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那杯水,我没敢动它,我怕万一让人给下点药,虽然兜里只有二百来块,但也不能让人偷,如果是劫色,我也就认了。
  胖女人问我了一些情况,看到她很满意,于是她就开始与我探讨人生,以及婚姻家庭,天文历史,地理风貌,那天谈了足有三个小时,眼看到了午饭时间,她开车带我去吃了烤鸭,然后就把一个信封递给我,我当时就懵了,怎么给这么多钱?她告诉我,这是按北京陪聊价格算的,问我闲少吗?我连忙说已经够多了。
  胖女人坚持要送我,我没敢让她送,我怕惹出事端,这可是北京,不是自己熟悉的城市。我自己打车回去了,在车上我打开信封,里面的钱有一千元,让我又是吃惊,看来北京陪聊价格这样贵。
  正当我沉浸在兴奋之中时,手机里又来了一条短信,还是胖女人发来的,她说对今天与我聊天很开心,希望下次还能有这样机会。我连忙回复,随时恭候。
  晚上我回请了小欧一顿饭,当然我不会告诉他今天挣钱的事,他问我今天上课了吗?我说今天去街上转了转,看来这小子也没上课,原来他去见了个女网友,估计这小子和女网友不是简单关系。看着他一脸倦样,那一定是泄完火刚回来。

  小欧告诉我,培训确实没啥意思,如果不愿听,可以去北京转转,看看八达岭、故宫,必竟是皇城。
  我苦涩一笑,景是好景,口袋里人民币不答应。小欧见我穷叟样,当即拿出一叠钱递给我,让我先拿着用,我笑着回绝了,再没钱也不能借人家钱用吧,只是告诉他,自己缺钱时一定告诉他。
  晚上,我回忆了一下今天与这个胖女人见面的场景,总感觉天上掉馅饼了,砸到自己头上了,但又有些后怕,难到那个女人真就是要陪聊的吗?想到这里我连忙搜索了一下“陪聊”这个关键词,果然有很多关于陪聊的解释,有官方的,有学术的,当然更多的是美女陪聊,看来这是一个先进的词汇,已经从北京悄然兴起,我真是“奥特曼”了。
  想到这里,我抓紧把自己聊天软件资料进行了更新,并新加了陪聊业务,既然兴起来新项目,就要学会怎么样陪聊,那可不是简单陪聊,也不是为了上床的陪聊。
  我资料动态更新后,果然加的人很多,有男的,有女的,什么样的需求都有,这些人形形**,为了慎重起见,我选择了几个人,并约定了时间。
  晚上聊很了多人,与他们沟通陪聊的地点与方式,我想决不能去那些很偏的地方,尽量选择像西式快餐店的地方,要不然,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障。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来钟,手机在黑暗中响了,把我吓一跳,我一看原来是A女士打来的,这么晚了,她打来电话干什么?难道又寂寞了?
  “你能过来一下吗?我现在有困难!”电话那头A女士近似哭腔的声音,提醒我这个女人可能真遇到问题了,我二话没说,穿上衣服打了辆的士就往她所住的宾馆走。
  现在钱也有了,腰包也鼓了,打出租车也硬气了。

  说心里话,我是怀着很矛盾与忐忑的心理去A女士那里,我不清楚她遇到了什么困难,也不知道去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哎!我也是正常男人,A女士那美妙身体确实吸引了我,所以我才不敢再次见她,我真的怕出现问题,人家可是有家的人。
  敲了敲510房间,不一会儿A女士就开门了,A女士越来越漂亮,我感叹女人成熟的季节,真是让男人无法抵挡。
  A女士热情的把我让进屋,我抬头一看,沙发上居然还坐着一个男人。我愣了一下,心想是不是打扰人家A女士的好事了。
  “表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领导黄主任。”A女士热情的给我介绍着,没想到她居然叫我表弟,我想她一定有事了。
  我看了看那个男人,微胖身材,大背头,年龄至少五十多岁了。我上前与他握了握手,这个男人与我握手时,我能感觉出他的尴尬。

  我不知道这个A女士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心想有男人在她房间,还让我来干嘛,难道她真的有那些奇怪想法?
  正当我想象时,A女士已经把茶水端上来,我就听她对他们领导说,“黄主任,我表弟在北京工作,我这次来请他好多次,他都忙,好不容易今晚有空了!”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黄主任,要不我们一起去吧?!”只见A女士站起来就要穿外套。
  只见黄主任连忙起身说,“哈哈,家里人来了,我就不去了,改天吧,我得回房间休息了!”黄主任说完就往门外走。
  A女士笑着再次劝黄主任跟着去吃饭,但黄主任没有回头,关门走了。
  这时A女士像坐在沙发上,手捂着胸口,连说太可怕了。

  我莫名的问她到底怎么回事,A女士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给我说了一遍。
  越是想躲避,越是躲不开,有人把这叫缘份。但躲避的成分在于害怕发生一些事情。就如我躲避A女士一样,为什么要躲避她,前面我已经说了,所以我在想,难道真与她有那种所谓的缘份?
  听了A女士的诉苦,我这才知道,原来她的直接领导就是刚才走的那们黄主任,这次也来参加培训。
  A女士告诉我,这个黄主任在公司时就对自己有想法,经常对骚扰她,但苦于是自己的领导,A女士敢怒不敢言。
  本来这次培训没有黄主任,但这位黄主任居然主动要来,可以看出他的酸翁之间不在培训,而在于A女士。
  来北京培训后,黄主任每天都会找机会来A女士房间聊天喝茶,美其名曰:探讨培训内容。
  黄主任的不断骚扰,让A女士苦不堪言,但她又不能拒绝黄主任,于是他就想到我,想让我给她解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