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大姐问我,如果孩子还不能把老公说通怎么办?我说那就只能走离婚这条路了,离婚可以进行资产分割,他不是有钱吗,那就去法院起诉他,查查他现有资产,在法律面前他不会隐满。
  她听了我的建议后,仿佛茅塞顿开,她连忙对我表示感谢,并说老公敢和自己离婚,她就感觉不对劲,但她不知道老公到底有多少钱,现在听了我的建议,她就有办法了。
  大姐临走前,想把剩余的阶段的疏导费也一并给我了,我答应她从北京回来后再预约。
  明天就要去北京了,我把临走之前的一些工作对臧琳进行了交待,特别嘱咐她,如果客户了,一定要热情招待,并且做好通联工作,与他们约定十天后进行疏导。
  臧琳见我要走了,好像有点不高兴,我以为她对我留恋呢,没想到她说出一句话,让我气得要死,她说自己也想休几天假,到时可以把电话贴到门上,客户来了就打电话。
  我无语了,看来靠臧琳看店肯定不行,于是我关上门先去睡了。
  臧琳在门外冲我喊,“我姐又催房租了,让你从北京回来准备好钱!”我没支声,骂了句,她姐俩个就知道钱,难道她俩在她妈肚里时就认钱?!
  我从北京站出来后,仰望天空,然后默默的说了一句:“我来了!”。

  看着北京车站熙熙攘攘的人流,我这个小人物早已经被无情地淹没在人流中。这时小欧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坐地铁到海淀区,并用短信把线路告诉我。
  我对小欧无比佩服,看来人家经常来北京,比我熟。而我简直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啥他娘的都不熟悉。
  到了培训地点,原来是一个宾馆所在地。我在吧台签完到后,听说每晚住宿二百多,当时就懵了,要是培训十天可就是两千多,这还不包括吃喝呢。
  我想了想没有领门卡,而是用手机快速搜索着附近小旅店,总算到一家,一看居然是林氏旅店,而且离培训地点也不远,价格一百多元,这在北京来说已经算是最低的了,我决定住在这里。
  我找了个单间,所谓的单间就是仅能放一张床而已。但对我来说已经不错了,还能享受个人空间。
  正当我收拾完东西,这时电话又来了,我以为是小欧的电话,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人有时在走背心情不好,特别是想把心沉浸下来的时候,或许你意想不到事情就会出现。

  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A女士,我就纳闷了,我这可是刚落脚,她电话就打来了。
  自从上次我和她把事情说开后,我们很少聊天,偶尔她发来一句问候,我就客气的回复一下,因为我和她是一种玩不起危险游戏。
  A女士说她也在北京参加培训,看到我动态里说也去北京了,就约我有空出来一起坐坐。
  我可不想与A女士发生什么风花雪夜的事,那也不是我这般层次的人所玩的。于是我告诉A女士刚来北京报到,培训的事很紧张,到时有空再定。
  我现在真后悔,当时怕有客户找我疏导,就把去北京培训的事发表动态里,没想到A女士看到了我的动态,她会不会故意选择这个时间节点来北京与我见面呢?
  想到这里,我都为自己不要脸的想法脸红。
  北京的培训说白了就是纯粹收费敛财,想办法从你腰包里掏钱。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再花车费回去吧。
  当我见到小欧时,这小子小头梳得铮亮,西服领带一穿,真他娘的是个白领了,我和人家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小欧告诉我,这次培训就是镀金行动,培训班请来全国有名的心理咨询大师上课,结业时每个人再发个证书,可以放在心理咨询室里,那可是金字招牌。
  小欧这句话,我恨不能扇他两耳光,来北京培训花的可是真金白银,***,这种培训还有什么意见,要知道不来就好了,自己都快吃不上喝不上了。
  我问小欧在南方工作咋样,这小子欧眉飞色舞的给我白活了半天,他说那边正盛行心理咨询,就像地上捡钱一样,他还劝我也跟他一起去南方发展。但我感觉自己没有小欧自身条件好,估计去了并不如人家发展有前途。
  培训开始了,无非就是找来的几个所谓的名师上课,讲的都是老掉牙的东西,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名师,案例也不贴实际,说白了就是设计的案例,根本没有什么实操所得。

  第一天培训结束后,小欧带我去老北京的小巷子里吃了次饭,我们互聊着各自的经验,当他听我说现在还没挣到钱,就嘿嘿一笑,告诉我该骗就骗,不能太实在了。
  看来小欧这小子在南方肯定利用自己那套功夫,坑蒙拐骗,忽忽悠悠,怪不得这小子能挣这么多钱。我没有骗的本事,我看了看小欧,心想他挣这钱也能挣的心安理得,良心都让狗吃了。
  回到小旅馆,感觉浑身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午夜十二点,我是被冻醒的,北京的初春,半夜不盖被子很凉。
  我点上根烟,打开那个跟了我五年的笔记本电脑,还好小旅店有网络,我像往常一样登录到那个聊天软件。
  只见有很多条留言,也有陌生人来加我好友。我先看了看A女士留言,她告诉我她在洪泰来宾馆五楼510室,希望我有空过去和她说说话。我一看这不就是寂寞少妇来约吗。
  我继续看那留言,并对那些需要疏导的客户一一进行了回复。但那帮陌生人加我后,着实让我拿不定到底是些什么人,只见有一个女人,我看她的地址显示是北京,她问我是不是做疏导工作的,我看这可能是真正的疏导客户,就点击通过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真的还在线,她很礼貌问候我,我也客气的回复了她。她问我是否在北京做咨询工作,我告诉她是来北京参加一个心理咨询的培训。她很兴奋的问我明天是否有时间,她想约我聊聊,她会按小时计费的。
  我很犹豫,必竟在北京这地方人生地不熟,谁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疏导还是假疏导,让人搞不懂。我说明天再定,我看看表,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参加培训。
  明天我到培训班后,已经晚了十分钟。我进教室后,看到一个穿旗袍的女人站在讲台前正在讲课,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时手机短信声响了,我赶紧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昨晚那个女人留下短信,她问我是否能来,她已经找到一个茶楼,如果能来她现在就可以过去。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上午九点半,听了会儿旗袍女人的课,无非也是些老生常谈的知识,我决定去赴一下约,既然陪聊给钱,为何不去呢。这个培训来了我就后悔,还花那么多钱,不如去挣笔钱再说。
  我收拾包就打车去了那个茶楼,一下车出租费居然八十多元,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摸了摸裤兜,还好剩余的钱还够回去的路费。

  我进茶楼后,那个女人已经坐在那里,我一看那模样就像当年所看电视剧《四世同堂》里的大侈包,简直胖的让人不忍直视。
  只见她热情的招呼我坐下,给我倒了杯茶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