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接到的是好哥们于涛的电话,是于涛以雁云市政府办公厅处长的身份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消息来源绝对可靠。从于涛的讲述来看,邢志军绝对是有意为之,目的就是在重要场合讲说矿井爆炸一事,并刻意进行歪曲渲染,先在舆论上造成影响,为后续处理意见出台服务。在七月十日那晚,邢志军整个问话,完全就是替张天凯发声;毋庸置疑,这次在雁云市如此发言,也绝对是张天凯的命令或授意。

  楚天齐意识到,可能他们未必就会立马出手,可能还要再做个别准备,但这绝对不是好苗头。看来张家爷们已经举起屠刀,准备适时砍下了。
  时间紧急,自己该如何做呢?楚天齐眉心处拧成了一个疙瘩。
  薛涛轻轻放下电话听筒,陷入了沉思。
  刚才的来电内容说的清清楚楚,邢志军当众再次拿民工坠楼和矿井爆炸说事,绝对是一个信号,一个不准备放过楚天齐,一个准备对其从重处理的信号。
  按说,那两件事即使处理,也顶多是给科局负责人一个处分,对分管市领导充其量就是象征性口头警告一次罢了。这种警告只是削一下当事人的面子,并不会记入档案,对当事人没有什么影响。但看省安监局的架势,再结合张氏父子和楚天齐的关系,显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他们势必要上纲上线,势必要给那个小兔崽子狠命一击。
  如果仅以事情本身看,对楚天齐严肃处理的话,为免显得牵强。他们肯定又网罗了其它的“罪名”,为加重处罚加码。以张天凯他们现有的能量看,未必能动楚天齐的副处职务,县市级常委的任免都是必须经过省委的。可一旦给其一个较重的处分,势必会对其以后的仕途产生影响,最起码两年内不会有提拔的机会,很可能也会为职务下调埋下伏笔。
  张氏要对小兔崽子下刀了,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身为市委书记,对于这类事故一般不需承担责任,即使再往上追究,那也应该落到市长头上。可是市委已经连续多次出事,而且好多犯错误的人都是自己的兵,这次的事会不会被有心人利用,会不会“误伤”到自己呢?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么自己该怎么办?要通过救他,以救自己吗?笑话,以自己的能量别说救他,能自保就不错了,何况以前的事都留着尾巴呢。

  要不再给小兔崽子踏上一脚,以此换取信任,保全自己?这个想法刚一出来,薛涛又赶忙否定了:不可,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小兔崽子究竟有无后台还未可知,但好几次都能化险为夷,应该是有说法。虽然纪录片的事糊里糊涂,虽然小兔崽子和“老革命”的关系不清不楚,但是仅那个打电话人就不是自己能撼动的。
  想到纪录片一事,薛涛又不禁疑惑:难道张氏父子不知此事?她马上给出答案:应该不知,对方可是要自己保密的。
  现在知道的几个人中,王永新和江霞也仅得到了含糊的信息,他们也绝对不敢说。那个小兔崽子倒似知道的多一些,但他应该绝对不会说的。
  既然纪录片一事,自己是有数的知情人,那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以免给自己招致麻烦。以现在的情形来看,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聪明之举,自己倒要看看,这件事会如何发展。
  心中打定主意,薛涛的心情豁然开朗,忍不住又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吸了起来。当然,她在享受卷烟的魅力前,没忘反锁了屋门。
  虽然张氏父子未必会立马下刀,但想来应该不会远了,今天的这件事绝不是空穴来风,绝对不是好苗头。自己要如何应付呢?
  楚天齐已经想了很大一会儿,但仍然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在此期间,他还分别接到了曹金海和赵顺的电话,虽然他俩都言称“汇报工作”,但楚天齐觉得应该是和此事有关。他现在没心情接待二人,便以“有事”为由,婉拒了他们的进见请求。
  “笃笃”,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谁呀?

  就在楚天齐正疑惑之际,屋门推开,李子藤走了进来。
  直接来到办公桌前,李子藤道:“市长,有一个消息,你听说没有?”
  楚天齐已经猜到了对方来意,但还是反问:“什么消息?”
  “省安监局今天在雁云市开会,安监局领导提到了成康市的那两件事。”说到这里,李子藤停了下来。
  楚天齐点点头:“听说了,而且是现场记者发回的报道,说的很详细。”
  李子藤“哦”了一声,然后迟疑着道:“市长,那该怎么办?”
  楚天齐长嘘一口气:“我现在正在想着对策,不过还没有完全想好。”接着他笑了笑,“我相信,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李子藤点点头,非常肯定的说:“市长,我相信您,您既有能力,也是福将,一定能够化险为夷的。”
  “子藤,谢谢你的鼓励,有你的支持,我的信心更足了。”楚天齐笑嘻嘻的握了握拳头。
  李子藤腼腆一笑:“市长,有什么需要我办的,尽管吩咐。”
  “好的,有什么新消息,及时汇报给我。”楚天齐轻轻挥了挥手。
  李子藤“嗯”了一声,转身走去。
  “叮呤呤”,铃声忽然响起。
  楚天齐拿过手机,去看上面的来电显示。
  大山深处,一间矮屋子里。
  与其说这是一间屋子,其实不如说地窖更为合适,因为整间屋子大部都隐在深挖的地沟里,只有最上部二、三十厘米露出地面。即使露出的这部分,也被周围将近一米多高的蒿草挡住,而且不远处还有一片松树林,如果不是走到近前,根本看不到这处所在。
  屋门处一直挂着黑色的布帘,白天唯一可透进光亮的,就是那个二十厘米见方的小玻璃。现在已是深夜,那块小玻璃也挂上了黑色的布帘,以遮避蜡烛发出的光亮。
  屋子里摆着两张床,每张床上躺着一个人。除了床上的两人,屋子里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没有躺下,而是靠在一把椅子上打盹。这把椅子就放在进门处,椅子和人就相当于一个顶门栓,椅子上的人染着绿头发。
  “啊……救命,救命,别杀我……”随着一串呼喊声,最里边那张床上的人猛的坐起,一手在身上乱抓,一手使劲挥着,既像是挣扎,也像是驱赶。

  “嚎你*娘个头。”另一张床上的人也坐了起来,随手拿起床边的一根木棍,击打在那个喊叫的人身上。
  在烛光的映照下,那个喊叫的人长着一张圆脸,脑门光秃,稀疏的几缕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几块毡垫。那个手拿木棍的人,最明显特征就是染了一头红头发,和坐着的那个“绿毛”活像一部神魔作品里的小妖。
  “打吧,打吧,把老子打死吧,省得活受罪。”说着间,“秃脑门”猛的向前探头,用光秃秃的脑门去找对方的棍子。
  “你他妈*的找死。”虽然嘴上这么骂着,但“红毛”还是快速收回棍子,语气也缓和了好多,“老贾,贾总,别闹了。老子刚躺下,你让老子睡一会儿,行不行?”

  日期:2017-12-0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