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这话,我怕露出尴尬场面,也学着她的样子用刀切那块牛肉,怎么切都切不下来,***!烀个牛肉也不烀熟!
  这时金女士端起酒杯,要和我碰杯,我连放下刀叉,喝了一口。
  这时我才看到,其实金女士长得很漂亮,网上聊天时,我以为她很丑,不敢露面,没想到是一个既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如果她没结婚,我必然要发起一次进攻。

  我们聊了很多,她聊了自己家庭与婚姻,我这才知道,原来她老公是做生意的,经常不在家,但老公对她很好,必竟聚少离多,让她感觉没意思,总想换一种生活状态。
  我听着她的话,喝一口红酒,只能眼看着那块牛肉流口水,不敢再去切了,怕露出洋相,让她笑话。
  我们从婚姻家庭,聊到了事业与人生。金女士是一家大型企业的部门主管,但老公不愿让她干,只想让她在家呆着,但金女士没有同意。
  眼看已经到下午了三点多钟了,这红酒喝的让我脸红脖子粗的,都说红酒后反劲很厉害,我可是真正体验到了。
  我们居然喝了两瓶红酒,看着金女士喝酒后,说话不走板,脸也不红,这女人咋这样能喝。怪不得有人说,女人只要端酒杯,男人可别较劲,看来是有道理的。
  为了避免出洋相,我借口去了趟卫生间,顺便去了吧台问了一下这桌饭价格,一问才知道,这桌饭近两千元,我摸摸空空的口袋,没有说话,默默走开了。
  ***,有钱就是有钱,一次西餐居然这样贵,也没吃到什么,最贵的当属红酒了。
  回到房间,我看到自己面前那盘牛排没有了,金女士看出我的惊呀,笑着对说,“我让服务生把牛排再加工一下,估计你不太习惯吃八成熟的。”
  随后金女士又和我谈到了西餐,说是牛排就是八成熟,如果太熟了就失去了牛排味道。
  我静静地听着金女士讲解着西餐经验,没敢插一句话,***!咱是山炮,根本就不懂。
  我们又聊了会儿,服务生已把做熟的牛排端了上来,我用刀一切,果然切下来,说心里话,真他娘滴饿坏了。
  临别时,我邀请金女士有机会去店里喝茶,金女士很爽快的答应了。
  回到店里,已经晚上六点多了,一进门,就听到两个女人在大声吵,原来是臧婉和臧琳姐妹两个在吵,吕胖子坐在沙发上,悠然的抽着烟。
  臧婉见我进屋了,就大声问道,“大仓!你是不是借给臧琳两万块钱?”
  我一愣,这是谁告诉她的,我都和臧琳达成协议了,两万元不要了,就当以后的房租。
  吕胖子在一旁偷偷的笑,***!一定这小子透露风声了。
  “我先吃点饭啊,饿死了!”我没正面回臧婉的问话。
  吕胖子笑着问我,“大仓!我看你和一个美女从屈来顿西餐厅出来,还没吃饱吧?要是我看都看饱了。”
  “去你***腿!我是见客户去了!”说完就打开一盒方便面。
  臧婉见我没理她,更来气了,“大仓,我问你话呢!”
  我看臧琳在那抽泣着,就随口说了一句,“你看我穷的都吃方便面了,我哪有钱借给她?”
  臧婉说那就不对了,刚才臧琳还说借你的钱,给那个小白脸了呢。
  原来臧琳想尽快把借我的钱还上,怕将来房租的事让父母怀疑,于是向臧婉借钱,并把借我钱的事说了。
  我三口并做两口把泡面吃掉,抹了一下嘴,对臧婉说,钱不要了,就充当房租了。
  臧婉说一码归一码,我和臧琳双方借钱的事,不应与房租掺合在一起。
  我一下就泄了气,看来我这两万元借给臧琳,这不成了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臧婉真不是东西,咋不叫她上司老婆使劲打她呢。唉!看来借的这钱是没希望要回来了,只能吃哑巴亏了。
  吕胖子站起来,拉着臧婉就往外走。这两个人肯定要回家唏嘘去了。
  “胖子,你借给我的钱就不还了!到时找你小姨子要去!”我心想,反正你两个结婚这钱臧琳还不上,吕胖子当姐夫就充了。

  吕胖子也没理我,拉着臧婉就走了。这两个祖宗走后,我对臧琳说,不用伤心,反正我也不着急用钱。
  臧琳还在哭,我扔给她一条毛巾,她气得扔在地上,“这是你洗脚的,臭死了!”
  臧琳关上门进屋了,我隐约听到她还在小声哭泣,我就纳闷了,臧琳每天挺乐观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来每个人都有心事,我也没再理她,关上门,自己就畅游在虚拟世界里。

  这时手机响了,这样晚了谁还打来电话来?一看原来是老妈打来的。
  老妈问我找女朋友了吗,看来老妈又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了。
  老妈说,什么远房姑表亲要给我介绍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在税务系统工作,让我抽空回来一趟看看。
  我答应着,说近期就回家相亲。看来老妈真着急了,如果再拒绝她,万一生气血压上来了,我姐还不得骂死我。
  老妈的电话,也让我没了上网的心情了,把我那些留言以最快速度回复完,打算洗洗就睡。
  我去卫生间时看到臧琳的房间还亮着灯,从情感疏导师专业角度看,臧琳遇到情感困惑了。
  我敲了敲臧琳的门,问她没啥事吧,半天臧琳回了一句,“帮我煮碗面去!”
  我暗骂一句,真他娘的倒霉,原来她没事啊,早知道睡觉得了,大半夜的还要当把厨师。
  臧琳不吃方便面,只吃那种清水煮面条,打个鸡蛋,放点酱油醋,也好伺候。
  我以最快速度把面条做完,臧琳坐在那大口吃起来了,那吃相真不像个淑女。
  “马无夜草不肥,小心身体走形!”我调侃着她。
  “我现在就想让身体胖起来!”臧琳赌气的说。
  其实臧琳的身材不错,用好色男人的角度审视,臧琳也算是美女系列了。

  臧琳很快吃完了面条,然后还让我去洗碗,我气不打一处来,可又不能发火。
  “我快成了你专职保姆了!”我把碗筷收拾完,就去卫生间了。
  “你比吕胖子还抠门,放心好了,把帐记上了!”臧琳说完就去墙上挂着一个本就记帐。
  这是我和她约定的,一碗面条五元钱,一碗米饭两元,一盘水饺七元,反正我两个都是AA制,并且制定了一个帐本挂墙上,互相记清楚。
  后来臧琳那件私密事发生后,我想自己作为情感疏导师,观察不到位。
  如果人在困境中始终悲观怨天尤人,就会丧失各种各样前进机会。当然人在困境时心情与顺境绝对两码事,我也一样,没钱日子很难受,但只能面对现实。
  虽然已是三十多岁了,我总感觉自己还很年轻,很直溜,有大把的时间让我去挥霍和浪费,总认为随时随地东山再起。
  这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曾经一起参加心理咨询培训的同学小欧打来的,他现在应聘到南方一个城市的心理咨询公司工作,干的风声云起,月薪两万。他一直邀请我过去,但我并没有心动,必竟在一所城市时间长了,有了感情,就不愿再别的地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