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绯儿一直很喜欢薄夜渊,为此没少陷害黎七羽。
  她跟薄老太一个鼻孔出气,跟薄夫人也常常一起挤兑黎七羽。
  黎七羽在日记里看到,薄绯儿每次出场都打扮得高贵美丽,她长相姣好,又这么懂衣品,气质令所有人陈赞,是有名的时尚达人,引领潮流的封面女郎,许多国际杂志和大牌都爱邀请她。
  薄老太的寿宴,那副《西斯廷圣母》油画,是薄绯儿送的。
  黎七羽送的变成了仿品……
  虽然没证据,以女人的第六感,这事绝对跟薄绯儿脱不了干系。
  所以,在窗口看到玫瑰灌丛边的薄绯儿,她做了决定——

  薄绯儿看到女王般光彩夺目的黎七羽,她脸的笑容消失。
  不管出席任何场合,她从来惊艳全场,没碰到过对手,被评为最有品味的气质女人。
  今天,她被这一击耳光打得好响。
  震惊、不敢置信!还有屈辱、和嫉妒……

  黎七羽当然知道,敌人最在乎的,打起脸来才最疼!
  薄绯儿很好地掩饰下情绪,恬淡微笑:“七羽姐,早。”
  “真巧,”黎七羽笑容高傲,“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薄绯儿的笑容维持,四两拨千斤:“若是道行深,都美都加分。”
  黎七羽挑了下眉,果然不愧见过世面的,很会应付场面么。
  “七羽姐姐今天这么美。你的道行最深,媲美千年狐狸精。”
  “我把这当做夸奖,你不反对吧?”黎七羽笑容魇丽,闪耀得人睁不开眼。
  薄绯儿笑容微甜:“我本来是在夸你。”
  “老公,你觉得呢?”黎七羽伸手圈住正大步离开的薄夜渊,“喜不喜欢?”
  薄绯儿眼眸里一闪而过妒忌。
  薄大少跟少奶奶的感情不好,整个薄家都知道的。可是黎七羽今天的表现,像是他们非常恩爱……她还提到昨晚,浴火纾解什么的,难道……
  薄夜渊一把抓住她的长发:“滚开。”
  他冷情厌恶的态度,让佣人和薄绯儿同时松了口气。

  原来,是自作多情啊……
  黎七羽搂住他的颈,凑近红唇,贴着他性感的薄唇轻轻磨蹭:“我知道你闷骚,在仆人面前不好意思?”
  佣人们大跌眼镜!
  薄夜渊推她,她反而缠得更紧,那迷人的气息让人逼到疯狂!
  “砰!”薄夜渊大掌她推开。
  黎七羽肩部疼痛,跌坐在地,帽子散落,头发也凌乱了。

  佣人私下发出讥笑声,薄绯儿眼底也掠过嘲笑。
  可黎七羽坐在地,嘴角勾笑,眼神媚得要滴出水来。
  嘴唇红都蹭到了薄夜渊的唇,她的嘴唇花了,像微微地肿着……
  他明明动情了,她知道。
  “你确定,真的不吻我?”食指放进唇里,牙齿微咬。
  薄夜渊腹部一紧,俯身镬住她的下颌:“黎七羽,要不要你的主导权在我!”

  他凶狠地吻住她,这该死的诱~人的唇瓣,他渴望了整整一夜!一早游泳两个小时按压下去的浴火,被她轻易挑起!
  黎七羽被他强势的吻,堵得喘不过气。
  佣人们早在薄大少吻下去那一刻,惊呆了。
  薄绯儿脸色发青,心情五味交杂,砰——窗边的芭蕾舞者被打落在地,瓷器碎裂。
  黎七羽娇躯柔软地靠在薄夜渊怀里,挑衅朝薄绯儿一笑:“你喜欢他。”
  薄绯儿气得胸口发痛,脸保持着淡笑:“七羽姐说什么呢,我们是兄妹,你误会了。”
  “没有血缘,谈不兄妹。”
  “看到你们感情这么亲密,我真心为你们高兴。”薄绯儿眼神别开。

