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25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圣上爷念杨奉贤恩德,知道了吴扒皮的罪过,把知县吴扒皮当场问斩,让杨奉贤再次为官,执掌洛阳城,说白了,也就是斩了吴扒皮,让杨奉贤在洛阳城当上知县。
  这一下,不仅是杨家上下高兴,就是那些灾民们也都是欢呼雀跃歌颂朝廷英明,看到这一副景象,那钦差都不由得对杨奉贤感慨道:“奉贤,看来你在此地深的民心,自古百姓最为赤子之心,虽愚昧,却知恩图报。”
  杨奉贤遭罢黜多年后,再一次入朝为官,马上开仓放粮,更是组织父老乡亲们灭蝗虫多耕种,说来也怪,那蝗虫来的快去的更快,灾情很快过去,洛阳城徒弟肥沃,加上杨奉贤的开明领导,百姓很快便从灾情之中喘息过来,生活也慢慢的步入正轨。
  如今吴扒皮已经别斩,吴家众人做鸟兽散,灾情过去之后,杨奉贤把吴扒皮老娘李氏的金身从三清祖师庙里请了出来,并没有伤亡者,而是找人打了棺材把老太太好生安葬。三清祖师庙香火重归鼎盛,而整个洛阳城,也人人知杨奉贤之名。
  杨奉贤前番在朝为官,一时在官场之中迷失了自我,那几年里一直痛定思过,此番再次入仕,不仅是吸取前番的教训,更是想起当时自己已经被阴差带走,是那一方百姓救了自己性命,知道人有因果轮回报应一说,所以为官兢兢业业,洛阳城在他的带领下,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祥和。

  或许是真的那陈氏祖祠被拆之后,杨奉贤后半生的大运来了,在洛阳城当了三年知县之后,因为他治理有方再次得到升迁,人逢喜事精神爽,哪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杨奉贤,此番得已升迁也是高兴异常,在九道河子摆下宴席宴请四方乡亲亲朋,这杨奉贤自从那事废了之后,正是人生迷茫期,此番要是能在官场上有所作为,也算是人生找到了目标。
  宾客散去之后,仆人们在收拾残局,杨奉贤和刘氏在院中散步,二人度过了年轻时的如胶似漆,到了中年特别是共同经历患难之后,彼此已是亲情,想到过几日便要离开九道河子赴任,二人也是感慨万千。
  就在二人闲聊之时,忽然听到有人在院外哭泣,杨奉贤吩咐仆人道:“大喜的日子,谁在外面嚎哭?”
  仆人一脸慌张的道:“老爷,门外有个叫花子,给了他饭菜,甚至还给了些钱粮,他都不走,现在这又哭了起来,老爷您稍等,现在我就去赶走他。”
  一听外面是个老叫花子,杨奉贤和刘氏二人相视一笑,这让二人想起刚刚遇到何安下时的情形,那何安下可不是伪装成老叫花子在门外胡闹?若不是刘氏有耐心并未以貌取人,估计此时杨奉贤已经在阴间受刑了。
  所以杨奉贤阻止仆人道:“你且等等,我出去看看。”
  夫妻二人走出去之后,看到外面一看,外面放声痛哭的叫花子是个年轻人,蓬头垢面的,杨奉贤一猛的看去有点熟悉,还没等他思索,刘氏便屏退了左右,让仆人们都退下去,待仆人们都退下去之后,刘氏马上跑去搀扶那个叫花子,一边搀扶一边哭道:“我儿慕白既然回来了,为何这般模样,不去家里?这是不当这里是自己家了吗?”

