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22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你活命,你就活。
  弃你,则死。
  过了半响,杨奉贤轻声的对刘氏说道:“何先生说他拖延那阴司来拿命,现在想来,估计那阴司已经近了,慕白和如是之间,必须要选一个了,哎,夫人,如今这般,就算心中再有不舍,也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出来,不然这两个孩子,恐怕是都要没了。”
  杨奉贤说完这句话之后,刘氏终于无法忍受放生痛哭,刘氏是何女子?不仅心思灵透,在杨奉贤冷落她之际都能青灯古佛为伴的奇女子,此时也是忍不住扑在杨奉贤怀中,哭的几乎昏死过去。
  杨家本来三子两女,皆是乖巧可爱,如今儿女连并三儿杨敬业已然夭亡,此时,还要在这剩下的两个儿子之中选中一个,选的那个活下来,另一个死去。
  杨奉贤选不出来,刘氏也选不出来。
  何安下也选不出来。
  就是此时在外云游的卧龙先生本人来了,想必也选不出来吧?
  刘氏最终也没有做出选择就哭的昏睡过去,安顿好刘氏,杨奉贤走出了房间,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有舍有得,虽然任何一个词用在此地都不恰当,却是必须要做一个选择出来,此时外面已经飘雪,今年的冬天来的着实早了些,也不知道明年庄稼的收成如何?——杨奉贤竟然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最终,他还是走到了安置杨慕白和杨如是的房间门前,门前有丫鬟候着,杨奉贤不自觉的走到了那里,竟然愣住了神,丫鬟只当是老爷担心两位少爷的身体,也不敢惊扰,最后看杨奉贤如同魔怔了一般,两眼含泪,这才忍不住点醒了杨奉贤,道:“老爷,这里有我们看着,还是多去休息,多去看看夫人。”
  杨奉贤回过神来,对丫鬟点了点头道:“你们去休息吧,晚上我来看着慕白和如是。”
  丫鬟自然不肯,可是杨奉贤态度坚决,他们也不敢不从,等丫鬟们走后,杨奉贤推开房门,看到了趟在床上的两个孩子,都是面色苍白,慕白和如是,相差四岁,一属龙,一属马,一龙一马,所谓的龙马精神。
  杨奉贤没有惊醒他们,只是安静的看着这两个孩子,三儿敬业亡故之后,杨奉贤虽然心伤,却没有此次绝望,特别是这两个孩子,年纪都已经不小,自己在敬业跟两个丫头亡故之后特别照料他们,等于是天天看着,这两个孩子也都争气,在没出事儿之前,杨奉贤还想,这两个孩子以后定然也能金榜题名,如同自己当年一般。
  看了半宿,直到刘氏出现在背后,杨奉贤回头,看到刘氏已止住哭泣,正欲说话,刘氏却坐在床边,叫醒了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发烧虚弱,但是看到父母在床前,也都乖巧的,杨如是稍小,竟然要趟在母亲的腿上睡,刘氏自然是应允,杨奉贤见此,强忍住眼泪也把杨慕白拥进怀里。
  一张不大的床,一家四口,相濡以沫。
  日期:2016-12-01 21:19:00
  刘氏给两个孩子讲起了故事,故事里,有一地闹饥荒,家里只有一个馒头,只够一个人活命,但是家中有兄弟二人,刘氏就问道:“若是你们兄弟,那个馒头会给谁?”

