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27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让杨如是颇为恼火,不过他总归是个孝顺的孩子,只能放缓脚步也不敢顶撞自己母亲,但是暗里却跟自己的枕边人冯金巧抱怨说道:“母亲终日念佛,大概念傻了去,我早年熟读诗书,父亲也有朋友在京城为官,三番五次写信过来说要我去参加科举,我自认平生所学就是不需父亲故交照拂金榜题名也非难事,待我金榜题名建功立业也不辱父亲之名声,可是母亲却极力阻拦不准我参加科试,说是不忍我离她身边,这我便也认了,但是如今杨家生意在洛阳已是瓶颈,就凭我的头脑,杨家定可以走出去更上一层楼,这于我于杨家都是好事,不知母亲却为何百般阻挠。”

  “母亲与我,皆是妇人,妇人眼光总归是没有男人的长远,我听说母亲有三儿两女,最后只有你一个得已存活,父亲又亡故的早,兴许是太过挂念你,不忍让你太过操劳,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冯金巧安慰道。
  “大概如此,可是我这心有不甘。”杨如是说道。
  日期:2016-12-03 23:14:00
  冯金巧又是安慰聚聚,杨如是也未曾说什么,只是冯金巧明白,自己的丈夫心胸甚广,小小的洛阳城肯定是困不住他,便引开话题道:“你本是属马之人,但是为何你这脖颈之间终日佩戴一金鸡?莫非是哪家小娘子给你的定情信物不成?”
  “夫人哪里话,这哪里来的什么小娘子,这金鸡是我打小父亲给我佩戴的,母亲更是叮嘱我不能摘下,戴着它就等于是父亲在身边,夫人你若是喜欢,那就给你佩戴就是了。”杨如是说完,摘下那个金鸡不容分说就戴在了冯金巧的脖子上。
  冯金巧也是心生欢喜,并不是这金鸡有何金贵,自己男人终日贴身佩戴之物馈赠自己,正说明男人心意,不然以杨家还是冯家的财力,这一个金鸡本身都并不能入的了冯金巧的眼。所以这冯金巧得了这只小金鸡才会贴身戴着视若珍宝,为了回馈,她把从小贴身带的一个翡翠佛送给了杨如是。
  夫妻二人之间相互馈赠贴身物件,本身也是甜蜜的表现,这也无可厚非。但是这夫妻二人都不知道那一只金鸡的意义,对于杨家来说,它已经不是物件,而是续命的宝贝。而事情就出在这里。因为杨如是最近跟刘氏闹的不甚愉快,所以这几日都是装病不出房门,至于说早上给老母亲请安的事情,都交予了妻子冯金巧,金巧也是个孝顺媳妇儿,每天早上都去佛堂里拜见刘氏,就在夫妻交换物件的第二天清晨,冯金巧满心欢喜的去拜见刘氏,甚至路上还想着帮着杨如是跟母亲解释两句,好化解这母子二人心中的间隙。

  一番拜见之后,冯金巧正准备跟刘氏拉一下家常,不料刘氏在看到冯金巧脖颈之中的那个金鸡的时候,忽然脸色大变,再也不是往日慈祥的模样,一伸出手直接拉住了那个吊坠,硬生生的给扯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金巧吓的花容失色,赶紧问道:“母亲,您这是怎么了?”
  “这吊坠是杨如是他给你的?”刘氏哆嗦着问道。
  “昨晚,如是给我的。”冯金巧解释道。
  “去把杨如是给我叫来!”刘氏勃然大怒几乎是咆哮着说道。
  进门以来,金巧和刘氏相处的颇为融洽,这一次刘氏的大怒彻底吓坏了金巧,她出了佛堂掩面痛哭,一路哭到房中扑倒在杨如是的怀里,杨如是不明就里赶紧安慰,好半天之后知道了缘由的杨如是也是大怒,这件事的确是母亲过分了点,冯金巧的脖子之中一道血红,这正是刘氏在夺项链的时候所伤。
  杨如是感觉自己媳妇儿并无过错,再加上最近母亲对生意上的干预已经让他心生不满,一时间也是一口气缓不过来,他安顿好冯金巧之后站了起来道:“我这就去找母亲理论。”
  “你好生跟母亲说话,切勿动怒伤了一家和气,或许此事还有其他隐秘。”杨如是临走前,冯金巧还安顿道。
  等杨如是到了佛堂之后,刘氏端坐在蒲团之上打坐,真的见了刘氏之后杨如是倒是不敢发火,只是质问道:“那项链是我给金巧的,母亲是不是错怪了她?我知这项链是父亲留给我的,可是现如今金巧不是算是自家人吗?”
