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太婆的嘴可真能说,还有那些亲戚大婶,趁机附和地说她的坏话。
  黎七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正要离婚了,不跟她们见识!
  薄老太见黎七羽无动于衷,完全不似平日的低声下气,气得更是胸疼:“结婚两年了,也没给我们薄家生下一儿半女……算养条犬,也该下崽了。”
  “奶奶,这种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的,也要夜渊一起努力啊。”黎七羽笑眯眯的,“是你孙子不行,我有什么办法。”

  “你、你……说什么?!”薄老太太一口气没提来,差点高血压发作。她的孙子不行?
  一群妇人顿时都语噎,瞪着黎七羽说不出话——这女孩,一改平时的温驯,变得尖锐不好对付。
  那边,管家已经拆开了礼物盒子:
  “拉斐尔《西斯廷圣母》名画一幅……老夫人……绯儿小姐送的也是……”
  画面,帷幔向两边缓缓拉开,圣母马丽亚怀抱婴儿基督从云冉冉降落。她的脚边,跪着年老的教皇西斯廷二世和年轻美丽的圣徒瓦尔瓦拉,前者穿着沉重的法衣,用手指着圣母应该去的大地,后者目光下垂,虔敬里略带羞怯,似在为母子俩祈祷。圣母面容秀丽而沉静,眉宇之间似有隐忧,为了拯救全人类,她将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爱子。小基督依偎在母亲怀里,他睁着大眼睛……
  “你竟敢准备一幅赝品画来愚弄我!”薄老太本来对黎七羽各种不满,此刻爆发了。
  “赝品?”黎七羽偏过头,看到几个佣人捧着两幅画。
  一幅裱框的名画,还有一幅是她送的,画布展开了。
  两幅画一对,便能看出黎七羽送的粗糙许多,是仿品。
  “如果舍不得送老夫人贵重的礼物,可以不送,拿赝品来糊弄人,这属于欺诈!”
  “礼物都弄虚作假,她还不知道做过多少虚伪的事。”
  “说不定,脸也是假的。”
  一股森冷的气息逼近,薄夜渊冷厉走来:“什么事?”
  “夜渊,你该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人了!”薄老太黑着脸说出原委。
  薄夜渊看向那副赝品,轻薄的唇吐出两字:“道歉。”
  “凭什么?”黎七羽恼火。
  “黎七羽,我的警告你忘了?”薄夜渊的手捏紧了她的肩头,传出骇人的压力,“没离婚,你归我管教!”
  黎七羽挣不开他的手,薄家人多势众,吵起来一定是她吃亏。
  过去她都忘了,她也不知道这幅画为什么会变成赝品?有人陷害?
  薄夜渊的嗓音像冷冰,一字字扎进她的肌肤。
  虽然对他没有期望,而他不问缘由,站在对立面欺负她,她心里冷笑起来。
  “她的道歉我不稀罕,带回去家法处置吧。”薄老太烦恼地摆了摆手。
  还有家法?听起来平时没少责罚她呢!
  “这次一定要好好管教,连老夫人都敢骗,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总有贱人想害我。
  “奶奶,你误会了,这画的确不是拉斐尔的名作,但它也不是赝品。”黎七羽的目光扫了一圈众人,不徐不疾地道。
  嘲讽的笑声……

  “是我亲手画的。”
  “……”
  “我觉得金钱买不来真诚的心意。这幅画我画了三个月完成,在我心里,更有意义,是无价的。为了送奶奶这份礼物,我学了半年的油画。”黎七羽难过地说道,“我知道在薄家,你们都不喜欢我……”
  哼对她下道德的枷锁,她回敬!
  果然,那些嘲讽的声音消失了。
  “薄少爷,即便这样你还要家法处置我么?”黎七羽狡黠冷笑,望向薄夜渊!

  **
  男人轻狂的眸里是幽暗不定的光火。
  “难道我亲手作画,也叫虚伪?在座的都是豪门贵族,绅士名媛,这样明辨是非的?”黎七羽继续下道德枷锁,“如果是这样——对不起。”
  薄老太的脸皮一阵阵地火辣。
  虽然黎七羽一个脏字没说,却每个字都在暗指他们以权压人。

  “既是误会一场,都早点回去休息吧!”薄老太搁不下脸道。
  “奶奶,误会我不重要,我代表的是薄家的脸面。质疑我,是看不起薄家。”
  “礼物我收下了!这事不用再谈了。”
  “我知道你一定为刚刚对我的误解,而感到很愧疚……像你这样德高望重的长辈,怎么会忍心误解我?收下礼物,那证明奶奶很喜欢了?不用谢,这都是我该做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薄老太戴高帽子,是不轻易让她下台阶。

  对流贵族来说,脸面什么都重要。
  薄老太扯了扯唇,气得肝疼:“什么?难道还要我一个老婆子对你说谢谢?”岂有此理!
  “不用谢。”黎七羽答得爽快。
  简直是咄咄逼人!气死老婆婆了!薄老太脸色更黑,嘴唇颤抖着,想要发作却找不到借口,狠狠瞪着眼说不出话。

  周围的人全都像看到了外星人,黎七羽今晚吃错药了!这样不留余地得罪薄老太,她不怕未来的日子不好过?
  薄野薰坐在薄老太椅边扶手,全程笑得嘴角肌肉发疼……
  很难得看到薄老太吃瘪的样子。何况,给薄老太穿小鞋的是黎、七、羽!
  那个平时唯唯诺诺,连薄家的猫都敢欺负她的女人!
  黎七羽转过脸,嫌弃地看着薄夜渊:“我累了,先回去了。”

  “老夫人,画虽是赝品,可仿得惟妙惟肖,凭她的能力能画好?”
  是哪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贱人?黎七羽不悦的目光扫过去。
  “如果她当场作画,证明有这个实力,我们才相信。”说话的是潘婶。
  “是啊,口说无凭。”
  “如果画不出来,薄家的家法很严,这欺君之罪,最起码也是杖刑吧?”
  “一定要教育,连老夫人都敢骗,太不该了。”
  薄老太一手抚着胸口,缓过劲:“既被质疑,作为薄家的少奶奶,要拿出实力让人信服。亚瑟,去把画具、颜料拿过来。”
  “是,老夫人。”叫亚瑟的老管家去吩咐下人了。
  “我证明倒没什么,可如果画出来呢?这些诬陷怎么办?”黎七羽很心虚,她已经忘掉了从前的一切,根本不知道她会不会作画。而且,从这些人的惊讶程度来看,黎七羽平时没有画过?否则她们不会如此质疑她。
  “老夫人,如果真的误会了少奶奶,我甘愿被罚!”
  “那开始吧。”薄老太靠在太妃椅威严地说:“好好画,别让人以为我包庇你。嫁到薄家来,家训也没少罚,怎么没有长进。”
  黎七羽不是一般的心塞,家训没少罚?她是挨过多少次揍了?!
  她下意识望向身侧的男人——该死的薄夜渊若有所思地盯着她,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酷!
  “薄大少,你觉得这场证明有没有必要……我不想在奶奶的寿宴喧宾夺主。”
  薄夜渊嘴唇挑起残忍的笑,只有无情,“你砸的场子,自己收。”

  男人关键时刻屁事不顶,只能靠自己了。
  “马屎外面光,里面一包糠。”黎七羽压低声音,嫁给这男人真是瞎了狗眼了。
  薄夜渊蹩眉:“你说什么?”
  “通俗点意思——人面兽心,衣冠禽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