  杨如是说给哥哥。
  杨慕白想了想,哭道:“留给爹娘,一人一半。”
  “傻孩子,父母食量大,一人一半馒头也是饿死。”杨奉贤笑道。
  “兄弟死后,父母可吃肉活命,本身儿是爹娘精血,也算回报父母。”杨慕白道。
  这一句话后,杨奉贤与刘氏二人相视苦笑。

  “还是慕白孝顺,但是做爹娘的,哪里忍心孩子死?如若真的有那么一天,兄弟可食父母肉而活。”刘氏道。
  说完,夫妻二人再也说不出话来。
  ——半夜,熟睡的杨慕白忽然睁开眼,看着刘氏和杨奉贤道:“爹娘,是不是我与弟弟,只能活下来一个?”
  刘氏和杨奉贤都说不出话来,到底是杨慕白年纪大些,竟然猜出了些倪端。
  “让弟弟吧,我为兄长,长兄为父,再说,弟弟比我聪明,在学堂,先生都说他背书背的好,字也写的比我漂亮,先生说,他长大后,定然是跟爹一样的人中龙凤。”杨慕白道。
  刘氏和杨奉贤还不说话。
  “若是让如是死,我无颜独活,我后半生知道我这条命是弟弟给我的,定寝食难安,如是还小,他都什么都不懂。”杨慕白泪流满面说道。
  说到此,杨奉贤一把抱住杨慕白,堂堂七尺男儿,放声痛哭。

  杨慕白抱着杨奉贤道:“爹,慕白不怪你。”
  “可是爹怪自己!”杨奉贤大耳瓜子抽在自己脸上,如果没有自己嫉妒心大,伤陈家风水,杨家哪里会有此时只危难?
  “先生说,大丈夫,当重如泰山,爹,慕白这么死,重于泰山吧?”杨慕白笑道。
  ——鸡鸣前,杨奉贤取下那昴日星君法相真身,戴在了杨如是的脖子上,对熟睡的杨如是道:“你这条命,你哥给的。”
  杨慕白笑着闭眼。

  第二日,杨府再发丧,杨家长子杨慕白亡故。
  杨奉贤扛棺,血泪流干。
  日期:2016-12-01 21:20:00
  杨慕白死后,刘氏彻底住进了佛堂,每日吃斋念佛,除非参拜之日会出来去三清祖师庙里给祖师爷还有何真人敬香之外几乎足不出户,杨奉贤则亲手题字生子当如杨慕白之后,再看已然活蹦乱跳的杨如是,心中并无喜悦,每每想起的都是长子杨慕白临死前的那一句孩儿不怪爹,不久就落下了一个心疼的毛病出来。在家里经过了三个月的中药调理方才好转了一些,之后更是不想在杨府待着,而是出去经商,此时他倒是不图富甲一方,只是图给后世子孙一条路出来,再有就是寻一真正的得道高人,破解杨家诅咒,毕竟对于杨奉贤来说,杨家只有杨如是一根独苗苗,的确算是单薄了一些。

  刘氏也是甚是思念杨慕白,但是杨慕白亡去转眼半年有余,自己竟然未曾在梦里看到过他的模样,每次想起,皆是失声痛哭,终于在半年后,有一夜间,忽然风儿吹开了屋门,刘氏起身去关门,却看到长子杨慕白站在院中,如同生前无二。刘氏看到长子模样,哭道:“我儿何不来屋中?半年以来,为何不来见母亲?”
  却见杨慕白施礼道:“孩儿也是甚是思念父母,但是阴阳两隔不便相见。”
  “快快进屋来。”刘氏道。
  “母亲屋中有神仙菩萨镇守,我进不得。”杨慕白说道。
  刘氏这才想起,自己常住佛堂之中,杨慕白此时为阴灵,定然是进不得门的,赶紧走了出来,母子二人相拥而泣倾诉思念之苦,过后,杨慕白跪下道:“母亲,日后我们便可时常相见了。”
  “为何?”刘氏问道。

  “我在阴间,得父亲故人卧龙先生庇佑,过的并不苦,这一次,又是多亏的卧龙先生指点,我有幸来此地,拜在何真人门下,以后我就在三清祖师庙跟着恩师修行,距离不远,可不是就能经常见到母亲?”杨慕白道。
  “如此甚好,卧龙先生神仙中人,母亲不得见,你要多道谢才是。”刘氏听完不免心生感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