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1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病急乱投医罢了,再说了,你虽然能治老爷的头疼病,但是总是麻烦着你总是不好的。”刘氏心思通透,暂时还不想在杨江海面前暴漏什么,杨江海日渐跋扈,就是仗着杨奉贤的头疼病,他要是知道杨奉贤的病要好,估计要逃之夭夭。
  杨江海听刘氏这么一说,果然不疑有它,而刘氏把杨奉贤叫到了屋内,一进屋,她再看杨奉贤,只见骑在杨奉贤头顶的那个李闯在看到老叫花子的时候更加的害怕,整个人都是瑟瑟发抖。
  “既已怕了,何不下来,有事好好商谈?”老叫花子看着杨奉贤的头顶道。
  杨奉贤不明就里,看着老叫花子问道:“先生何出此言?”——此时的杨奉贤算是唯一一个不知道自己头顶有一个恶鬼的人。
  刘氏此时默不作声,而李闯在听到老叫花子的话之后,也不言语,还是发抖的模样。 刘氏此时对杨奉贤说道:“ 刚才先生帮我开了天眼,让你头疼的根源我已经看到了。”
  “什么?”杨奉贤更加迷惑。
  “你那结拜兄弟李闯,骑在你肩,抱着你的脑袋,有恶鬼当头而坐,如何能不头疼?” 刘氏说道。
  杨奉贤听完大惊,但是他摸着自己的脑袋,却是什么都摸不到,但是妻子刘氏的话他是绝对相信的,只能看着老叫花子道:“先生救我。”
  “你先出去吧,在门口候着。”老叫花子却让杨奉贤先出去一下。
  杨奉贤出去之后,刘氏问道:“先生,为何那李闯百日要打一黑色的油纸伞?”
  “艳阳当头,阳气正旺,不以黑伞遮面他早已魂飞魄散了。”老叫花子道。
  日期:2016-11-27 20:04:00
  “先生,奴家有一事不解,您乃世外高人,那李闯为恶鬼,见您害怕乃是情理之中,但是为何那李闯见到杨江海却那般畏惧?” 刘氏此时问道。

  “这就是杨江海可以治杨奉贤头疼病的原因,杨江海乃是杀李闯之人,加上杨江海面相甚为丑陋,手中不止一条人命,煞气极重,此人视人命如草芥,虽是大恶却胆气颇正,鬼见也愁。” 老叫花子道。
  得了老叫花子的解释,刘氏才明白,原来这恶鬼更怕恶人, 她再问老叫花子事情要如何解决,老叫花子对她说道:“ 刚那李闯已经对我说了,此事若想善终,必先为他报仇雪恨,必须先要那杨江海血债血偿接下来才肯商量。”
  “这事儿好办,我这就交代下去,捉那贼子见官。”刘氏说道。
  等到刘氏外出与杨奉贤商量捉拿杨江海去见官的事情,杨奉贤又犯了难,虽然此时有了老叫花子相助,本不需要杨江海这个恶人,但是正因为杨江海是个大恶之人,如果现在送他去县太爷那边,他定然一口咬定杀害李闯之事是受了杨奉贤所托,此事合情合理,加上杨奉贤的确因为此时害得陈四与陈青山蒙受不白之冤,总之一句话就是如果这杨江海如同一个疯狗一样乱咬一气,那杨奉贤定然也脱不了干系。虽然可以花钱打点,但是那县太爷可是一个贪得无厌之辈,这一次就算侥幸杨奉贤可以躲过牢狱之灾也定然要大出血。 杨家虽然家道颇为殷实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折腾。

  杨奉贤这么一说,刘氏也感觉是个问题,此时绝不是绑了杨江海送去官府就能解决的,必须想个万全之策,正当夫妻二人犯难之际,刘氏忽然心生一计道:“ 奴家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夫人但说无妨。”杨奉贤说道。

