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A女士突然发来一条信息,“我已经在门口,请问是一单元401吗?”我急忙起身去开门,果然A女士站在门口,只见今天她穿了黑色长裙,戴了副墨镜,气质足以征服任何男人。
  A女士冲我一笑,我赶紧让她进屋,臧琳也去泡茶了。
  A女士看了看臧琳,又看了看我,“她是你女朋友?”
  我连忙摆手,笑着对她说,“她是我手下员。”
  A女士笑了笑了,感觉她还在怀疑,又往厨房内,正在烧水泡茶的臧琳看了一眼。
  我们在疏导室坐下,臧琳也把烧开的水拿来,并给A女士倒了一杯茶,“请喝茶!”
  A女士冲臧琳笑了笑,我让臧琳把门关好,然后拿出测试表递给A女士,她看了看问我,“我还是不做测试了,想和你说会儿话。”
  我点点头,并征求她同意后,点燃一根烟。

  A女士首先对上次那件事向我道谦,我听她说起上次去她家的事,脸立刻就红了。她穿透明睡袍样子又浮现在我眼前……
  我静静地听A女士诉说着他们两口子的事情,当她说到老公对我印象不错时,我看了她一眼,心想对我印象好,是因为我也没做什么出格事。
  A女士说上次那事,其实是他们两人试探我。我惊呀的看着她,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为什么这样试探我?”我问她。
  A女士听我这样问,笑了起了。她说老公一直想给她找个好男人,所以如果当时我控制不住自己,可能她老公就出现了,但我做到了坐怀不乱。
  ***!坐怀不乱是指柳下惠!但当时我看A女士那架势不像是在表演,难道她每次都这样试探着找男人吗?
  A女士说希望我考虑一下,可以把他们两口子当作朋友,经常去她家玩。
  我明显感觉到A女士这是想把我作为她猎奇的目标,我向她解释,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我并不反对他们有这个让人无法理解的想法,必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性释放谁都无法控制。但我决不会参与到其中,我不想给自己添乱。
  我表达完自己真实意愿后,A女士好像很失落,我建议她停止这样的想法,这是一个谁也无法预料的危险,虽然得到一时快乐,但终久不会长久,还会出现很多事情。
  A女士见我态度这样坚决,就问我以后可不可以做朋友,我爽快的答应她的要求,做朋友可以,但那样的朋友我决不会做的。
  送走A女士,我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没有陷进去,那样的话,我这情感疏导工作真是没法做了。
  臧琳笑着问我是不是有艳遇在身?我瞪她一眼,让她不要胡说八道,我突然想到,会不会我和A女士的谈话,臧琳都听到了?
  早晨的梦是越做越香,我的梦里又穿插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记得有个穿白裙子女人拉着我往小树林跑,我边跑边给自己打气,进入小树林后决不再学柳下惠,我要做真正的自己。
  好梦永远都不会长的,我被“咚-咚”的敲门声惊醒了,心想这是谁这样没礼貌,一大早就敲门,门口上已经贴上疏导时间是八点半。

  我起床一开门,只见臧婉气势凶凶地进来了,“姓林的,你房租到底是什么时候交?!”
  我一听臧婉又来要房租,心想臧琳怎么还不给她姐呢?我绝不能再替臧琳保密了。
  “哈哈,这大清早的,别这样大火气,小心花容失色了,胖子就不喜欢你了。”我和臧婉开着玩笑。
  臧婉才不会吃我这一套,“别嬉皮笑脸的!我爸等着要钱呢!”
  我只好把什么时间给臧琳的钱告诉了她,并说你们姐俩的事,以后可别来我了,我也不是欠钱不还的人,我真想静静!

  臧婉听我这样说,似信非信,“你说话真的假的?”
  我对臧婉说,苍天在上,老天有眼,房租钱绝对给了臧琳,从不拖欠,这是我做人准则!
  臧婉还是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她径直去了臧琳的房间,一推门,屋里空无一人,“人呢?”
  我笑着说,那你得去问徐亮。
  “徐亮?”臧婉问我这个人是谁。
  我说当然是她的准妹夫,怎么连徐亮都不知道是谁。
  臧婉说从来没听说过臧琳有男朋友,怎么突然冒出个徐亮?她爸妈也不希望臧琳这样早就谈恋爱,怕臧琳年龄小,不懂事,恋爱早了,怕臧琳吃亏。
  我想坏菜了,我可能把臧琳的秘密全说出来了,臧琳回来还不得和我打架。
  我笑着对臧婉说,估计是男同学,应该不是男朋友,他们可能在一起商量考研的事。
  说完这话,我都对自己说谎话的能力暗举大拇指。
  我和臧婉正说着呢,臧琳推门进来了,她不知道臧婉在,一进门就喊,“仓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徐亮要出国了!”
  臧婉从房间出来,眼睛瞪得溜圆,恶狠狠的对臧琳说,“徐亮是谁?”
  臧琳被突然从房间冒出来的臧婉吓一跳,连忙说是男同学,臧婉又问我房租的事,臧琳支支吾吾没说清楚,眼睛一直朝我这看,见我低头看书,其实我早已看到臧琳求助的眼神。我想这次可救不了你了,自己处理去吧。
  臧琳就把房租借给徐亮的事给臧婉说了,我这才知道这丫头居然把钱借给男友了,看来是这是要资助男友出国深造,唉,我要是找这样痴情有钱女友多好,也来资助我一下。
  臧婉临走时,限臧琳三天内把钱拿回家,否则将把她的事告知父母。
  臧婉走后,臧琳大声冲我吼道:“为什么要出卖她?”
  我没理她,臧琳骂得越来越难听,她骂我小人,伪君子,唉,遇到这样一个野蛮的女房东,我还真就没辙。
  臧琳骂累了,坐在我对面,又让我给她出主意,因为她没有钱了。我看了看她,从包里拿出一万元递给她,“这些先把她姐摆平吧,如果不还钱,工资也别开了!”
  臧琳见我出手相助,高兴的像只小鸟蹦着跑入房间。
  本来晚上我想上上网,与那些网友聊聊天,但吕大安让我和高卓晚上去他家吃饭,没办法,我只能留言给网友。

  我到了后,臧琳早已经到了,只见吕大安与臧婉以及另外一男一女坐在那里玩麻将,这小子光着膀子,一身肥肉显露无疑,我看了真想把他肚皮那块肥膘切下来。
  整个房间迷漫着烟味、香水味、臭脚丫子味,实在太热了,我拿把扇子一边扇一边对吕大安说,“你娘的也不弄个空调,这要热死人呢!”
  “傻X,冰箱里有饮料,自己拿,打完两圈,正式吃饭!”吕大安笑骂着我。
  我回了吕大安一句“傻缺!”,就去冰箱取饮料了,正在看牌的臧琳看着我嘎嘎笑了起来,***!臧琳不会把我和A女士的事告诉了吕大安了吧?真他娘的都是间谍,背判者!

  不一会儿,我见有人把饭菜端上来,吕大安真***奢侈,居然请人来做饭。
  我们刚坐下,高卓就来了,还带来一个女的,我一看就是高卓新找的女友。吕大胖子招呼着,“大仓,快给美女找椅子!”
  大家落坐后,吕大安激情洋溢地致了酒辞,这时灯突然关了,屋里一片漆黑,正当我纳闷怎么这时停电时,厨房推来一辆点着蜡烛的餐车,这时屋里人唱起了生日歌,我这才知道今天是臧婉的生日,怪不得吕胖子这样出血呢,对女人他是不吝啬的,真他娘的重色轻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