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9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闻媒体早就为本次海军节进行了精心准备。英文报纸《日本时报与广告报》特意刊发了社论,其中写道:“今年的海军节不只是个纪念性、回忆性的日子,还是个大功告成的日子。日本海军不仅在37年前战果赫赫,而且,此后它又一次次地立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更大军功。这是达到巅峰的时刻,是大功告成的时刻!由于德、意潜艇的频繁活动,更由于帝国海军的不懈努力,今天英国的制海权已经丧失。作为英国帮凶的美国,其海军也几乎已被我军摧毁。因此,今天日本已名列世界海军强国之首。这充分预示着日本将在未来世界的历史中崛起,占据与昔日英国拥有的同样地位。”社论最后引用已退役海军中将佐藤市郎的论点,“美国兵根本就没有士气。如果美国人发动进攻,那也只是为了做给本国民众看的。”

  日期:2017-12-01 23:07:00
  (正文)
  各大媒体纷纷歌颂开战以来帝国海军取得的“显赫战绩”,宣称“一亿国民完全可以对海军超人的丰功伟绩”感到欢欣鼓舞。轴心国的盟友们也前来助兴,东京和横滨的德国侨民在《日本时报与广告报》上以1/4版的篇幅登出广告,祝贺日本军队在各个战场取得的重大胜利。意大利的侨民少了一些,但也登出了表达同样情感的广告,篇幅仅仅是德国人的一半,正好与其在轴心国中的地位相仿。

  这天站出来发表演讲的,按道理最应该是联合舰队的司令官,但一向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山本选择了沉默,他更希望用很快就要来到的中途岛胜利作为回答。《日本时报与广告报》在头版刊登了山本的巨幅照片,在第三版登载的关于对马海战的介绍中,对山本的渲染几近于谄媚:
  在那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决定性战役中,海军士官生山本失去了两根手指。要是他失去三根手指,按规定就不能继续留在海军里了。可以说,一个手指之差使这位士官生得以在37年后担负起与已故东乡大将相同的职责。因此,人们可以称这是上天对日本的恩赐。
  大本营海军部报导课长平出英夫大佐则另辟蹊径,开始对日本军人的“崇高美德”大加吹嘘,赞扬他们“作战勇敢、尽忠尽孝、豪侠仗义、优待俘虏”,平出得意地说,“我认为,只有日本国民才会对敌人做出如此的厚待。”
  10时40分,纪念活动达到高丨潮丨。皇宫的正门打开了,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大轿车缓缓驶出,大街上旗帜招展人头攒动,一看到车后排坐着的那个细长的身影,男女老少均虔诚地弯下腰去深深鞠躬。裕仁今天特意穿上了海军大将军服,这在以前是十分罕见的。在这个陆军主宰一切的国度里,天皇在公开场合大多穿陆军总司令军服。
  在宣布议会第80次特别会议正式开幕后裕仁退出,一众军政要人纷纷粉墨登场。下午14时,首先上台亮相的是内阁首相。东条说:“目前国内外的有利形势仅仅是取得这次战争最后胜利的前奏,我们整个民族的不可动摇的决心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英美列强的影响不彻底铲除,他们称霸世界的野心不彻底打碎,我们的正义之剑就决不会入鞘。”—不知道东条这讲话稿是不是三杰之一的西浦进大佐写出来的,反正年轻时干过多年文秘工作的老酒是绝对鼓捣不出来的。

