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3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底。还是靠别人赢了,不过,我对自己的表现还挺满意的。
  齐语兰问我怎么回事,我说遇到个败类,当下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齐语兰说这事正常,见怪不怪。她让我小心一点,怕有人报复。
  想想也对,毕竟是地头蛇,虽然一时被我吓住了,回头报复怎么办。
  不行的话,便避避风头。
  我把这想法跟齐语兰说了,齐语兰笑了,说不必如此,她说她会通过关系递过去一句话,绝对让刘锦不敢起报复之心,也正好证实我说的都是真的。

  真是的,又给齐语兰添麻烦了。
  不过,还有一件麻烦事,我握着姗姗的小手,站在自己的门前,心里不停的嘀咕,这事该怎么跟家里说呢。
  其实我多虑了,带姗姗回家并不是困哪的事,还没等我把姗姗是拐卖的这事说出口,我妈的同情心早就泛滥了,等我把姗姗是被拐的这件事说完,我妈哭了,她摸着姗姗的手,说:“这孩子实在太苦了。”
  其实,比姗姗苦的还很多,我只是恰巧遇到了姗姗,算是缘分吧。
  我妈给姗姗洗了澡,又翻箱倒柜找出我小时候穿的衣服。她都没舍得扔,不过姗姗穿还是大了一些,我妈埋怨我怎么回来的时候不买几件。
  这老太太,在路上还埋怨我怎么不早点回家呢。
  洗干净的姗姗还挺可爱的,我妈一个劲的拿东西给她吃,那喜欢劲儿别提了,我劝我妈别给小孩子吃太多东西了,尤其是姗姗,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东西,要慢慢适应才行。

  我妈白了我一眼,不过倒是没有继续。
  临休息前,我爸把我拉到了一边。告诉我,之前我妈晚上哭了好几次,为关珊,为死在腹中的胎儿,他还说,我妈刚才给姗姗洗澡,发现她身上有淤青,应该是被打的,她忍不住又哭了,我爸叮嘱我,我妈不想让我知道,所以让我装作不知道。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哎,一声叹息。
  回了房间,躺在床上,电话却响了起来,白子惠的来电。
  我接起来,说:“你方便说话了?”
  过年的事我还没忘,白子惠和她妈吵得有些过了,本来我想让白子惠过来的,经过那事心思也淡了。
  景文卿给我发消息,说初四下午同学会,我订了票,初四上午走,能赶上。
  虽然心里有点可惜,但也无所谓了。
  “我在公司里。”
  “怎么去公司了。”

  “家里太吵,闹心。”
  是白子惠的风格,不过我想家里吵是因为我的关系。
  “公司有人吗?”
  白子惠说:“没有,就我一个。”
  我说:“你不害怕吗?”

  白子惠说:“我把门锁上了,只不过...”
  我说:“只不过什么?”
  白子惠说:“现在有点饿了。”
  “给你点外卖吧。”
  “我已经试过了,附近没有送的。”

  “公司应该还有方便面之类的东西吧。”
  有活的时候加班,会加到很晚,公司里备好了食物。
  “我怕坏掉,就让人都拿走了。”
  “自作自受。”
  “滚!”
  不知道说了多久,应该很久了,互道了晚安,挂了电话。
  想一想,说了半天,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是废话,可这样却又很有趣,聊的心情没有那么阴霾了。
  初三。我妈一早就起来,说要带着姗姗去医院,我拦都拦不住,我说现在才大年初三,医生们都放假,检查也检查不好。着急去干什么。
  我妈很执拗,她认准了这件事,必须要去,她这是不放心姗姗,她既然决定了,那就去吧,做个全身检查也好。
  在路上,看我妈对姗姗嘘寒问暖的样子,让我有点担心,以后,她要离不开姗姗该怎么办,也怪我。平时不在家,我妈需要一个感情寄托,养猫养狗都是一种方式,不过看我妈的意思,她这是想要养姗姗,可姗姗她是有家的。
  有些愁人。
  检查了一圈,没什么大事,我妈也就放心了,只不过医生说营养不良,让我们注意,离开医院,去商店逛了一圈,给姗姗买了合适的衣服,打扮成了一个小公主,看着姗姗的样子,我心里又想起不好的事。
  孩子,我也曾有过。

  人,总是要分别的。初四,我坐车返程,去赴同学会之约,一场回忆青春的旅行,我妈我爸带着姗姗送我,姗姗拼命的挥着手。不依不舍。
  我听到了姗姗的心,她一直在心里喊,叔叔,你别走了,你留下来,好不好。
  我何尝又能舍得。不过,我要返回那个成年人厮杀的世界,我必须属于那里。
  下午的时候到的,先回了家,把行李放下,大概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门。
  空气很清新,虽然有些冷,可寒意入肺,却是特别的享受,让人清醒。
  景文卿定的酒店中等偏上,人均消费一百五左右,还不错的选择,吃的好,环境也好。
  我进了包房,发现人来的不少,一个个光鲜亮丽,穿得都很成熟。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成功人士。
  我穿得就比较随便了,牛仔裤,衬衫,黑色的羽绒服,跟他们一比,我像是不入流的小孩。
  景文卿走过来,脸很红润,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屋子里面热。
  “来了,董宁。”
  屋里是挺热的,我把外套脱掉。
  “班长,气色不错啊!”
  景文卿哈哈笑了两下,有些敷衍。

  坐下。跟大家打招呼,许久不见,有些生疏,不知道如何开口,不过也没谁把我当一回事,开始各说各的。
  谈的无非就是房子车子。谁谁谁在哪里高就,谁谁谁换了一辆新车。
  互换名片,说些以后照顾照顾生意的话。
  我有些失望,我知道同学会就是攀比这类的事,毕竟进了社会,变得无比现实,不过我还是有一点渴望,希望他们能说说曾经,说说那青春,可惜,没有。

  我来是为了追忆。
  他们来是为了前程。
  还没上菜,我已经想要走了。
  “对了,班长,班花今天来吗?”
  班花叫彭梦琳,是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小巧可爱,爱撒点娇,这好几年了,还让人念念不忘。

  “班花肯定来的,要不然咱们同学还聚个屁啊!”
  金仕珑,原先那个处男,喊了起来,引起男生的集体哄笑。
  “金少,听说你混的不错啊!”
  “一般一般。哪有咱们班长混的好,政府机关啊!以后大家有事去找他,他必须给咱们办事。”

  景文卿说:“少打趣我了,别逼我犯错误啊!”
  我看他们笑着,说着,得意着,明明离着很近,却感觉隔了好远。
  同学,也不免变了质啊!
  美女总喜欢姗姗来迟,我猜她们是享受被所有人瞩目的感觉,成为场内唯一的焦点,彭梦琳来了。最后一个到的。
  男生吹起了口哨,嬉笑着,这让我找到当年的一点感觉。
  “大家这是干什么啊!”彭梦琳笑着说,她一笑眼睛弯弯的,确实挺漂亮的,不过跟普通人比是漂亮。跟绝色比还是比不上。
  男生们激动了,其他女生可不是这样,她们脸上带着微笑,心声却截然相反。

  “臭**,就会卖笑,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