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3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大安和高卓都看着我,高卓说,何不把臧婉的私情想办法让她上司老婆知道。
  我笑笑没吱声,心想这种事只能意会不能纵容,我知道吕大安搞点这小动作还是能做到的。想当初我第一个单生意,他就把人家小雪的男同学吓个半死。
  半夜了,我才回到店里,只见臧琳的屋里还亮着,心想这她是不是又和那个徐亮**了?

  我打开电脑,只见聊天软件里有很多留言,我看到A女士发来的问候,想到这个女人真是个情种。其他人的留言无非就是问些情感方面的困惑,我一一进行了答复 。
  这时我听到有人敲我门,我知道那是臧琳来了,“仓哥,你在吗?”
  我拉开门,只见臧琳穿着吊带式睡裙站在门口,我咽口吐沫,“臧美女,你下次能不能别穿这样令我想入非非的睡衣?”
  臧琳听了嘎嘎大笑,问我是不是对她有想法了?我告诉光腚在我面前溜三圈都没想法,气得臧琳上来就想打我。
  我连忙问她有什么事,让她快点说,时间不早了,明天还有客户预约。

  臧琳说借我那钱还不了了,我一听心里这个气呀,肯定给那个小白脸花了,姓徐那小子不是号称富二代吗,这点小钱也他娘的花。
  “仓哥,要不从每个月工资扣除吧,好吗?”臧琳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我说先睡去吧,啥时有啥时还。我想等房屋再到期后,我就让她给我免房租。
  接连一周没有客户来疏导,我闲得就在屋泡茶喝。臧琳问我,能不能给她疏导一下?她现在感觉很郁闷。

  我问她是不是因为那个徐亮出国了,心里舍不得?
  臧琳点点头。我想她这种恋爱早晚得鸡飞蛋打,那小子出国还能再找她,这真是付出了**与感情,一场空。
  我拿出一张表格递给臧琳,让她测试,气得臧琳骂我真是挣钱都挣疯了,我一看那是一张合同书。
  臧琳问我该怎么办?我告诉臧琳感情的事谁都无法说清,既然相爱了,就要耐心的等待,这也是爱情的一个过程。
  正当我和臧琳说着,有人推门进来了。臧琳连忙去招呼客人,进来是一个打扮非常入时少妇。

  她说老公有外遇了,自己知道后非常气愤,好像得抑郁症了,每天晚上都睡不着。
  我给她做了一个测试,从测试结果看,并不是抑郁症,我估计她那是一种割舍不掉的情绪在里面。
  通过与她聊,我得知她老公是一个大公司的主管,当我一听到那个公司的名字,我忽然想到会不会是臧婉的那个公司。
  我想这肯定是吕胖子在里面动了手脚,把臧婉的事,让这个女人知道了。
  这个女人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连骂那个小三不是人,勾引他老公,破坏她的家庭。
  我心想骂得好,如果当着臧婉的面骂才好呢!
  人有时就是这样,你越想发生的事情,它还就真就来了。
  臧婉推门进来时,这个女人并没有看到,而我却看到了,我没有理会臧婉,我知道她是来找臧琳的,也没想到那个正在疏导的女人会认识臧婉。

  但这个女人还是发现了臧婉,只见她像一只发情的母狮冲向臧婉……
  “你个这**!”那个女人劈头盖脸就冲臧婉打来。臧琳不知道怎么加事,一下愣住了。
  我连忙上去把她们分开,只见臧婉夺门而出,那个女人也随后跟了出去。
  “还没给钱呢!”我喊道。

  臧琳气得骂我光知道钱,她姐就被人打了也不管,随后她也追了出去。
  我暗自一笑,然后给吕大安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给他一说,这小子居然回了我一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放了。
  我继续喝着茶,不一会儿,臧琳就回来了。我问臧婉是否逃脱掉?
  臧琳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说臧婉居然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估计臧琳肯定知道了她姐偷男人的事了。
  我叹了口气说,女人的心秋天的云,说变就变。
  臧琳不服气的说,自己就不是随便变心的!我嘿嘿一笑,说她只是没到变心的环境。

  第二天一大早,吕胖子就早早来我这里,详细问了昨天发生的事。我问他昨天打电话时没听到吗,他笑笑说,解决生理问题了,我一猜这小子昨天肯定没干好事。
  我又把昨天的事小声的说了一遍,我怕臧琳听到。我指了指隔壁那个发泄房间,“胖子,去吧!”
  吕胖子推门进去,只见那两个假人已经糊上臧婉和她上司的头像,这是我专门给吕胖子准备的。
  我笑着对他说,“打吧!”说完就关上门。
  这时臧琳迷迷糊糊起来了,冲我喊到,“你这一大早晨还让不让人睡觉!”
  我没理她,我现在都烦死臧琳了,她天天穿的那样暴露,撩拨的我很难受。
  臧琳推开那间发泄房,见吕大安正对着那个贴有臧婉上司头像的假人打呢。
  “胖哥,都是我姐不好,你别生气啊!”臧琳轻轻地对吕大安说。
  吕大安见臧琳来了,就连忙上去把那两张图片撕掉,连说没关系的。
  我笑着说道,“自己女人出去偷汉子了,男人还能不生气?”
  臧琳反问,难道男人就不会偷了?她说全世界没一个好男人。
  我说也包括徐亮吧。气得臧琳没理我,甩门回屋了。
  吕大安从发泄房出来,我问他气出得差不多了,下步怎么办?

  吕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说臧婉又来找他了,希望复合。
  我无奈的笑笑,“还是先腾她两天再说!别以为咱哥们就是天生戴绿帽子的!”
  吕大安心里真是放不上这个臧婉,他宁肯戴绿帽子也不会丢掉臧婉,这就是感情的力量。
  把吕大安的事解决完了,我心里也踏实多了,我真怕这吕胖子干出点傻事来,那一辈子就完了。
  臧琳起床洗完后,我让她今天去贴小广告,这两天客户减少,我想与广告投放量有关系。以前都是我偷偷摸摸去贴,现在应该让臧琳也尝受一下。
  “你真是资本家,剥削人哪,还没吃饭呢!”臧琳生气地说。
  我指了指厨房,“那里面有你喜欢吃的!”臧琳飞快跑向厨房,“哇,微笑老头快餐!”
  这是我早晨让吕大安点的外卖,***!帮这样大忙,连钱没挣上,得让这小子出点小血。
  电脑里小企鹅又晃动了,一个叫“金色的雪”的女人问我是不是做心理咨询的,我说我是情感疏导师,只解决情感的问题。

  她说能不能在网上进行疏导,并且说她会从网络付费的。
  我想这也是一个好办法,可以进行虚拟疏导了,但我说必须打开视频,最好双方有一个合同,我怕将来出乱子。
  正当我高兴之时,接下来发生的事给我当头一棒。
  我干了近半年的情感疏导师,有点不谦虚说句心里话,自己水平谈不上好与坏,但至少我能把握住客户有什么困惑,他们在想什么。说的有点过了,我也知道干什么事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如果我总是顺风顺水,那就不是我了,因为始终感觉自己不太顺。

  那天中午我和臧琳刚吃过午饭,就有人推门进来了,我以为是客户,但定晴一看原来是一伙穿制服的,大约有四五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