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3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乡政府最近也比较忙,人来人往的,夏文博就来到了后院乡长办公室外面,刚要进去,里面就传来章乡长训人的声音,夏文博迟疑了一下,不好直接进去,他就点上了一根烟。
  就听那章乡长声音很大的说:“你说你们这些人,干的成什么事情,这么简单的事情,到了你们手上,咋就变得复杂了。”
  夏文博就有点好笑,这个章连成,批评人的声音怎么这么大的,就像是吃炒石头长大的,上次自己就说过他,要学会工作,学会温柔的批评别人,难道声音小了别人会小看你?
  这时候,夏文博就听里面一个女孩隐隐约约的声音:“章乡长,你不能全怪我,我哪知道她们就这么笨啊,我给她们认真详细的比划过,可谁想到她们的理解能力那么低,真是白痴。”
  章乡长,一听她还有理了,那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你还犟嘴,你不白痴,你不会好好解释,比划,比划,人长嘴是干什么用的,难道就是吃饭的,不会说啊,”
  夏文博一听这还给对上劲了,他老站人家门外面偷听也不是个事,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听墙根的,他就对小王点点头,小王就敲起门。
  章乡长猛然一见门外站的是夏文博,‘哎呦’一声,吃惊不小,怎么县长来了,赶忙对那女孩说:“你先回去,你的事情明天在说。”
  夏文博就看那一个女孩脸上挂着泪水,给他点点头跑了出去,夏文博就开玩笑说:“章乡长,你发那么大的脾气做什么,老远都听到你在训人,吓的我都不敢进来。”

  章乡长连忙陪着笑说:“夏县长原谅一下,我不知道你来了,不过啊,真是气人,要不是发现的早,我这乡上今年就完蛋了,我这乡长也就要卷铺盖滚蛋了。”
  夏文博“奥”了一声:“有这么严重啊,直接都威胁到我们章县长的官位了,厉害,呵呵,说来听听。”
  章乡长就愤愤的唉了一声说:“计划生育那是一票否决制啊,这领导你是知道的。”
  夏文博点点头,国家对计划生育确实控制的很严,每个乡,每个县都是制定了详细的措施,也都有准确的指标,超了指标,其他工作做的再好,那都是要挨板子的。
  章乡长就接着说了“刚才那女孩,是乡上计生办的,年初乡上让她宣传计划生育,普及避孕知识,乡上好容易把全乡的媳妇们集中叫来,让她讲课,她在讲课中,就掏出一个安全套,问大家知道怎么用吗?众妇女都摇头不懂,她就撕开包装,伸出大拇指套上去,然后说:这样就行了,保证不会怀孕。
  不料最近好多位新媳妇却都怀孕在身,我们乡领导困惑不已,问她们没用安全套吗?孕妇都回答用了,等到再问怎么用的?孕妇都异口同声说,按她上次教的方法,套在大拇指上了。”
  夏文博一听这事,哈哈的笑了起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第六百九十九章:差点就义
  一会,乡长就叫上了几个副乡长,一起给夏文博汇报起工作来了,今天乡上的书记不在,所以只能由章乡长主讲了,不过这对他是好事情,有书记在,未必轮得到他抢风头。
  夏文博就一面听着,一面把一些关键的问题做了记录,这事他养成的好习惯,听下面汇报工作,不管是真假,你都随便的记一下,那会极大的鼓舞他们的士气,感觉你这领导真不错,把他们当成了一回事,以后你的名声自然就会越来越好。
  章乡长就把乡上的公积金、公益金和管理费,统筹啊什么的,还有各村提留,是指村一提留比列等等,以及乡政府镇对计划生育、优抚、民兵训练、镇村道路建设和民办教育等经费开支情况,都详细的给夏文博做了一个汇报。

  夏文博耐心的等他们讲完了才说:“章乡长,还有你们几位乡长,今天来检查工作,除了这些正常的工作外,我也想听听你们的困难和要求,有什么都说下,我未必能全部解决,但可以解决的,我会一定尽力的。”
  章乡长和其他几个乡长连连点头说:“夏县长的工作精神我们是敬佩的,你对我们基层帮助很大,要是清流县所有干部都像你这样,清流县早就脱贫致富进小康了。”
  夏文博就有点哭笑不得了,这马屁拍的也太没营养了,拍马屁那是一种高深的技术,更是一种精妙的艺术,拍的好,可以让拍者和被拍者都陶醉其中,晕晕然,淘淘然,乐而不倦,现在让他们说出来,真是对这一种伟大艺术的玷污和亵渎。
  夏文博也就笑笑说:“少说虚话,有什么困难就说,今天我心情好,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下次给我在抱怨什么,我可不听,呵呵呵呵。”
  章乡长就想了,领导让说困难,那也一定要说,不然会感觉你作假,但绝不能说一些过分的困难,最好说点小困难,最好是领导举手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他就想起了扶贫补助的问题:“夏县长,你这一说困难我到想起了一个问题,今年上半年的扶贫补助款一直还没给我们拨过来,我问了几次,扶贫办都说快了快了,但一直没下来。”
  夏文博一听,连忙记下了,这到不是个大问题,回去给扶贫办问一下,帮着催一催,应该就可以拨下来了。
  其他也没别的什么事情了,章乡长就要留住夏文博吃个饭,夏文博也就没做过多的拒绝,但给他们说,搞简单点,章乡长嘴里答应着说:“刚才已经让文书去安排了,不复杂,不复杂”。
  大家就一起来到了离乡政府不远的一个小饭店,店不很大,不过倒还收拾的干净利落,在院子的后面一间房子,专门腾出来做了个雅间,和外面散座隔了个院子,显的清净了不少。
  坐下以后,章乡长就说:“夏县长在县里很有影响力,层次高……”一会的时间,虽然是酒没上来,菜没吃上,夏文博就已经有点飘飘然了,自古从来忠言逆耳,恭维受用。
  不过说实在话,夏文博还是很喜欢和他们基层的干部在一起,这些人粗是粗了一点,马屁也拍的不是很到位,但他们感情很真挚,说话平铺直叙,从不拐弯抹角,不像政府大院的一些同事,阴险虚伪,言不由衷。所以,他从心里愿意与这些人打成一片,责难也好,罚酒也罢,都是出于真诚,嘻笑怒骂,大家都是欣然领受。
  一会的时间,桌上就摆了几个花式凉盘,乡上一个年青干部就打开了一瓶酒,站在夏文博旁边,准备伺候着倒酒服务,那章乡长就问夏文博:“领导,今天整几瓶”。

  旁边一个副乡长为了显摆和夏文博一起喝过酒,就忙说:“夏县长酒量好的很,我们几个加起来也不是对手,今天至少整三瓶。”
  夏文博连连摇头说:“要不得,今天还是少喝点,大热的天,下午我还有事情,喝好就可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