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44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金巧听到这句话,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这一点倒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那陈青瓷在上吊自杀之前竟然怀有身孕,这点虽然奇怪,但是并不稀奇,因为陈青瓷或许是杨甲第在世的时候唯一真正意义的女人,而那陈青瓷虽然也是乖巧懂事,估计在自杀之时都不知道自己怀有身孕,不然以那陈青瓷的性情,怎么也不舍得那时候选择自杀,当然,她或许也正是知道了自己怀有身孕却遭抛弃才经受不住打击选择了轻生,再当然,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陈青瓷怀有身孕,此时人也已经不在了。

  “你说的话我不怀疑,但是那陈青瓷就算已经怀有甲第的骨肉,她人已死多日,你也说了算是胎死腹中,又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能起死回生不成?”冯金巧问道。
  “我既然来了,也这般说了,那定然是有办法延续你杨家的香火。”女道长笑道。
  “让陈青瓷死而复生生下孩子?”冯金巧挑眉道,这有点超脱于她的想象之外,从杨慕白出现的时候,她就有一个想法解杨家危难,那就是杨慕白或许是可以与百灵结合生下孩子,人鬼结合生子她都感觉自己的想法太过大胆,更别说是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那是仙家的本事,除非大罗金仙下凡并无可能,但是我刚已算到,那陈青瓷阳寿未尽却枉死,阴差暂未缉拿回地府,如若能说服那陈青瓷,倒是可以让那腹中胎儿从阴间渡来,转移到活人腹中,同样十月怀胎之后生下,如此一来你杨家的香火便可延续。”女道长道。

  “你所言当真?”冯金巧瞪大了眼睛问道。
  “千真万确,杨慕白叫我前来,正是因为我有此法。”女道长道。
  “那我这就去寻一女子前来。”冯金巧也是果断之人,不管着女道长心性如何,只要此时能解杨家之围,就算欠她一个天大的因果又如何?
  而这时候那个女道长摆手说道:“这个女子不需寻找,那胎儿其实算是已死,以人身养死胎一身的生气,需要纯洁无暇之女子,还有,若是他人生下胎儿,谁肯相信那是杨家的骨血?你还是不能服众,所以最合适的人选,此时已经在杨家。”

  冯金巧自然知道这女道人所说的是谁,不是别人正是百灵,此时她不得不对这女道长信服,她优雅的谈吐之间,似乎对杨家所有的事情尽在掌握一般。
  不过冯金巧还是叹了口气道:“杨家已经欠百灵太多,你所说之事,就是不知那百灵是否同意。”
  “我只有此法,至于那百灵是否同意,那便是你的事情。你也知道,有人并不想我来杨家,所以我此次来只能停留三日,三日之内那百灵若能同意还好,若不能那便是你杨家的造化。”女道长说道。
  女道长口中所说的不想她来杨家的人,估计就是上一次来最后出现的那个一袭白衣之人,这里面的因果冯金巧不想去想,连杨如是与刘氏都想不明白的道理她如何能理清楚?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找百灵去问询。但是说实话,冯金巧真的开不了口,正如她自己所说,杨家已经欠人甚多,如何能厚颜再次哀求这等事?

  ——就这样等了两天,冯金巧屡次找到百灵却屡次未能开口,眼见着三日期限已过,冯金巧把百灵叫到了佛堂,只等百灵一到,她噗通一声跪在了百灵面前。
  这突如其来的一跪饶是百灵聪明伶俐也吓了一跳,慌忙拉冯金巧起来,但是冯金巧哪里肯?她哭求道:“百灵,你为杨家所做种种不知如何报答,唯有一跪才能表达感谢,你现在既然是甲第的未亡人,是杨家真正明媒正娶的媳妇儿,那就是杨家的人,关于杨家的一些隐秘,今日当着列祖列宗的面我也该说与你知道。”
  之后,冯金巧把藏在心里的秘密说与了百灵,说了杨的诅咒,杨家的家训,总之杨家的种种纷纷说与了百灵听,最后她道:“杨家因为身中诅咒,人脉本就稀薄。但是我心中总有想法,那就是杨家能蒙受多么大的灾难,未来就有多么大的时运,俗话说福祸相依,那何真人也有八代单传一世荣华的说法,你我为杨家所受种种,未来总能得到福报。”
  “我既已留在杨家,自然是杨家人,娘你快快起身,不管是什么办法只要能救杨家,那你但说无妨。”百灵说道。
  百灵的这一声娘,更是把冯金巧叫的泪流满面,杨甲第死后,她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听到这个称呼了。
  “那陈青瓷死时怀有身孕,那肚子里绝对是甲第的骨血,现你大伯杨慕白与西域找一高人来,能让陈青瓷腹中胎儿接引至人身,十月怀胎后生下,百灵你莫惊慌,此话是颇为怪异,但是却是唯一能救杨家之法,我今日说与你,你若答应,杨家定然承你万世恩德,若是不答应也情有可原,你我为妇人,能为杨家做这么多事已然仁至义尽,我想若是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也定然不会怪罪你我。”冯金巧说道,实际上,在她说一半的时候,百灵已经面露惊恐,一个小姑娘,如何能相信从死人肚子烈接鬼胎进入自己腹中?

