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3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和少丨妇丨的大桌子隔了两张小桌子,而且空调还成为屏障,他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谈话。
  一个很胖的服务小姐递给他菜单,笑眯眯地向他推荐鸡鸭鱼,夏文博没理她,按自己的意思点了三个菜,要了两瓶冰啤,在等菜的时候,他身子后倾,开始专心地听后面的谈话。
  “来来来,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夏文博听到一个尖细的嗓音在说话,他从空调一侧探过头去,看到开始跟少丨妇丨招手的中年人站着,一只手搭在少丨妇丨的肩上。接下来听到的话让夏文博大吃一惊:
  “这是我的相好,名字叫柳红,只有她嫌我不够帅,不太跟我出来玩,哈哈哈!”
  桌上其他人轰笑起来。

  有人奉承说:“刘哥,你他娘的祖宗的坟埋对了方向,真是艳福不浅,这儿的美女都让你给弄去了。柳小姐,我叫王霸,是恶霸地主的霸,不是乌龟王八的八,名字不太好,我想跟你干一杯酒。”
  柳红的座位在被称为刘哥的中年人旁边,从夏文博的角度来测量,正好属于东南方向。夏文博只能看到她的右脸,但她长发纷披,只能若隐若现地看到她右脸的一些轮廓。
  柳红对邀酒的提议没什么反应,那个人站着,端着酒杯的手向柳红伸着,停在桌子上方,脸上的笑越来越少,残剩的一丝笑意也变成尴尬,最后僵硬在脸上。
  “你他妈的能喝就喝嘛。”有着尖细嗓音的刘哥用肩膀撞了一下柳红,这一撞力道不小,夏文博看到柳红身子一歪,差点撞到她右边的人。
  “我不会喝酒。”柳红坐直身子说:“要喝你喝。”
  名叫王霸的人已经悻悻地坐了下去,但他不愿就此罢休,对刘哥说:“大老刘,我看你这相好比你正式的老婆架子还大,不喝拉鸡把倒!”

  “会喝会喝,她肯定会喝,她就是有点小性子,嘿嘿。”大老刘陪着笑说,他将自己的杯子端起来说:“王兄弟,我先来赔你一杯。”说着,一仰脖子将酒倒进了嘴里,还将空杯子对着王霸照了照。
  却不料王霸也摆起了架子,他挥动着手说:“不喝不喝,我们喝个什么劲?我跟你喝得还少啊。柳小姐不领情,老子今晚戒酒。”
  其他人在旁边煽风点火,一个说:“王队长,别看你他妈的平时吆三喝四玩得转,在哪都是老子。今天你跟柳小姐这杯酒喝不喝得下去,才真正见你的功夫!”
  大老刘附在柳红的耳边悄悄说着什么,估计是介绍老王的身份,劝她给他面子。夏文博看到柳红终于端起了杯子,和王霸的杯子碰了一下,将酒喝完。柳红开了这个头,大家纷纷给她敬酒。一时间喧声大作。
  夏文博迟疑着,他又想到了应该给这个女人说说钱包的事情了,那事情就像是一个障碍,不说他心里总是不得劲,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有强迫症,可是今天这个场面显然是不行的,那么的的人,自己过去解释起来太麻烦了。

  要不等她的饭局结束?可是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改天再说?那就意味着刚刚接上的线头又被绷断。夏文博有些犹豫不定,正在思考着,那个叫柳红的少丨妇丨突然走了过来,又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夏文博猜测她是去洗手间。从刚才喝酒的架势看,她灌下去不少。这一刻,他产生了一种疑惑的心理,那位凭姿势和相貌打动他的女人此刻变得面目模糊了许多,就像隐入浓雾的一方景色。
  也许是他先入为主,因为她皮肤白,似乎还有一种高贵的气质,使他认为她是一位坐机关的惬意的女人,可现在的事实是,她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四十岁男人的“相好”,尽管这种说法有妄言的可能,但夏文博凭直觉感知,柳红的身份可疑,至少是个谜。
  不过面前的这个女人仍然打动着夏文博。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站起身,跟在她的后面,一只手插在口袋里,装着也上洗手间的样子。
  一但推测她去上厕所,他的便意就像被唤醒的记忆,越来越清晰,而且越来越强。柳红走在他前面,腰肢微摆,臀部扭动,粘住了他的目光。柳红如夏文博所猜测的那样进了女间。
  夏文博担心她比他尿的快,就忍住不进洗手间,而是站在走廊的中间,倚着墙,等柳红出来。
  夏文博觉得等她出来的几分钟特别漫长,这期间他听到她在里面咳嗽了一番。从咳嗽的声音来判断,像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妇人。这自然让他迷惑不解,但他相应地做了诠释,认为里面还有一位老人在上厕所。
  但柳红出来时,还捂着嘴在咳嗽,这又使他的诠释完全失效,柳红用双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和夏文博对视了一眼。这一对视,使夏文博进入她内心深处成为一种可能,因为她的眼神迷离,忧伤,虚幻,甚至还有一种自我放弃的绝望。
  夏文博在她走近自己时点着头,生硬地对她笑着说:“请问你是,是,是柳红小姐吗?”
  “我是柳红。你,谁呀?”她的嗓音略带沙哑,夏文博听出对方简短的问话中带上了警惕的成分。为了缓和可能出现的尴尬,夏文博嘿嘿地干笑了两声,只是不知道笑得有没有效果。
  “柳小姐,你还记得我吗?昨天早上在等出租的时候,你的钱夹被乞丐抢了......”

  柳红立刻惊讶地问:“噫?你怎么知道?”
  听她这样提问,夏文博心中的疑团得到澄清。他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夏文博说:“你记不记得当时有个人从你身边跑过去追哪个乞丐?”
  柳红沉吟了几声,好象正在回忆昨天早上的场景:“好象是有一个穿白衬衫的小伙子。”
  夏文博不等她说完,高兴地说:“对对对,那个人就是我。我在你的皮夹里找到了一张小纸片,上面有个电话,但我没有打通。”
  柳红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度,惊喜地叫起来:“啊?你把钱包抢回来了?”
  夏文博实话实说:“很抱歉,钱包抢回来了,可是钱没抢回来。”
  柳红心存疑虑:“钱不是在钱包里的吗?怎么钱包抢回来了,钱又没抢回来?那你给我说是什么意思啊?”

  夏文博觉得要解释起来很难,再说他也不想说自己被乞丐打了的事。
  第六百九十七章:受刺激
  夏文博只能耐心的说:“一两句话解释不清楚。这样吧柳小姐,我把你的钱包还给你?只是我这会没带上......”
  柳红淡漠地说:“一个空钱包就算了吧。”

  夏文博急切地说:“柳小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认为我把钱吞了?要是那样我还给你说干嘛?昨天早上我追到洛阳路才追到那个抢钱的乞丐,我还......哎呀,你听我解释?”
  柳红说:“不好意思,我这会有事,没时间听你解释了。”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夏文博问。
  “要不,你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我有空了再约你。”柳红说。
  夏文博从她说话的语气判断,她似乎相信了他的话。

  夏文博想想也成,就把自己的电话给她说了,她很快的保存在了手机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