  刘氏面色一红,趴在杨奉贤耳边轻声细语一番,杨奉贤开始一听便面色一变骂道:“断然不行,以后切莫有如此想法!”
  但是听刘氏说完,杨奉贤的面色慢慢的缓和,最终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便叹气道:“ 如此这般也属无奈,只是此事为难夫人了,夫人大恩大德,奉贤定不敢忘。”
  “只愿夫君安康便好。”刘氏说道。
  两人既已合计好,那是说行动就行动,杨奉贤安排人去县城里,请县太爷来家里饮酒,说是为感谢上一次杨陈两家官司中县太爷的帮衬略备薄酒以表心意。
  那县太爷本是一商人,士农工商,为商者投机倒把虽家道富贵却非名流,嘉庆年间虽整了大贪和中堂,官场风气却愈加糜烂,买官卖官现象多发,还为商人的县太爷找到人牵线搭桥散尽家财捐了一个知县,此人姓吴,本身就是不学无术,又无商不奸,如今当了知县之后,为了在任期内回本,定然是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百姓口中称他为吴扒皮,可见民怨有多重。
  日期:2016-11-27 20:04:00
  吴扒皮受到了杨奉贤的邀约,自然是欣然而往,在吴扒皮的眼里,杨奉贤虽然算是一个乡绅,但是和普通的乡绅不一样,因为他在朝为官过,并且为官之时官职要比自己大的多,现在虽然不在庙堂之上,但是肯定也有一点人脉,自己虽然没有在仕途上大展拳脚更上一层楼的打算,但是多个朋友多条路总归是好的,所以就陈杨两家那个官司上来说,吴扒皮虽然也看出了点端倪,却没深究,虽收了杨奉贤的钱粮,也不是甚狠,这要是放在其他的乡绅身上,我们明察秋毫的吴老爷不让他脱层皮才怪!

  吴扒皮来到杨奉贤家里,杨奉贤更是殷勤备至,酒过三巡之后,忽然有一下人来到席边,对杨奉贤耳语了几声,杨奉贤一听,忽然脸色大变,一把把酒杯摔碎在地上,大骂道:“无耻家奴,无耻妇人!”
  二人此时已经喝的二麻二麻的,席间更是称兄道弟互相吹捧好不亲热,见杨奉贤如此气愤,吴扒皮问道:“贤弟何事如此动怒?”
  “哎,虽家丑不可外扬,但是你我之间并非外人,我对您也不做隐瞒,刚下人来报,说狗奴才杨江海趁你我二人饮酒时,进了贱内的房间! 如此败坏门庭之二人,定然要浸猪笼!” 杨奉贤越说越气。 说罢,杨奉贤更是直接对吴扒皮跪下道:“ 还请兄长大人给我主持公道!”
  “怎会有如此之事? 走,且去看看,若是属实,这男盗女娼之辈定然是要从重发落!” 吴扒皮也是气愤不已,二人结伴来到了刘氏房间,只听见房间内二人在窃窃私语,吴扒皮正要推门而入,杨奉贤拦住他,低声道:“ 且听这对狗男女在谋划何事。 也好留作证据。”
  吴扒皮略有不解的看着杨奉贤,自己的婆娘跟自己的仆从在房间里私通,你竟然还有兴趣在门口偷听他们的谈话,还是当做证据?
  但是他也没想太多,这毕竟是杨家的家事。
  此时二人站在房门之外默不作声 ,只听到里面二人在窃窃私语,刘氏问杨江海道:“ 那李闯,真的是你一个人所杀?
  我可有点不太信呢,你不会是吹牛的吧?

  当时陈家那么多人把守,谁不知道那陈四爷打起架来以一当十?
  你能在陈家杀了李闯?”
  杨江海得意的道:“ 陈家那群人,睡的跟死猪一样,那陈四虽然能打,说实话,真论单打独斗,我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但是那陈四,就是一个有勇无谋之辈,他哪里能想到我会对李闯动手? 我当时摸黑进去,告诉李闯是杨奉贤叫我去救他的,李闯自然是不疑有它,我趁机就把他给勒死了!”
  “原来是这样,那杀李闯是杨奉贤的主意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