  刘氏并不做声,直接把那项链递了过来道:“戴上。”
  杨如是心中有怨,不反驳却也不见动作。
  “你若是不想我死,你就戴上!”刘氏怒道。
  这下杨如是不敢再有怨言,赶紧拿起来挂在脖子上。
  “这个项链戴上之后,除了我没有人能从你脖子拿下来,至于家里的生意,你想做到洛阳以外去,我不拦你,但是你记住,洛阳以外的生意你可以交由外人打理,而你自己,终生不能离开洛阳半步。”刘氏闭着眼睛说道。
  “母亲,莫不认为需要给我一个理由?”杨如是压着声音道。
  “你出去吧,记住,我说的话你若做不到,我便不活了。”刘氏说道。
  刘氏不给杨如是解释,最终杨如是也是气呼呼的离开,在杨如是离开佛堂之后,八岁开始就跟着刘氏的丫鬟海棠走了出来,看着两眼泪痕的刘氏为难的道:“夫人为何不告诉少爷事情?也免得他对你心生怨念。”
  刘氏叹了一口气道:“我知当年奉贤在选他与慕白谁活的时候的艰难,所以不想让他以后择子而活的时候心生负担,杨家谁来延续香火这件事,这个恶人终究是要我来做的。”
  日期:2016-12-05 21:20:00
  最终杨如是还是在家族生意的扩张和孝敬母亲之间选择了后者,杨家放缓了扩张的速度,只在洛阳临近的几座城里派上心腹开一些基本的商铺,其重心还是放在了洛阳,至于冯金巧和刘氏之间的矛盾,这两人都是开明的人,所以没有解不开的结,事情本身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一年之后冯金巧有喜,怀胎十月产下双胞胎男丁,这是杨家一大喜,自然是宴请四方亲朋乡邻,孩子的姥爷也就是洛阳知县大人给自己的两位外孙起名,一个名为杨甲第,一个名为杨登科,甲第登科是为金榜题名的意思,这个名字起的文雅又有内涵,不管是刘氏还是杨如是都是喜欢的不得了,这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甲第登科是大名儿,而孩子的乳名自然是作为奶奶的刘氏来起,民间有个说法就是名字起的越贱就越好养活,刘氏这一辈子都痛恨自己当时没给几个孩子起贱气的乳名,所以不顾大家的反对,刘氏给这两个整个杨家的“至宝”取了两个乳名,大狗和二狗。
  这件事让杨如是和冯金巧心里都不痛快,不过还好,就算杨如是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姐妹是怎么死的,但是他也知道,杨家算不得是人丁兴旺,自己兄弟五人就自己一个男丁传了下来,所以知道母亲大概是念及外面的传说才给两个孩子取的贱名,有杨如是好生安慰冯金巧这事儿也便过去了。
  双胞胎孩子给杨家带来的喜悦是强烈的,但是再大的喜悦也有归于平静的一天,但是不得不说,人生的意义在于繁衍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两个孩子的到来让杨家大院更加的充实,而且由一个男子演变成为父亲,这对于杨如是来说是一个精神上的质变,他好不容易被压制的野心因为两个孩子的到来再一次的蠢蠢欲动,做一个父亲的总想给子孙留下千秋万代的基业,杨如是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他更想在杨家的族谱上成为后人敬仰的那个先人,也可以说他跟杨奉贤一样天生就是一个不甘于平庸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