  “娘你快起身,如若真有此法,那便做了,总好过随便找个人污了身子,如此这般也算真正的续上了杨家香火,那陈青瓷侍奉了甲第,我也为甲第的女人,要是她不是选择自尽我们或许还能成为姐妹,她的孩子养在我的腹中能有机会还阳,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百灵说道。
  听闻此言,冯金巧以头磕地,痛哭道:“百灵,你是杨家的恩人!”
  ——百灵既然已答应,冯金巧自然是把那女道人请来,跟冯金巧一样,百灵在见到这个女道长的时候也是愣神,这真的是一个让女人看了都会着迷的女子,那女道人既已知晓百灵答应了,便笑着说道:“此法说来简单,我这有阴船一艘,你只需如此这般便可。”
  这个办法女道长浅笑着说出,却把冯金巧和百灵吓的面色苍白,不过这两人也非寻常女子,就算心中惧怕也是一字不差的听了下来,当晚,百灵和冯金巧便带着这个女道长给的那些器物悄悄的摸到了陈青瓷的坟前。
  陈青瓷未出阁便死,又算是做出了有辱门风之事,陈如意不肯她进入祖坟,陈四家人只能把她葬在了离陈家祖坟不远的地方,就算如此,也是一个孤零零的坟头。
  二人挖开陈青瓷的坟茔已然累的气喘吁吁,在打开棺材之后,看到陈青瓷的模样,这两个女子已经是吓的全身瘫软,但是此时又能如何?她们二人把陈青瓷的尸首抬出棺材呈坐姿而坐。做好这一切之后,二人几乎已经麻木,这等事就是男子来做也会吓个半死,更别说是夜半三更两个女子刨坟挖尸。
  那陈青瓷就算活着的时候面容姣好,此时已然是一具香尸。
  摆好尸体之后,二人抬过事先准备好的木盆,把那个黄纸折成的小船放在木盆里的水中,二人焚香烧符,之后冯金巧跪地说道:“青瓷,你与甲第真心相爱,之所以未能进杨家之门,非杨家之过,甲第已随你去,只能盼你二人来世可结成连理,但是甲第死后杨家断了香火,而你腹中怀有甲第骨肉,这是杨家唯一的骨血,你若真心爱甲第,做娘的也自当心疼自己的骨肉,今有高人,可接你的孩儿与百灵腹中,你若同意,便把孩子放于船中,我二人接了孩子自当视为己出好好养育成人。”

  说完,冯金巧与百灵二人伏在地上。
  就在此时,那坐着的陈青瓷尸体竟然流出两行血泪,尸身也动了起来,竟然是自己把手插入腹中,生生的取出一个肉块放在了那个木盆里。
  就在此时,那女道长翩翩而至,手拿一黄符贴在肉块之上,对陈青瓷点头道:“你心愿已了,可以去了。”
  冯金巧与百灵二人再抬头,只见女道长已经施展法术把坟茔复原,三人回了家中,女道长烧掉那一纸黄符和水让百灵喝下,此事也算办妥。
  “我行此事有伤天道,孩子已经入你腹中,就算阴差来了木已成舟也不能奈何,但是我估计那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我需离去,该来的时候我自然会来。”做好了这一切,女道人飘然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