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家人都讨厌,一丘之貉!
  黎七羽傲然离开,朝佣人架好的画板走去。
  宴会厅里的人以画架为圆心圈站,所有人等着看她的笑话。
  黎七羽脑子里塞满乱糟糟的情绪,在画架前坐下,拿起颜料在画盘调色。
  如果扭到手,装作受伤,不用画了?
  怪的是,她动作娴熟,像是人天生会呼吸……

  脑子里闪过灵光,她的手根本不受控制。
  十几分钟,画纸绘出了鲜嫩绿草星星点点簇拥的野花,颜色层次的渐变,明暗阴影的变幻……
  越是小细节,越能彰显她极深厚的绘画功底。
  仿佛花瓣摇曳,青草在风起伏地动,那洒满的阳光从画里跑出来,清新扑鼻。
  黎七羽被自己的才华惊艳到了,看来她也不是一无是处么。

  在场都是名门望族,学过绘画的人不少,一眼能看出黎七羽的娴熟!这么短时间,能画出这样的水平,绝不是学了几年绘画能够速成。
  薄老太请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他的山水画在滨城很有名气。
  老先生拿着放大镜来回研究:“绘画才。很多画者学了几十年,都不可能达到她的水准。”
  有才华的人,像星星会发光,总有人欣赏。
  黎七羽能明显感觉,那些轻视她的人,高看了她一眼……
  薄夜渊看着这个笑得在发光的女人,眼眸深了几分。她今晚光芒四射得耀眼。

  “画里的意境很美,让人好想住进去!”
  “会画画有什么了不起。”
  “薄家的少奶奶,当然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是标配。”
  “这种水平我学几个月也能画。”

  黎七羽笑着玩弄画笔:“老先生,鉴定得如何?”
  “以我四十多年的绘画生涯,我能证明,只要给薄太太时间,半个月必能完成那副画作。”老先生赞叹不已,“薄太太,改日有空我们谈谈爱好?”
  “像老先生这样德才兼备,我很愿意交朋友。”
  众:……
  黎七羽发现某人正准备离开:“奶奶~”
  薄老太背脊一僵,拐杖差点没握稳。
  “杖刑不用太重,随便罚20棍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现在开始打吧——”
  薄老太气得脸色煞白,要不是在宴会,那么多人看着,她早一拐杖挥向黎七羽了!
  薄家小辈都惊呆了,黎七羽是疯了吧?

  潘婶闻言,哭丧着脸往地一跪:“老夫人,是我的错,我自愿认罚。”
  极其精彩的一夜。
  黎七羽很坚持,亲眼见证了潘婶被打完二十棍才离开。薄老太身体还算硬朗,否则今晚要被活生生气昏!
  回到薄家,她洗漱躺在床,用手机查了解离症。
  官方的解释:
  这是一种较为陌生的精神疾病,发生率极低。是指在记忆、自我意识或认知的功能的崩解。起因通常是极大的压力或极深的创伤,在受到极大的痛苦,感觉被人孤立,变得迷茫,变的堕落或悲观。另一个自己在不知不觉出现,可以是邪恶、虚伪,也可以是善良、开朗。它是你心的潜意识产生的,不属于精神病。

  它的主要特征是:患者将引起内在心里痛苦的意识活动或记忆,从整个精神层面解离开来,以保护自己,但也因此丧失其自我!
  简而言之,是一种人格长期受到压迫后,自我抛弃,转化成另一种人格。
  它跟精神分裂不同点在于,第二个人格生成后,第一人格直接被抹杀了!
  不会出现两个或多个人格同时争抢一具身体的情况。
  黎七羽皱起眉,虽然跳海自杀未遂,可过去的她精神世界崩溃,她已经“死”了!
  那未来呢?会不会有下一个“黎七羽”,将她的人格杀死。
  黎七羽心情沉重,躺在羽绒被翻了个身,被硬硬的东西咯住了。
  从枕头下,翻到一本厚厚的画集……
  画,薄大少穿着骑士装,仿佛世纪走出来的贵族王子。

  每一张,都是他的画像,各种角度,神情无一例外的冷酷。
  看来过去她真的很爱他?!
  物极必反,黎七羽的性格大变以后,现在对薄大少一点好感都没有,她也不想重蹈覆辙。
  男性危险的气息笼罩。
  黎七羽抬头,对一张冷峻英气的脸,深邃高挺的鼻梁,薄情的唇绯红,微抿着禁欲克制的气息。他的皮肤很白,混血儿的高贵味道。
  薄夜渊像从画里走出来,笼罩着神秘之气,拿过她手里的画册。
  “我允许你进来了么?出去!”
  薄夜渊冷冷翻着画册,他从不知道她有如此精湛的绘画功底。
  “薄太太,你今晚令我很意外。”
  “这只是开始,薄少爷。未来我可不只是让你意外,更会让你跌碎眼镜。”黎七羽慵懒地靠在床头,长发披在枕间,明明躺着,却像高傲的女王在望着卑微的臣子。
  “激怒老夫人,不会让你以后的日子更好过。”薄夜渊深不见底的眼神,像要直直地看进她心里。
  “已经没有我现在更坏的处境。反正努力讨好谁,也是被讨厌,欺负!何不从今天起,做自己的主人?”
  这句话从一向没有自我的“黎七羽”嘴里说出来,更让他意外。
  薄夜渊轻视地冷笑,翻着画册:“你的画不会撒谎。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处心积虑?”
  黎七羽夺回画册,拿起茶几的蜡烛,点燃画页……

  幽暗的火苗蹿起,燃烧着画发出纸香的味道。
  “薄夜渊,过去的黎七羽死了!”
  燃烧起来的纸张扔进纸篓里,她将一整本画集,一张张全都丢了进去。
  虽然忘掉了过去,她的心依然疼痛起来,她把整个少女时代,都浪费在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身了。
  最后几张眼见着也燃烧殆尽,薄夜渊一把镬住她的手腕,不知道胸口冒起的那股阴郁之火从哪里来的!

  “黎七羽,真那么想要我,今晚成全你!”鹰隼般的眸像燃烧起狂肆火焰!
  “……”
  男人的强壮如同猎豹,将她压制在床。
  薄夜渊单膝跪床,嗓音带着雄性的黯哑!

  黎七羽下意识屈起双腿,膝盖顶住他的胸膛,以防备他靠近自己——
  “为什么你是人,而不是猪不是狗不是猴子?因为只有畜-生才会一切行动遵循浴望,而人,知道什么是道德羞耻,明理法!”黎七羽冷冷地看着他,“想要女人去找书房那位大奶牛,但你敢碰我,我会让你名誉扫地!”
  薄夜渊气息森冷,对她倔强愤怒的眼神!
  她把薄野薰当做他?如果是演戏,她这表现炉火纯青,差点他都要相信!
  “结婚两年,你也该为薄家做点贡献。”薄夜渊扣住她的后脑勺,不关心她到底玩什么花样。
  她才洗浴过,公主袖纯白睡裙,长发半湿不干地散下,发出清幽的香气。
  牛奶白皙的肌肤,顺着宽大的荷叶边领口,两只小包子可爱地鼓起。
  薄夜渊喉结下起伏,腹部顷刻间胀痛起来。

  她身材性感,却被他无视了两年?
  黎七羽看到他起的生理反应,急了:“薄夜渊,我们不是说好要离婚么?”
  “离婚可以,先为薄家养育一子。”他按住她的肩头,如同高高在的帝王,“也正好证明你今晚说的,我行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