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据A女士说,黄主任已经答应让我在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工作,并兼职做员工心理疏导工作,月薪八千元,这个工资待遇很优厚,让我心动了。
  但这时我不会答应她的,至少要树立自己高大形象,我和A女士说,等回省城后,商量一下,再回复她。
  第二天,我买了回省城的车票,但回去后,遇到第一件事就给我一次沉重打击。
  在回省城的火车上,我拿出培训证书看了看,凄然一笑,难道花千八百元就是为了这个破证书吗。
  卧槽,老子就是干的时间短,主要以谋生为主,不像他们以为自己是教授,就站在行业的制高点,***天生就不平等吗。
  牢骚归牢骚,就像小欧所说,先拿这个破证书充当一下门面吧。

  记得临走时,本想告诉一下A女士,但想了想还是不联系为好,我真受不了她那种诱惑,真破自己万一控制不住,那我可真要把自己处男之身交给她了
  在火车上真的无聊,我这个人天生也不愿与别人闲聊,于是自己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我是天空中一粒沙子,不对,应该是一个空气中气原子,微不足道。北京之行切实让我感受到,人在这个社会生存,既需要不断奋斗,更需要运气。否则,你只能成为气原子,随时蒸发。
  吕胖子给我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到省城、我告诉他晚上八点左右就到站。吕胖子说要给我接风洗尘,从电话中能听出这小子很高兴,***,真***不公平啊,我不是嫉妒吕胖子,我是从他身上感觉到,没个好爹,你的起步永远比别人慢三拍,需要你付出百倍努力,克服无数困难还不一定成功。
  高瘦子也发短信问我到站时间,用他的话讲,虽然分别几天,但就像分隔数年,还很想念。没想到,这小子也学会忽悠了,看来环境真能造就人。
  不过我们三个感情铁打的,用胖子话讲,胜过桃园三结义。但感情这东西是需要经历作为基础,作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兄弟姐妹没几个,应该说赶上计划生育时代,也只能把同学当成兄弟了。
  车到站了,吕胖子和臧婉开着那辆日本车就在出站口等我。我见到吕胖子也很高兴,开玩笑的说,他又长胖了。
  吕胖子笑着说,自己以胖为美,以胖为荣。守着臧婉我也不像以前那样忌讳了,我严肃对吕胖子说,太胖了,会影响*生活,对人家臧婉也不公平。
  臧婉听了哈哈大笑,我听她那笑声,就想到她在床上的**模样。
  臧婉长相与臧琳不同,用一句话概括她,就是风情万种,就连喷的香水,男人闻到后,都会想入非非,不知道吕胖子用什么方法能满足臧婉。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饭店门口,我一看这不是有名的海鲜店吗,吕胖子怎么突然这样大方起来,看来胖子敢于出血,肯定有发财之道。
  高卓、臧琳,还有一个女人早已在包房等我们。一进门,高卓就兴奋的说,“靠!大仓,可把你盼来了,要不胖子这顿饭就不请了!”
  原来吕胖子这几天通过他老子弄了项目,转手就卖了,挣了不少钱。高卓就盯住他不放,非要他请客。吕胖子是谁啊,他可不轻易出血,他对高卓说,等我从北京回来一并请。
  胖子拿出两瓶上等当地七星山酒,说我在北京二锅头喝多了,回省城得换换水。
  ***,老子在北京压根就没喝过二锅头,不过小鬼子的清酒到是尝过了。
  酒过三巡,臧琳非要介绍下这次在北京培训情况。我就简要要介绍了在北京所见所闻,当然我不会告诉他们,这次培训只上了两天课,也不会告诉他们与A女士那次消魂爱爱。
  臧琳兴奋地告诉我,她这几天在家接了很多预约单,说明天让我好好看看,然后把预约计划再排一下。我连连感谢臧琳,并说挣到钱后五五分成,我还以为她什么活没干呢,看来没少干。
  第二天一大早,我睡的正香,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催醒。
  ***,谁大清早打电话?我看号码是一个陌生号,就把电话挂断了,继续蒙头睡觉。
  但那个陌生号码又打了过来,我没好气的接了,“请问你找哪位?”无论多烦,干我这行,必须客套。
  “你是林雨仓吧,请你今天十点钟,务必到新立区法院来一趟,传票已经给你送达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腾得一下坐了起来,***,怎么睡一觉睡出一个法院传票,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穿着裤衩就跑出来喊臧琳,“臧琳,法院传票呢?”
  这是臧琳懒洋洋的从房间出来,见我穿着短裤站在客厅时在,尖叫着捂着脸跑进房间,我这才意识到,老二支着帐篷呢,赶紧回屋穿上衣服。
  臧琳拿着传票递给我,“林哥,这事我都忘了,不过这事与我们关系不大。”臧琳不在意的说着。
  我看了看传票,原来是以前疏导过的客户告我。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接待的这个客户,连忙去查记录。一查才知道原来是臧琳接待的,我一下懵了。
  臧琳见我查到了,不得不说了。她说前几天有个女人带孩子来咨询,她就给他们做了测试,还按我的方法给人家提出疏导建议。最让我气愤的是,她居然收完人家钱,剩余的疏导不做了。
  我又仔细看了一下那张测试表和客户基本情况,从测试结果看,客户基本属于精神类抑郁疾病,根本就不是我们疏导的范围。
  这个客户孩子没几天就自杀了,人家就把我这个情感疏导室告上了法厅。
  我越想越来气,看来吕胖子昨晚请吃饭,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为她这个准小姨子解脱吧。
  我赶紧穿上衣服,准备去法院,但臧琳是当事人,她也得去,我不得不等她化完妆,一起去法院。
  在法庭上,我一点经验也没有,别说找律师,就是那种氛围也是第一次碰到,难免紧张,我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样结果。
  但让我欣慰的是,臧琳找到她做律师的同学来帮我,法庭上我出具相关资料,并一再说臧琳不具备疏导资格,那段时间我又去北京学习,所以这是一次无效疏导。
  但人家客户不愿意,说根本不知道臧琳是否有资格证,而是奔着我来疏导的。

  臧琳律师同学提醒我,实在不行就私了吧,看原告的意思,就是想讹我点钱。
  我也看出这个意思,于是在法官的协调下,我和客户私了了,当然得赔人家点钱,钱到是不多,但这个事让我来气,本来生意就不好,没想到还让臧琳整出这档子事来。
  我真怕这事让客户捅到网上去,再让媒体知道了,给我曝光,别说再继续从事这个行业,弄不好还要摊上官司。
  本来从北京回来,信心满满,在疏导工作上大干一场,把自己的一些新方法在省城推广,没想到来了第二天,居然摊上官司。
  哎!只能怪自己不走运,点背,我不知道将来还会遇到什么情况。
  人不能总走背字,悲与喜总要轮回转换。有些人做事失败了,就一蹶不振,活在消极世界里,久而久之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我可不是那种人,我这个人天生就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虽然这次法院吃了官司,赔了钱,但钱是人挣的,只要自己努力,以后生活会好起来,谁也不敢保证生命中总是一帆风顺。跌倒了,爬起来拍拍身上灰尘,继续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