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3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很快的,夏文博又有些失落,他想,自己的电话号码有必要放在自己的钱夹中吗?显然,这不是那个女人的电话,夏文博有些丧气,又坐了下来。但转念一想,也许这个电话她刚装不久,担心忘记才用小纸片记下来。而且,就算不是她的,也该是和她有关的人的电话号码。通过这个号码应该有查访到她的希望。
  夏文博又开始激动,心蓬蓬地跳起来。
  对于他这样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总是希望吧一件事情做到最好,或者是至少有一个结果,他认为,他有责任,也有义务将最后的结果告诉那个少丨妇丨。
  实际上,这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他就是固执的认为应该这样做。
  可是,打通了这个电话怎么对别人说呢?夏文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不停地试验着对别人要讲的话。
  “喂,你好!打扰你了。你今天早上是不是被一个乞丐抢了?”如果接电话的人从声音上听来是个年轻的女性,夏文博决定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但如果接电话的是个男人,夏文博打算在简单的开场白之后,用这种方式询问:“请问你是不是有这样一个朋友,女的,大约三十岁左右,长得很漂亮。她在今天早上被一个乞丐抢了钱包。现在钱包被夺了回来,而我又找不到她,唯一的线索是她钱包中的一个电话号码,就是你家的这个。你能不能想起是谁?”
  夏文博觉得,自己的语气一定要诚恳,“你”最好说成“您”,否则这种陌生的电话很容易遭人拒绝。

  对方如果愿意告诉他少丨妇丨的联系方法,那就万事大吉;如果对方怀疑夏文博的身份而不肯相告,不妨这样说:“我理解你,我理解你。要不,你和她一起来,我们约在大庭广众之下见面好了。”
  以上仅是一种方案。夏文博甚至还想说自己是公丨安丨局的,抓住了抢钱的乞丐,要把钱包归还给她,这样口气就不必过于谦恭。谁见过公丨安丨局的人说话和颜悦色的?但他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方案。夏文博责问自己:为什么要说谎?谎言能带来好结果吗?再说这种谎言也无法延续。钱已经被乞丐抢走了,总不能自己掏几千块钱吧。再说也不知道被抢走的钱的具体数目。
  想好了说辞,夏文博显得胸有成竹,他拿起了电话。
  只是电话打过去以后,对面传来了电信局专业的,标准的一个女声:“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夏文博傻眼了,艹,刚才想好的话看来都是白搭了,他有点气馁的把钱夹扔在了沙发上,这件事情对夏文博来说,只能到此为止了,至于那个女人怎么想自己,会不会认为自己抓住乞丐,把钱私吞了?那都是她的事,自己也管不了那些。
  夏文博抛开了这些俗事,拿起桌上的文件,又认真的看了起来。
  四点多,杜军毅来了一个电话,说他到城里来了,问夏文博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好啊,好啊,我们很久没有聚一下了,这样,晚上请你到清雅楼吃饭!”

  “文博兄弟,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到时候又让我掏钱啊!”
  “嘿嘿,不会的,不会的,我做东!”
  夏文博一面说,一面拉开了抽屉,往里看看,里面放着两千来元的现金,这是他本月的全部资产,他也不管了,先拿出来用吧。
  一面和杜军毅聊着,一面把钱装进了装进的兜里。
  这个电话刚打完,旅游局的那个林科长又来了电话。
  “夏县长呀,我是旅游局的林丽丽呢,想不到是我吧?嘻嘻!”
  这个林科长本来就不肯相信自己已到不惑之年,经常用“我们年轻人”之类的口头禅把自己强行和夏文博他们归纳到一起,说话时的语气动作也尽量把装进往二十五岁那边靠,此时的林丽丽更是凭借电话线路看不见人做掩护,语气轻柔可喜,还带几分刚睡醒的慵懒,时不时发出两声格格娇笑,状态已经退回到二十岁了。
  第六百九十六章:再遇

  夏文博不知道这女人找自己什么事情,也用很官方,很客套的语调,尽量在语气里表现得既意外又高兴的样子:“哎呀,是林科长啊?真是没想到,没想到。”
  “你说什么呀?工作之外,叫我林丽丽或者丽丽都可以,就是不要叫科长呀什么的,太正而八经了。好不好嘛?”夏文博感觉林丽丽说话的时候,还微微扭摆着身体,不由得头皮一紧,鸡皮疙瘩立刻冒了出来。
  夏文博‘嘿嘿’地笑着说:“不敢不敢,林科长的芳名我岂敢乱叫?那是有专利权的。我看我还是叫你科长比较好。”
  林丽丽从夏文博的话里听出了戏谑,这种戏谑立刻瓦解了人与人之间年龄差异带来的心理距离,而这正是林丽丽每天煞费苦心要追求的效果。
  她在电话里轻松愉快地笑起来:“你真不愧是我们县年轻有为的领导!今天你想到的那句广告词真棒,比那几个只知道赚钱的记者强多了,老早就知道夏县长你是个天才!”

  夏文博赶紧说:“林科长,你别老夸我,使我滋生骄傲自满情绪。其实那不是我想出来的,我只是在都市报记者的基础上做了一点改动。”
  林丽丽认真地说:“就这点改动就可以看出水平。那几个记者呀,恨不得早点了事,版面设计也是简单敷衍。哦,对了,我就是想请你完上一起坐坐,可以吗?”她紧接着说:“不会耽误你和女朋友晚上约会吧?”听得出她说话时笑盈盈的样子,夏文博通过话筒,似乎感觉得到她口中呼出的热气。
  夏文博只好婉言谢绝,说晚上装进已经约了个朋友,只能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说。
  这让林科长好一阵的失望,她还想再说说,夏文博却赶忙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夏文博深吸了一口气,摇摇头,他可不想和林科长发生什么美丽的传说。
  下班之后,夏文博稍微收拾一下就到了酒店,进去之后才发现,大厅里人不多,但包间却没有了。
  服务小姐很客气的说:“先生,现在包间都要提前预定的!再说了,你们两个人坐包间也没有必要,包间有最低消费呢!”
  “奥,这样啊!那就坐大厅得了!”
  想一想两个人也确实没有必要坐包间,夏文博老老实实的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等候着杜军毅的到来。
  刚坐下几分钟,夏文博的目光酒杯吸引到了酒店门口,那里灯光明亮,灯光下一身黑裙的少丨妇丨更显得夺人眼目,夏文博惊讶起来,这不是那个被乞丐抢走钱包的少丨妇丨吗?这是这会少丨妇丨的发型变了。
  原来好象是束着的,这时披散开来,似乎要融进夜色中去。夏文博想,有的女人就像夜来香,是在晚上开放的。
  看到酒店的迎宾小姐向她说着什么,后来就看到迎宾小姐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走向自己这个方向,夏文博差点就要招呼一声,却发现身后一张大桌子坐满了人,估计有十多个,说话声就数他们最大,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站起来向少丨妇丨招手,她应声过去就坐。

  日期:2017-06-2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