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9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1 23:05:51
  3.2.3 大军出征
  濑户内海沉睡在夜幕之下,柱岛基地的联合舰队已经苏醒了。日军第一航空舰队旗舰“赤城”号的甲板上,身穿洁白水兵服的船员们已经开始忙碌着起锚作业。在航母周围,20艘战舰在做着类似的事情。今天,这支无敌舰队将朝着一个新的战场进发,此时是公元1942年5月27日清晨4时37分。
  这里是柱岛,与英国的斯卡帕港、美国的汉普顿港一样举世闻名,是世界第三大海军日本联合舰队的主要基地,锚地之大足以容纳下整个日本海军。柱岛是一个坚固而安全的良港,十分适宜于舰队出海航行。从这里出发的舰船几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外海。此处远离商船航道,非常隐蔽,不易被敌人窥视侦察,优越的自然条件简直就是为联合舰队量身打造的。港口周围有小型舰只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昼夜巡航。锚地不远处,分布着许多丘陵起伏的小岛,上边从岸边到山顶都种满了庄稼,但几乎每座小山顶上都部署着精心伪装的高射炮群,小岛的和平不过是假象而已。

  柱岛距繁华的港口城市广岛只有40公里,东北30公里处就是日本海军的大型军火库和吴市船厂—联合舰队的许多舰船就是从这个船厂开出来的。船厂西边不远处,有一个并不引人注目的寂静小岛,岛上一所看似普通的学校与美国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英国达特茅斯海军学院齐名,日本海军几乎所有高级军官都在这里接受过系统的海军战略战术培训,它就是著名的“江田岛海军兵学校”。锚地、船厂和学校三者之间的巧妙结合,使这片内陆海域堪称日本海军的摇篮。

  站在“赤城”号的甲板上向南望去,是象征着帝国海军巨大力量的战列舰队。其中最高大的当属山本司令官的旗舰—前无古人、很可能也后无来者的超级战列舰“大和”号,它那巨大的身影遮盖了港湾中的其它舰只。通到岸上的海底电缆可以使“大和”号同东京海军省和军令部直接通话。在“大和”号周围,簇拥着包括“赤城”号在内的68艘军舰,它们是联合舰队绝大部分主力水面舰艇。此刻,这支蓝灰色的庞大舰队静悄悄地抛着锚。为了准备随后的出击,每艘军舰都已加满了燃油、弹药和补给,因而水线压得很低。

  由山本大将直接统率的第一战列舰战队包括“大和”、“长门”和“陆奥”号3艘巨舰,它们和高须四郎中将第二战列舰战队的“伊势”、“日向”、“扶桑”和“山城”号总共是7艘战列舰。每艘巨舰周围都布设有防雷栅,珍珠港事件使日本海军充分认识到保护舰艇不受鱼雷攻击的重要性,即使在内海也是如此。
  日本海军中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说法,“真正的武士应该一周工作八天”。如此说来,这些硕大无比的战列舰无疑是地地道道的“懒虫”。当南云第一航空舰队东挡西杀、南征北战取得前所未有的辉煌战绩时,这些战列舰一直静静地停泊在这里,等待着传统意义上的海上对决。由于只是偶尔在濑户内海进行一两次象征性的射击演习,这支部队由此获得了“柱岛舰队”的雅称。那些飞行员们曾经戏言,它们好像在整个战争中都未曾准备好,似乎在耐心等待美国人修复在瓦胡岛遭到重创的那些战列舰。其中当然也有例外,第三战列舰战队的4艘快速战列舰“比叡”、“雾岛”、“榛名”和“金刚”号就通过出海战斗赢得了足够的尊敬,他们或与南云一道征战珍珠港和印度洋,或随近藤南下中国海,取得了与其地位相匹配的骄人战绩。

  此时,虽然这支威武雄壮的“柱岛舰队”正静静地等待着出击,但它们依然要推后两天才能出发,担任急先锋的依然是战功卓著的南云舰队。6时整,“赤城”号的桅杆上升起了“按计划出发”的信号旗。“长良”号轻巡洋舰率先起航,紧随其后的是第十驱逐舰战队的11艘驱逐舰。后面依次跟进的是第八巡洋舰战队的重巡洋舰“利根”号和“筑摩”号,第三战列舰战队第二小队的“榛名”号和“雾岛”号,最后出场的才是半年来威震天下的天皇巨星──代表着日本海军核心攻击力量的“赤城”、“加贺”、“飞龙”和“苍龙”号4艘重型航空母舰。在日本漫长的历史上,给太阳旗增辉最多的无疑正是这支舰队。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他们从珍珠港一路打到了印度洋,南云忠一的鼎鼎大名已经让美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的同行刻骨铭心,成为他们心中永远的痛。开战以来,日本海军取得的战绩足以与37前的胜利媲美。此时,这支无敌舰队即将再次扬帆出航,舰队全体官兵斗志高昂。他们确信,本次出征将再次为帝国海军谱写新的光辉篇章。

  港湾内的每艘船上,挤满了穿着白色水手服的海军官兵,那些晚些时候才能出发舰船上的人们拼命挥舞着手臂或帽子,为缓缓驶过的南云舰队欢呼呐喊,机动部队的官兵们则以同样的动作与之遥相呼应。“赤城”号的桅杆上,飘扬着南云司令官的中将将旗—每一位海军军官都梦想有朝一日能在战舰上升起自己的将旗。日本海军中差不多有100面这样的旗帜,其中有4面就出现在这支队列里。除南云中将的之外,其余分别是第八巡洋舰战队、第二航空战队、第十驱逐舰战队的3位少将司令官阿部弘毅、山口多闻和木村进的将旗,同样是少将的参谋长草鹿就只好暂时委屈一下了,—老酒要是能有一面这样的将旗,白天插在头顶上净找人多的地方晃悠,晚上当被子盖着睡觉。

  舰队右舷出现了几艘渔船,船上的渔民们不明所以地向舰队招手欢呼,这与南云舰队半年前孤独出征单冠湾的情景形成了鲜明对比—后来的事实再次表明,做人还是低调点好。机动部队驶过一些小岛时,岸边的一些小孩挥舞着太阳旗欢呼雀跃。这天是海军节,是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在对马海峡大胜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37周年的纪念日。上午9时,“赤城”号的全体水兵在后甲板上整齐列队,举行了简短的纪念仪式。众人朝着皇宫方向深深鞠躬,舰长青木泰二郎海军大佐宣读了东乡的告别词,其中说到,“胜利之后,要束紧钢盔带”。52岁的青木是南云部队4艘航母中唯一一位没有战斗经验的舰长,同时也是十天后唯一活着回来的舰长,他的后半生生不如死。

  与舰上的简单仪式相比,帝都东京的庆祝活动可谓极近奢华之能事。上午9时30分,在护旗队的带领下,日本海军仪仗队在军乐声中昂首阔步走过了东京市区,先是到皇宫前的广场上朝拜,之后前往靖国神社祭奠“光荣阵亡将士之英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