好痛啊……”
  薄夜渊立马松了手,继而听到她吃吃的笑声。
  “这么生气,是为我搅乱的大CASE,还是……那个男人?”她伸手捧住他的脸,扭转面对她,“如果是为后者,两年了你对我不闻不问,厌恶到一根手指都不想碰。”
  两张脸,极近地对峙。
  薄夜渊捏住她的下巴,手指骨作响。如果她真跟鲁达有什么,刚刚发生命案了。
  “怪,你又不爱我。大男子主义作祟?不要的,也不给别人?”黎七羽轻视地问道。
  “……”
  “我是想告诉你,你不要的,很抢手。”黎七羽冷哼,“我犯不着做你薄夜渊的附属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