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3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并没有唤出新罗婢来,让林佑和萧璐琪恢复健康。
  新罗婢的那手段,需要两三个月的周期,而且只是简单地生长出手脚来,这对于屈胖三的期望,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既然要补偿,就得用心。
  从目前的情况来讲,林佑并非修行者,而萧璐琪虽然是,但只能算一个半调子,而我们要在这个恢复的过程中,直接提升他们的能力,达到一个还不错的水准,这里面有许多的讲究要琢磨,所以得有时间来研究。
  对于这件事情,无论是萧璐琪、林佑两口子,还是萧璐琪的父母,都表达了充分的理解。
  对我们将坏事变好事,让他们“因祸得福”的决定,几人都是支持的。

  事实上,在这一段痛苦的经历之中,两人并非没有一点儿收获,新罗婢利用人脑进行网络连接,试图在梦境之中创造出一个世界来,而它则在这个世界里获得往日里伟大的生命和力量,继而带到现实里来,试图以梦证道,这所有的过程,他们都有亲身参与过。
  尽管只是一部分,但是对于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还是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这个就是境界。
  如果配上了合适的修为,可以想象得到,两人的起点,必然不会比江湖上的许多年轻高手低。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两人的这一段经历,也见证了他们彼此的爱情,是如此的坚韧。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也许,爱情的路上,有一些磕磕绊绊,方才能够更好的维持下去吧?
  行动组这边的工作效率很不错,当然,这里面也离不开济州岛这边暗线的帮助,到了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出发了,乘车前往一个小港口处,那里有一艘渔船,会将我们带出岛区。
  路上的时候,也经历过了一些波折,岛上的防卫工作明显变得森严起来,路上不断有警笛声响起,呜呜地叫着,气氛十分严肃。
  我们路过一处广场的时候,甚至看到了集会的人群,乌泱泱的人头,愤怒地喊着口号。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我却清楚,这跟昨天晚上的变故有关系。
  在码头这边的气氛也很严肃,检查的人员多了许多,要不是我们这边早有准备,在渔船船舱的冷冻库那里动了手脚,也未必能够出港离开。
  谁也不知道,经历了半天时间的发酵,事情最终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轨迹去。

  当渔船驶离了港口,朝着海面上行去的时候,我站在甲板上,望着渐渐远去的济州岛,心中颇为感慨。
  屈胖三说道:“有件事情,我们可能忘了。”
  我说啊,什么事儿?
  屈胖三说之前救出来的那个西方女人,因为交给了记者,所以没有给她种下生命种子,所以她不会重新长出手脚来……

  我一拍脑袋,说哎呀,倒是忘了这事儿。
  我之前的化身,将人交接之后,在我的操控之下,自己消失了,因为头疼此刻的处境,更多的后续也没有持续关注,现在想起来,我们把人救出来,反而有点儿怠慢了她。
  屈胖三说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也分不开身来,只能让人留意一下,等到我们这边相对稳定了,传个信息过去,再给她治疗吧。
  我点头,说好。

  这一夜激战,随后又安排跑路的事情,难免会有所疏漏,对于这事儿,大家都能够理解。
  我们在甲板上露了一下面,又回到了船舱之下休整。
  航行是漫长的,这个需要耐心的等待,而出海没多久,林佑和萧璐琪的状况又开始不太稳定起来,我们不得不守在旁边,帮忙照料,并且先种下一粒生命种子,稳定住他们的状况,让他们不至于死在半路上。
  而就在我们为两人忙碌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动静,一开始我们还不理会,到了后来,船的速度变慢,欢哥这才起身,说我去问问。
  结果没一会儿,他回来了,对我们说道:“是南韩海警,要登船检查。”
  我一愣,说登船?什么意思?
  结果还没有等欢哥回答,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枪声,渔船的船体被子丨弹丨打得“噗、噗”的响。
  居然开枪了?
  枪声打破了表面的平静,一阵急促的枪声过后,是大喇叭的宣传声,因为用的是韩语,所以我听得并不是很明白,下意识地问道:“他们的海警,有事没事欺负我们的渔民,这件事情我是清楚的,但我们这回找的渔船,注册地可是在南韩的,怎么也这样?”
  欢哥苦笑,说谁知道呢?估计是因为船老大的身份吧,他是韩籍华人,所以才会这么不客气。
  靠。

  听到欢哥的解释,我顿时就是一阵怒火,从心中烧起。
  小国寡民,从来都是十分排外的,即便是你入了他们的国籍,也是一样,这点跟我们海纳百川,甚至把外国人当祖宗供起来的架势有很大的不同。
  当然,还有一点,也可能是华人的原因,如果是米国爸爸,估计他们不敢这么嚣张。
  我说外面说的是什么?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无外乎就是让我们停船,接受检查的屁话,并且威胁,说如果我们不停下来的话,他们会毫不客气地动武。
  所谓动武,就是开枪,不但有自动步枪,还有重机枪。
  这帮人在这一片海域是霸道惯了,从来都没有缩头缩脑的自觉,一直把自己当成是爸爸。
  我说怎么办?
  屈胖三说如果是寻常海警,为了息事宁人,我直接弄一个幻术,掩盖我们的踪迹就是了,怕就怕跟着过来的,还有其它想法的人。
  我抬起头,看着他,说你指的,是三十三国王团?

  屈胖三说能够这么快就查到这儿来的,势力肯定很大,三十三国王团在北美的势力很大,与军方说不定也有所关联,通过米国爸爸来操控这帮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听到屈胖三的话,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原本以为事情安排妥当了,我们就能够顺利离开这片海域,然后有军方的直升机过来接我们,估计还会在海军那儿待上几天,没曾想中途又出现了这样的挫折。
  犹豫了几秒钟,我站了起来,说我来处理吧。
  屈胖三看我,说你怎么处理?
  我说还能怎么处理?先确认一下,如果真的只是单纯的军方行动,我们隐瞒过去就是了,但如果真的跟三十三国王团有勾结,没得说,弄死狗日的,也替这些年来被欺压和杀害的中国渔民报仇。
  屈胖三说你说得痛快,但如果引发了地区冲突,那该怎么办?你可以一走了之,让布鱼给你背锅?

  我哪里想过这般严重,忍不住说道:“那怎么办?”
  屈胖三笑了,说你的意见,我完全同意,不过咱们得屏蔽这儿的信息通讯,不让消息传递出去……
  我说那怎么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