  “母亲有所不知,父亲高升之喜紫气东来,家中有圣旨在,我现在虽然跟着师傅修行,却还算是鬼身,此时是进不得家门的。”杨慕白道。
  一看到杨慕白,杨奉贤也是高兴,他笑道:“一高兴乐昏了头竟然忘了去三清祖师庙请你跟何师傅喝两杯,我这就安排。”
  “父亲莫慌,儿子这次来,不是恭贺父亲高升,特意在门外哭泣引您二老过来,实在是有要事相告,父亲,说一句可能让您扫兴的话,此番您不能去安徽赴任。”杨慕白道。
  日期:2016-12-02 22:06:00
  “这是为何?”杨奉贤瞬间有点惊住。
  “师傅说,您把保命的日卯星君金身给了弟弟如是,您还能活着是因为有三清祖师庙在,有卧龙先生暗中相助,更多亏您造福这一方百姓有民望护着,当年在阴间阎王爷也是特批您只有十八年阳寿,这般算来,您还有十四年,可是如若出了洛阳城,便是失了这些庇护,那定有性命之虞啊!”杨慕白道。
  如果是其他事,杨慕白说了杨奉贤定然言听计从,毕竟杨慕白身后那是神仙何安下,他们定不会害自己,可是这事儿,杨奉贤犯了难。
  一方面是儿子说的性命之虞。
  另一方面是自己后半生的无敌大运。
  他一时之间不知作何选择,杨慕白见杨奉贤举棋不定,下跪道:“父亲,是慕白害了您,当时师傅说您有机遇可再次入仕,但是福祸参半,本不想让您再次为官,可是我知父亲罢官之后心中有撼,您的志向在于官场,在于为民为国,所以才暗中调节,谁知此次却害了父亲,其实我也知道,这一次您已接了圣旨,圣意难违不去赴任恐怕不行,您要真的娶赴任,不要带上母亲弟弟,只身一人前往,我这就回去求师傅暗中相助,看有无周旋的办法。”

  杨慕白说完之后,转身告辞。

  日期:2016-12-03 23:13:00
  杨慕白走后,杨奉贤与妻子刘氏好生商议,正如杨慕白所说,早些年在官场跌了一个大跟头的杨奉贤一心想要重拾梦想东山再起,所以这一场升迁被杨奉贤当成人生的一大跳板,如果说放弃,第一是调令已接不去赴任不行,第二,就是杨奉贤自己也心生不舍。
  人生事情大多如此,你要做一件事自己举棋不定便可听进人言,但是若你认为百利而我一害之时有人说否,大约却是听不进去的,所以一向把老叫花子奉若神明的杨奉贤此时也在想,或许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玄乎,自己这两年走的是青龙大运,怎么也不会落一个血光之灾。
  杨慕白劝不住杨奉贤,刘氏大概也是如此,所以在痛哭一场之后,杨奉贤还是决定赴任,至于去安徽赴任,他倒是听从杨慕白的建议不带家眷,只待自己在那边安顿好了再说,于是这第二日杨奉贤带着文书盘缠只身去了。
  杨奉贤走后,刘氏在家继续长伴青灯祈求平安,但是人的命数占着,该来的总归要来,半个月后,惊天噩耗传来,杨奉贤于上任的路上遇到了拦路劫匪,劫匪不但截了银钱,竟然还伤人性命。杨奉贤是朝廷命官,被强盗所截杀这也算是了不得的大事,当地官员带头剿匪,匪患是除了,但是杨奉贤已经尸首两处,等带着那些劫匪找到尸首的时候,杨奉贤的脑袋已经被饿狼叼了去,只剩下一个腐烂的尸身被人给送回了老家洛阳辨认。

  就算只是一个尸身,甚至已经腐烂,刘氏还是一眼给认了出来,见到了杨奉贤的遗体,刘氏顿时放声大哭,整个洛阳城的百姓,听闻杨奉贤尸首异处,闻着伤心听者落泪,大家自发来到就九道河子来给心中的父母官送行,一时之间洛阳城几乎是满城缟素。
  事情传到了京城,往往人亡之后方见人心所向,杨奉贤被洛阳城百姓自发送葬的事迹让圣上爷颇为感动,对于杨奉贤的死,大家也颇为惋惜,此时京城有一版本,有人捕风捉影的把杨奉贤的事情编成了故事,说杨奉贤身边有一高人,高人算定杨奉贤一离洛阳便有血光之灾,但是杨奉贤却不得不赴任,这不一走,就身首异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