  黎七羽心里冷笑,这个薄绯儿还真不是善茬,这样都没能惹怒她,狐狸尾巴都踩不出来。
  “不管你怎么喜欢,他是我的。在我不要他以前,你想也别想!”黎七羽抚摸着薄夜渊的胸膛,再次宣告。
  薄夜渊深凝地盯着她,忽然狂肆笑了……他,是她的?
  佣人很惊讶,从来没见少爷笑成这样,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
  薄绯儿抿着唇,大方端庄:“那当然,七羽姐是夜渊哥哥明媒正娶的妻子。”可迟早有一天,这个位置会是她的!

  “那你应该知道,现在是我们的独处时间,你在显得很多余。”黎七羽冷笑。
  薄绯儿最在乎的死穴——薄夜渊、和她的赞誉。
  今天左右开弓,两个耳光打得她摸不到北了。
  薄绯儿最后一点笑意也不剩,礼貌告别后离开。
  佣人们也很识相地散了。
  黎七羽退开男人的怀抱,才离开几步,又被他攥住,狠狠撞回他怀里。
  “薄少爷,忍不住你输了。”黎七羽笑,坏得像一只偷腥的狸猫。
  薄夜渊眯了眸,他忍了二十多年,还在乎这几天?
  “保持你的笑容,”薄夜渊捏起她的下颌,“说不定你还能笑几天。”

  “我会笑道……你把离婚协议拟出来那天。”黎七羽讥笑。
  “我倒是建议,好好在床练,到时怎么在床侍候我。”薄夜渊的大拇指摩挲着她唇瓣花掉的口红。
  黎七羽狠狠咬了下他的手指。
  薄夜渊吃痛地抽回手,流血了……会咬人的小狸猫!
  “从今天起,关禁闭,除了主堡你可以活动。薄家戒备森严,别以为你逃得出去。”薄大少抬起手,手指放在唇边,殷红唇瓣说不出的邪。
  黎七羽哼了声。那要看关得住她么?

  “去向老夫人道歉,直到她原谅你为止,禁令解除。”
  黎七羽嘴角的笑容收敛,冷然的目光盯着薄夜渊。痴心妄想。
  “嫁给我,要遵守薄家的规矩。”他口气轻狂。
  “薄夜渊,我以前眼光怎么会那么差?”怎么瞎眼爱他了?
  黎七羽在日志里撕心裂肺地说,想到薄夜渊,像心口撕开了一道道口子。
  两年,她在薄家受的委屈是皮肉,而精神打击、真正击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都是薄夜渊!
  “不过我现在不怪你,老天让我死过一次,是为了告别以前,也包括你!”
  薄夜渊的心口,蓦然地窒了一下,很怪的感觉。
  第一次感到针扎般的刺痛,是心脏出了毛病?看来他需要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也许最近工作太累……

  黎七羽冷漠转身离去。
  她早料到会有禁闭,昨天那么容易跑了,薄夜渊又不是猪,怎么会不采取措施。
  所以,她先发制人,故意在下人面前勾~引薄少吻她,与她亲热。
  这样她拿到一些主动权。

  至少,命令几个佣人不是难事了。
  换佣人装,成功离开薄家——
  三天后。
  淅淅沥沥的小雨打湿绯绿的叶尖,薄家笼罩在一片阴云。
  “少爷,到处都查过了,没有少奶奶的消息。”雷克垂下头。
  黎七羽这次走得低调,像从这个世界里化成泡沫消失了……
  一个大活人消失在滨城,怎么可能全市戒严都查不到她的下落!
  该死!
  以前她在薄家,从来是他眼视而不见的空气。
  她消失了,从来没想过她会离开。
  “只要少奶奶出没,她藏不了多久要现身的!”
  薄夜渊眼眸深凝,放黎七羽走的佣人,他第一时间做了处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