  随后东条谈到了自己的敌人,“他们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遭遇到失败,对公众隐瞒这些致命挫折真相的美国正拚命地进行假宣传,妄图缓和国内的批评和指责,防止中立国对其疏远。这里,我不禁要对美国和英国的广大民众表示同情。”
  随后是外务大臣东乡茂德登场。在简单叙述了德意日同盟坚不可破且面临的美好前景之后,东乡作出了英国即将灭亡的预言,随后集中力量对美国人进行了谩骂:“美国陆海军接连不断地遭到惨败,但美国政府却对公众封锁了这些消息,同时散布假捷报,企图维持国民的信心。美国政府根本不顾民众的利益而专横地把整个民族拖入与日本的这场目的不明又断无胜利希望的战争。这样,美国各知识阶层一定会对政府发出不满的呼声,这是非常自然的事。美英两国推行其牺牲弱小国家的传统方针,肆无忌惮地把战火烧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他们已经对上帝犯下了滔天罪行。然而,他们这样残暴肆虐,最终必将落得可悲的下场,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由于是海军节,有“东条裤腰带”雅称的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大将也是必须要说上几句的。对于联合舰队即将发起的中途岛战役,岛田无疑是心知肚明。他骄傲地向民众宣称:“海上战事持续到3月中旬,敌人在西南太平洋的战略要地悉数落入我军之手。凭借此种最为有利的态势,从那以后,我们大日本帝国海军怀着摧毁敌人无比坚强的决心,已经发动,并正在进行积极的、大规模的攻势。”在列举了开战以来日本海军稍有夸大的显赫战果之后,岛田总结说,“迫不得已连遭可耻失败的敌人现正集中全力扭转战局并加强其兵力。不言而喻,敌人将动用一切手段向我们发动反攻。因此,我们不应该──哪怕一刻也不应该丧失警惕。请允许我向你们保证,帝国海军的将士斗志昂扬,充满必胜信心。他们将一如既往,不怕任何艰难险阻,征服敌人,以夺取战争的最后胜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就在一众大腕登台高谈阔论之时,南云机动部队已经驶入了浩瀚无际的太平洋。静冈县的海岸线渐渐消失在远方,在“赤城”号的甲板上,15岁零8个月的土屋良作三等海曹正凭栏默默眺望自己的家乡。同一时间,在“苍龙”号的舰桥上,来自鹿儿岛的海军少尉—57岁的方立健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两人注定是3057名阵亡水兵中最年轻和最年长者—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眺望自己的家园。十天之后,他们将跟随自己服役的航母长眠于冰冷的太平洋海底。

  机动部队正在高速行驶。4艘航空母舰排成两路纵队,“飞龙”、“苍龙”在左,“赤城”、“加贺”在右,它们周围有两道高度警惕的警戒圈。在内警戒圈,“筑摩”和“利根”号在航母的左右斜角前方,“雾岛”和“榛名”号在左右斜角后方。轻巡洋舰“长良”号和11艘驱逐舰组成了外警戒圈。它们包括:第四驱逐舰分队“野分”、“岚”、“萩风”、“舞风”号,第十驱逐舰分队“风云”、“夕云”、“卷云”号,第十七驱逐舰分队“浦风”、“矶风”、“谷风”、“滨风”号。三大祥瑞之一的“野分”号出现在第一机动部队中,似乎预示着南云此行前途的不可预测。为避开美军潜艇的跟踪,机动部队的航速达到了20节。不久夜幕笼罩了海洋,机动舰队已安全通过了危险区,向着那个宿命的战场奋勇挺近。

  当天晚上,忙碌了一整天的渊田中佐早早上床准备就寝。从印度洋返回之后,渊田一直觉得胃部不适,几天前他曾到一家陆军医院住院观察,医生诊断为饮酒过度引起的溃疡,告诫他务必戒酒。“赤城”号的军医长玉井中佐起初也认为问题不大,但登舰第一天晚上就出了意外。渊田刚刚入睡就疼得捂着肚子缩成一团。勤务兵迅速叫来了医生,玉井告诉大汗淋漓的渊田,“是急性阑尾炎,必须立即手术”。渊田请求玉井能否暂时简单处理一下,使他可以坚持一周到10天打完这一仗再说。对此玉井断然拒绝,执意必须立即手术。

  听到渊田患病的消息,南云、草鹿、源田等人都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虽然心中很不情愿,因为渊田在舰队中的位置是常人无法取代的,由他带队攻击对其他飞行员本身就是一种鼓舞,但他们还都勉强支持了玉井的意见,这种事情毕竟局外人不太好说。大家劝渊田好好静养,告诉他未来的战斗会非常轻松,没有他参加其他人也能行。仗还没打,南云已经折了一臂。命运往往就是如此,厄运来临之前往往会有先兆,只是现在还没有人能够看出这些先兆。

  28日下午14时30分,几艘舰船出现在机动部队的视野之中,那是由“极东丸”号等5艘油轮组成的补给船队,负责护航的是“秋云”号驱逐舰。这些船只加入方阵之后,南云下令舰队航向改为东北偏东的常规航道,巡航速度14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