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了更准备的了解她的情况,我又让她做了一个情感测试,然后并没有给出王女士最后的答案,只是对她说了两句话:一个是多想想夫妻二十来年的历程,另一个,多想想孩子将来的状况。
  送走王女士以后,臧琳问我怎么不接着往下疏导?我笑笑说,凡事因人而异,这位女士并不属于很纠结的人,她只是存在心理和生理的困惑。
  晚上吕大安安排的烤肉很丰盛,我和高卓使劲点了很多肉。因为臧婉和臧琳在桌上,吕大安心疼也不敢说。酒足饭饱后,我和臧琳回到店里。
  由于喝了很多酒,臧琳也喝了,回到店里,我们各自关门睡觉。这时我无意看见电脑里的那个企鹅又在不停闪动。
  我打开后一看,原来是A女士给我的留言,她说让我选个时间去她家和老公谈谈,我想去她家干啥,难道让我给她老公做情感疏导?
  另外一个留言,是今天来的王女士,她说今天想了很多事,还是想不通。我连忙给她留言,按约定时间再来疏导。
  我脱衣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但刚睡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叮当乱响。

  我连忙穿衣下床,推开房门,只见臧琳穿着睡衣快速跑向卫生间。
  “小琳,你怎么了?”我忙问她。
  “可能食物中毒,又拉又泄!”臧琳有气无力的对我说。
  我赶紧回屋拿了霍香正气水给她喝了,臧琳连说苦死了,***!不苦就拉虚脱你。
  第二天,臧琳没起床,我担心她可别拉脱水。真是请来了一个祖宗,什么事也帮不上我,我却要天天伺候她。

  我敲了半天门,也没开。我心想可能脱水了,就使劲把门推开,只见臧琳脸色苍白躺在床上,我问她也不说话,看来已经严重脱水了。
  我连忙背起她,打了的士到了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打两天吊瓶就好了。
  我又陪她打了吊瓶,到了下午终于能下地了,问她想吃什么,臧琳说什么也不想吃。医生告诉我,让臧琳吃点小米粥会好些,我连忙买来让她吃了。
  折腾了一天,晚上我们打车回到店里。我把臧琳扶到床,然后就关上门离开了。

  这时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林老师吧,刚才我们来你这里没人,你什么时候能在店里?”
  坏了!肯定今天去医院来客户了。我连忙说,现在已经回来了,如果方便现在也可以来咨询了。
  我给臧琳倒上一杯热水,自己坐在那里等候那个客人到来。不一会儿,有人敲门,看来客户很着急。
  但一开门却是臧琳的男友徐亮来了,“林哥,琳琳没啥事吧?”
  “输了一天液,没啥事,在屋躺着呢!”我心想他这男友也不合格啊,都***打完针了才过来。
  徐亮进屋后,我就把房门关上,不想听到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我在翻看着心理咨询的书籍,心情总是静不下来。特别是A女士邀请我去她家,到底去不去呢?
  如果不去,怎样回复A女士。但我想既然A女士提出了去她家,可能也是给她老公留个面子。
  正想着,门铃响了,我拉开门,只见又是一位四十左右女人站在门口,她身材不高,很胖。

  我热情把她让进屋里,然后端杯水递给她,虽然看这位女士不太漂亮,但眼睛炯炯有神,一看也不是善茬人物。
  我客气的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她开门见山的对我说,她现在天天和老公打架,日子没法过了,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心想这不就是夫妻之间矛盾吗,也来这里问我,真是醉了。但我还得耐住性子听她讲完,毕竟人家找到你,就说明她相信我,我就有义务为人家解开心理的疙瘩。
  我静静地听完她的诉说,然后我问了她的年龄,随即做了一个测试。从测试结果看,我可以断定这是更年期所带来症状,加之年轻时就有解不开的矛盾,所以累积到一起,就形成现在天天吵架的状态。
  我想为什么很多夫妻从结婚之日起就开始吵架,一直吵打到老,但他们却没有离婚,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当然眼前这位胖女人还不是那种情况。

  我给她提了两条建议,一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看看是否存在更年期症状,可以用药物调理一下。二是把这些年夫妻之间那点矛盾,心平气和梳理下,看看症结在哪,然后谁的过错,然后各自领走改正。
  送走这位女士,我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昨晚让臧琳折腾的一夜没睡好,今天又陪她输了一天液,真把我累坏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午夜时分。突然感觉肚子饿了,我就起床准备煮点面条吃。
  人是铁饭是钢,无论多么坚强,先把肚子塞满是硬道理。我在厨房里简单下了点挂面,这就是我每天主食,吃完后,我听了听臧琳屋里没动静,然后回到房间上了会儿网。
  我得把之前两个预约的心理问题处理一下,要不然客户就认为我不讲诚信。
  有时感觉自己很悲催,情感疏导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简单在你要欲擒故纵,难在没人认可你,需要不断地积累经验。
  说心里话,之前刚学完时心理咨询时,也去应聘过心理咨询室,人家一看我没经验,立即拒之门外。特别来气的时,有次我去省城一个有名的心理学教授那里应聘,我去之前都说自己一分工资不要就是来学习,这老家伙居然让我交钱再学习,这不是明着抢钱吗!
  这时那个小企鹅又在晃动了,我连忙打开,一看是A女士的留言,“林老师,能来我家吗?”
  我问她,老公同意去家疏导吗?她发来一个笑脸,居然说去她家吃饭后再定,我想这是吃哪门子饭?
  自从这个娘们咨询以来,我可是一直免费的,没收一分钱。都怪自己鬼迷心窃,说白了就是迷恋人家姿色,唉,这辈子男人如果不把握好自己,必然死在女人身下。

  A女士随后又打出一句话,说她老公从澳洲带来了红酒非常好喝,我想要是他娘的拉非多好,就算下了药喝了一命呜呼也值。
  看到A女士这样热情,我只好和她约定了一个时间,当然我不会和她约定白天的,我怕走了后,臧琳在店里应付不了。本来刚刚有点起色的小店,别到时因为我这个疏导师经常不在,黄摊子了。
  有人说男人的定力是练出来的,那是扯**蛋!除非这个男人不正常,我敢说一个正常的男人不会对一个美丽的女人不动声色,如果他保持定力,那也是水仙花不开装蒜。
  带着要喝澳洲红酒的念想,我进入梦乡,梦中A女士把红酒倒上,我喝了一口,立即醉了。在梦中,我感觉到她在解我裤子,让我欲罢不能……
  醒来后,我已是满头大汗,把那条沾满下一代种子的内裤迅速扔到卫生间的盆里。
  第二天一早,一股急促的尿意又促使我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推开卫生间的门,只见卫生间水雾中一具**的女人,正当我看的惊呆之时,臧琳一声大叫:“色狼啊!”,吓得我赶紧关门回房间,拽上被子蒙头再睡。
  这是梦吗?我掐了一下自己大腿,挺疼,应该不是梦,分明臧琳在卫生间洗澡,让我无易中看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