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我我走出电梯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我想这应该不是在做梦。
  我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公交车已经没有了,我就索性打车回店里。
  当我回到家打开房门,一阵阵男女**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让我心烦意乱,这是臧琳与徐亮**的声音。
  我轻轻地走到房间,脱衣睡觉,但隔壁声音越来越大,我把被子蒙在头上,也依然能听到臧琳那浪声,我暗暗骂她**,但自己已然不能自持。
  我不断提醒自己,林雨仓!你要拿出你的定力,不能被这些事来扰乱你的工作与生活。
  但我也是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当那团纸从内裤中拿出时,才感受到一种生理平衡。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后就给吕大安打电话,让他抓紧让臧琳搬走。吕大安很莫名其妙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还居然问我是不是喜欢上臧琳了,***,打死我都不可能喜欢这样的女人。
  我骂吕大安狗娘养的,并告诉他,臧琳经常带男朋友来**,我听不惯那些声音。
  没想到吕大安嘿嘿一笑,说让我搬出来,他搬进去,而且他喜欢听这种声音,气得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骂胖子了。
  这时臧琳在外面敲门了,“林哥,出来吃饭吧,亮亮弄了很多好吃的。”
  我回了句让他们先吃,小声骂着这对狗男女,我盼着那个徐帅哥快点走吧,我还要去卫生间呢!
  这段时间来我店里疏导的人也多了,收入渐趋稳定,我那颗吃不上饭的心才终于缓和下来。
  我让臧琳把近段时间疏导客户资料统计一下,要把年龄、性别以及咨询的内容分类进行统计,我想从中找到一些情感疏导的规律。
  臧琳很快统计出来,我发现客户中,女性居多,结婚的居多,我想这与我们内敛的社会传统有很大关系。
  我嘱咐臧琳一定要把这些资料保存好,不得对任何人透露。因为严格做好保密工作,既是对客户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臧琳听完我这样谨慎,嘎嘎笑了起来,说我现在成了中老年妇女的知音,我无奈笑了一下,“算不上知音,充其量就是个妇女之友!”
  臧琳根本就不懂其中缘由,我把客户当作朋友,不让他们把心理问题埋藏在心底,因为心理问题越积越多,最后来会走向抑郁症。
  正当我和臧琳你一言我一语聊天时,臧琳手机响了,原来是她姐臧婉打来的,我听出她姐要房租的事。
  我对臧琳说能不能缓几天交房租,臧琳苦笑一下,说那是她爸妈要的,她也没办法。
  我暗骂道,真他娘的黄世仁!房屋刚到期就来催租子,还让不人活。但租人家房子交房租,天经地义,我拿出钱递给臧琳让她拿给她爸妈。

  这时我手机也响了,我一看是一个陌生号,估计又有客户要来疏导了。
  “林老师你在家吗?我现在楼下,不知道你住哪个单元?”我听出是一个男人声音,于是我告诉他门牌号。
  这个男人一进屋,我就认出他是A女士的老公。他怎么来了?难道他要找我疏导吗?之前听A女士说过,她老公不愿接受这种疏导方式。
  但想到上次在A女士家发生的一切,我都感觉脸色发红。我认为那是一种逃离,也可以说是当了一把柳下惠,但当时我已经血脉膨胀,充其量应该是柳上惠了。
  我客气的把A女士老公让进屋里,给他倒了杯水,这小子看起来仿佛又瘦了。
  以前看过这方面资料,说很瘦的男人,床上功夫了得,但坐在眼前的他会不会也如资料所说很厉害呢?但联想到他与A女士的关系,突然自己先紧张了。

  他告诉我,自从上次我突然走后,A女士心情一直不好,天天闷闷不乐,想让我再去上门与她聊聊,解开A女士的心理疙瘩。
  我想这都哪跟哪啊,本来就是免费疏导的,谁曾想会发生那一幕。我见过好色男人,但我没见过如此好色的女人!有时在想,是我落后于这个时代发展呢,还是我被时代发展抛弃了呢。
  我看了看A女士老公,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如果拒绝他,我怕给A女士造成心理上阴影,必竟这都是两厢情愿的事。但如果答应呢,我又怕遇到那种尴尬之事。
  最后我想还是按情感疏导的程序走吧,我把疏导预约表递给A女士老公,“大哥,你填下这张表吧,咱们约定一个时间让她来一趟。”
  A女士老公听我这样说,就高兴的填好表,并把二百元现金疏导费交给我。
  A女士老公走后,臧琳笑嘻嘻地说,“林哥哥,我对你老佩服了,没想到你做情感疏导工作都居然都疏导到家里去了。”
  臧琳的甜蜜叫声,让我浑身发麻,“你以为我是贾宝玉呢!”我回了她一句。

  臧琳问我关于A女士情况,我只是说是一个女客户,但臧琳做了鬼脸没再追问。我不会告诉自己在A女士家发生的冏事。
  两天过后的周末,是我与A女士约定的时间。这天我早早起床,先梳理了一下应对A女士可能提到的问题。
  每次预约功课我必须提前做好,必竟A女士不同于一般的疏导者,那是喜欢我的一个已婚女人。
  但臧琳并没有起床,我知道她昨晚又跟男友疯去了。我敲了敲她的房门,“臧琳,起床吧,今天有客户要来!”

  半天才听臧琳用沙哑嗓音回了一句,“知道了!”
  ***!一定是昨晚又被那个徐亮疯狂蹂躏,没睡好吧!一想到这里,我脑海里就想象着臧琳在床上**样子。
  我用最快速度把早饭做好,自己先吃了,我正要回到房间时,臧琳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就往卫生间跑。
  看着她的样子,我暗骂着**。我真是个孙子,每天还得给她做早饭,真盼她快点离开我这里。
  门铃声响起,我以为是A女士要来了,急忙去开门,一看来的是臧婉,连忙热情和她打招呼,“你好臧婉,快屋里坐!”
  “臧琳在哪?”我指了指厨房。臧婉径直走到厨房,臧琳见她姐来了,也没理她,只顾吃饭了。

  “大仓,房子租期到了,准备什么时候给房租啊?”臧婉笑着对我说。
  ***,原来是来问我要房租。但房租钱我已经给臧琳了,怎么他还来问我要?
  正当我要说话时,臧琳从厨房出来了,“姐,仓哥这两天就交钱,人家生意不太好,你别催啦!”臧琳一边说一边给我使眼色,我心想臧琳撒谎一定有原因。
  臧婉冷笑了声说,生意再不好,也不能拖欠房租,臧琳说我不会拖欠的,这两天就交,让臧婉放心好了。我暗骂这姐俩掉钱眼里了,不如去卖身吧!
  臧婉走后,我质问臧琳凭什么还要问我要房租?臧琳笑着对我说,那天我给房租钱,她拿去办事用了,让我先替她保密,过几天房租钱就会给她姐。
  臧琳说完气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真后悔房租不该给她,要是当初让她写张收据就好了。她居然拿我给的房租去办事,让臧婉以为我是欠租不给的人。
  我没再搭理臧琳,眼看快中午了,A女士依然没来,我想会不会下午来呢,但不管来不来,我还得继续干我的活,于是我又在网络上发布广告,并与那些疏导的朋友交流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