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那天诱惑了儿子的同学,从此两人就交往起来。
  我一听,她怎么把人家小伙子诱惑到床上的,想到这里,我身体都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说小伙子那方面很强,两人交往的很好。***,年轻小伙能不强吗,你这如狼似虎年纪正配小伙。
  她又接着说,后来他们在一起时,被她老公发现了,当时老公就把儿子同学痛打一顿,并且要和她离婚,但她不敢离,因为所有钱都在老公那里,如果离了,自己一分也不会得到的。

  虽说没离,但他们夫妻两人再也回不到以前那种和谐状态,整日无休止的吵架打骂,让她心里很纠结,所以她来找我,让我给她出个主意。
  我喝口茶,看她一眼,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话。我想并不是每个女人出轨都令人可恨,其实她真的不容易,自己老公不行了,总不能就这样耗一辈子吧。用高卓的话讲,可以买点工具自己用,但真的与假的还是不一样的感觉。
  我让她填写了一张表格与合同,然后约定下一次疏导的时间,女人交完钱后,就匆匆走了,看着她走出背影,叹了口气。
  臧琳笑嘻嘻地问我,又有什么难做的事了,我瞪了她一眼,“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瞎问!”
  臧琳撅着嘴说,“我都多大了!你还把我当小孩!”
  我让她把刚才那个女客户的资料整理好,然后我打开电脑,进入聊天软件。上面有近百条留言。
  我一一进行了查看与回复,对于有些无聊的人,我的方法就是直接拉黑,特别那些骂我陪聊的人,我淡淡一笑,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我实现自己的价值,自身也就无愧。
  金女士留了很多条信息,她谈了很多事,都是些对人生的看法与见解,最后问我怎么两天没上线。
  我对金女士说,这两天工作有点忙,没有上来,总不能告诉人家店被砸了,人被打了的事吧!我针对她提出的看法,回复了她对一些问题的观点。
  晚上金女士又给我留言,问我晚上有空吗?她想与我视频聊天。当我刚说有空时,视频邀请就发来了,我接受了。
  进入视频界面后,看不到这个女人的脸,但从睡衣和房间看,这个女人家条件不错。
  我问她怎么不露出头来,她说现在不好意思,我没有强求她做什么,反正晚上也没有客人来,索性与她聊吧。
  她问我有情人吗?我回答自己连女朋友都没有,哪里来的情人!她发来一个惊呀的表情。问我怎么这样大年纪不找对象,我说还没有合适的,然后她问我对情人有什么看法。
  我不明白她怎么总追着“情人”一词不放,于是我说“情人”这个词是个泊来词,缘于西方世界,应该叫做有情之人。但情人之词传入我们国家时,被人滥用了,有些人还没真正弄懂情人的真正含义时,就互相找情人,认为异性只要上床了,就成了情人,我说那只能是一种性伙伴而已。
  我认为真正的情人,应该是有情之人,是情感与责任的统一体,如果单单从性的那方面界定情人,那就太肤浅了。
  我说到这里时,她连发了几个大拇指,认为我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我回复她,现在很多人把“2.14”的情人节过的变了味,其实真正中国的情人节应该是七夕,那是牛郎与织女相会之时。
  我问她有过情人吗?她回复我说,内心想过,但一直没有走出这一步,她怕给自己带来麻烦。

  我想国人的传统有时也能起到保护我们的责任,至少在你向西方一些事物看齐时,有些传统的东西我们不能丢,即使西方国家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乱。
  她突然问我明晚有空吗,想约我出来聊聊天。
  我一下愣住了,总以为她这样矜持的女人,居然约我见面,有点不可思议。
  我刚想说见面聊天就是情感疏导需要付费时,她却对我说,见面后她会考虑来我这里疏导。我想还是别提费用的事了,要不然客户都跑了,于是很爽快的答应金女士的邀请。
  带着明天与金女士见面憧憬,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想明晚见面与她谈什么呢?她见面的初衷又是什么?难道还会出现A女士那种情况吗?想想自己真不要脸,怎么总想着女人是那种样子。
  早晨起床后,我就把那件西服穿上了,本来想穿那件红色衬衣,但一闻还有汗臭味,上次穿就没洗,我无奈地扔在了洗衣机里。
  臧琳问我是不是去约会去?我说现在连约会的资本都没有了,还约个鸟啊!我告诉她在家看店,我去见个客户就回来。
  臧琳说我骗她,这骚丫头,我何必骗她呢,就是包去约会,与她有鸡毛关系。
  我套上那件买了一个月没舍得穿的蓝衬衣,拎起包就往外走。
  “仓哥,你穿那件蓝衬衣真的不好看,像个山炮!”臧琳嘎嘎笑起来。
  “好不好看,我又不是去找老婆!”说完关门就走了。

  我一边走我一边想,***!臧琳居然说我是山炮,我本来就是山炮啊,又不是城里人。
  我走在街上,注意着周围人是不是在看我,到了站台也没人看,看来我这衣服并不是臧琳说的那样难看。
  上了公交车后,我拿起手机浏览了一会儿新闻,感觉没有值得我兴奋资料。于是就看着窗外阴乎乎的天,不会要下雨吧,我心里骂了句,奶奶地,什么鬼天气,出门时还晴空万里,要是下雨,我这宝贵衣服可就遭殃了。
  我回头看了看车厢内稀疏的乘客,靠近车门有个女人正在看我。这女人穿着白色裙子,一双墨镜根本看不到眼睛。
  这女人看我干嘛?我显得有点不自在,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衣服,会不会笑我穿的像山炮呢。管他呢,先睡会儿再说。
  刚闭上眼,就听到电子报站声音,我激灵一下,***!这样快就到站了。
  我下车按金女士给我留的门牌号,是临江街513号,找到后一看,这不正是传说中的屈来顿西餐厅吗,那都是外国人经常进出地方,真正的高消费。
  金女士选择这地方,看来一定是个富婆。既然人家选择了,我也不多想了,径直走进饭店。
  开门的迎宾小姐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孩,“先生,上午好!请问预定哪个房间?”
  我笑着问她中文说怎么这样好,她告诉我生长在中国,我靠!这个女服务员不是混血就是移民。
  我来到3号包房,一推门,只见一个穿白裙子女人坐在那里,怎么看着这样眼熟,我突然想起来了,正是那个在公交车上戴墨镜的女人。怎么这样巧?能在这里请吃饭的人,居然会坐公交车。
  “您是林老师吧?”女人轻轻问了我一句,我连忙笑着与她握手,我想她就是金女士了。
  我坐下后,桌上已经摆上了牛排和甜品,金女士很优雅的给我倒了杯红酒,
  我看了看,有点发懵,长这样大,只见过西餐,还是第一次吃西餐,看着摆着的刀叉,我犯愁了,不知道该怎么用。

  只见金女士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很优雅的切了一块肉送到嘴边,她笑着对我说,“咱们边吃边聊,这里环境很好,我经常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