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3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喝的的确有点多,晚上吐了一次,是那种“哇哇”的吐,连隔壁的那个大屁股女人都惊动了,她穿着睡衣敲开了夏文博的房子,房里的气味实在让她无法忍受,他摇着头赶忙帮夏文博把窗户,门都打开,端来了一盆水,把夏文博扶到床上,帮他擦拭着脸和脖子。
  女人里面什么都没穿,弯着腰给夏文博擦拭,所有她的乳就自然的垂了下来,在夏文博的眼前晃悠着,有几次,因为她帮着擦他后颈,那垂下的乳在夏文博的脸上蹭着,夏文博实在是难以自持,他很怕这样蹭下去会让自己爆发,他试图用手拨开那过于丰满的东东。
  只是,一旦碰上,反而有点不忍放手了,大屁股女人低着头,一声不吭,象少女一样羞涩地看了夏文博一眼,又把头低了下去,继续擦拭着,似乎在悉心感受着他的抚摸,夏文博有一种欲望从他的内部探出头来......。
  第六百九十八章:无奇不有
  后来女人帮着夏文博收拾好了房间,悄然离开了,至于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夜深人静的时候,谁又能确定呢?也许会,因为夏文博已经有些激动!也许不会,因为夏文博的自制力显示过多次,反正没看到的事情我绝不乱说。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色大亮,夏文博起来之后头还是有点疼,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啤酒啊,啤酒也能喝醉?他有些怀疑那啤酒是不是伪劣产品了!

  没精打采的到了办公室,秘书小王已经帮他泡好了一杯清茶。
  “夏县长,我给你汇报一下今天的安排!”
  “嗯,好好!”
  一面喝着茶,夏文博一面听着小王的汇报,今天要到下面的一个乡上去检查工作,下午回来还有两个会议,不过总的来说,今天的安排算是轻松的。

  吃过了早餐,夏文博带着秘书小王到下面马家湾乡去了。
  小车行驶在高低不平的县道上,夏文博把车窗打开,凉爽的风哗哗地钻了进来,看着蓝天白云,道路俩侧绿油油的庄稼,放眼望去,望不到边的绿,微风轻轻的吹着,夏文博不由想到,这样的生活多么的悠闲,多么的惬意啊!难怪现在很多有钱人休假都喜欢到乡下来,这晴朗的阳光,净洁的空气,绿油油的庄稼,潺潺的小溪,到处都充满了生机昂然。
  汽车在颠簸着,道路已经被跑得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小车只有来回的绕着,速度慢了一半以上,
  他又可是进入了无聊的幻想和回忆中,他想到了张玥婷,这丫头啊,实在让人等心焦,等这次她来了,自己是不是干脆来个先下手为强?直接把生米煮成熟饭?
  但一想到张玥婷那高贵的,冷艳的面容,夏文博又激灵灵的打个冷颤,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吧?那丫头万一生气了,自己可兜不住。
  一会,夏文博又想到了袁青玉,夏文博又不禁黯然神伤,不知道他在市里过得好不好,不知道她是否也和自己一样想着对方。
  摇一摇头,夏文博不敢在想女人了,他的思绪又漂浮到了清流县的权力纠葛中,昨天帮黄县长想出了那个办法,希望能制止住欧阳明疯狂的动作,还清流县一个平和,稳定的政局。
  同时,夏文博对自己目前的处境也多了一份忧虑,黄县长和欧阳书记必将一战,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难道在他们展开最总的对决时,政局真的要帮助欧阳书记对黄县长进行有力的狙击吗?
  从感情上讲,似乎应该是这样,欧阳书记在这一两年中,还算比较照顾自己,虽然这里面有他利用自己的元素在其中,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对自己不错的,自己也应该在欧阳书记和黄县长关键的时候,给予他必要的援手。

  但欧阳书记又让夏文博很不放心,欧阳书记城府太深,逐渐显现出了他极大的私欲和权欲,他几乎每一个动作和语言都在作秀,给人的感觉都是雾里看花,虚假又不真实,过去欧阳书记对自己好,那应该是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自己的位置离他还远,不足以让他感到威胁,而且他对自己还有依赖和利用,再一个就是他有黄县长那个强大的敌人,让欧阳书记寝食难安,如果一但黄县长下台,他还会继续对自己好吗?会不会演绎成为狡兔死,走狗烹的故事呢?

  同样的道理,自己如果不帮欧阳书记,一旦黄县长掌权,他难道会放过自己吗?就算他大度,可以不计较过去自己对他的一些冒犯,但他派系的其他人呢?他们不会让自己和他们一起分享那胜利的果实,自己还是会被他们排挤和边缘化的。
  这对夏文博来说,是一个很复杂的题目,想要做出最好的选择,真的太难,他摇一摇头,又一次的停住了思考,现实中,很多问题恐怕都不是思考出来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跟着感觉走,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夏文博点上了一支烟,递给了前面的司机,自己也点上一直,彻底的抛开思绪,看起了外面的风景,道路还是不好,车开的越来越慢了,司机小刘,在汽车每一次颠簸后,都紧张的从后视镜中看一看夏文博,生怕引起他的不快来,作为一个政府的司机,在很多时候他还是很骄傲的,等闲的领导见了他也会热情的招呼,在更多的时候,小刘已经把自己等同于县长了。
  但在真真的这些县长面前,他立马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县长的一个皱眉,一个眯眼,一个咳嗽,都会让他精神高度紧张,特别是夏县长,用他车最多,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但直到今天,他心里还是对夏县长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惧意。

  夏文博看看前面的路况就说:“以后真应该把道路好好修下。”秘书小王转过头来:“我们清流县这几年收税很差,每年吃国家的救济,想修路哪有钱,全靠上面拨款。”
  夏文博也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汽车绕过了一片又一片的庄稼,远远的能看见几家的屋顶,接着还是一片片的庄稼,汽车拐了一个带坡的弯道以后,前方出现了一个村落,路边也有了来往的行人。
  车不再颠簸了,在一个大院门外,停了下来,那黝黑的院墙,历经了久远的风霜,秘书小王说:“夏县长,我们到马家湾乡了,我先进去招呼一声。”
  夏文博抬头看看外面,摆摆手说:“不用了,我们一起进去看看,也没什么大事,不要惊扰的一个乡政府都骚动起来。”

  今天他们来没有打电话通知,这是夏文博给办公室和秘书小王定的规矩,不是特别的事情,一律不准给下面提前打招呼,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在古代,连个七品都不是,下乡跟个总理一样排场,有什么意思。
  夏文博带上秘书,就进了马家湾乡大院,过去夏文博经常来,也是熟门熟路的,这个乡大院解放前是一个当地大地主的,前院后院,还带花园,很是气派,后来要解放的时候,那财主就和他当官儿子一起,带上全家几十口人跑到了台湾,这院子也就一直是政府办公地了,过去是人民公社驻地,现在改成乡政府了。
  日期:2017-06-26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