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如约到达了那家俄式西餐厅,推开门,只见一个穿着蓝色外套,一头长发的女人坐在那里。
  见我进来了,她热情站起来,“是林老师吧,快坐!”我握了握她伸过来小手,我的心,又紧张起来。

  我端起那杯咖啡喝了一口,还很热,我想她一定也刚到不久。然后我抬头看了看她,这个女人美丽与气质融为一体,一头长发下,脸庞中透着成熟,五官端正,嘴唇的轻微口红,我想她肯定是一个美丽与气质绝佳的职场丽人。
  “我们在网络聊了很久,您有什么想法,在这里我们可以敞开心去谈。”我若无其事的对她说,其实我心里早就遐想联篇了。
  “林老师,和你聊天感觉很轻松快乐,其实我这次见你,主要是咨询点事情,我说了你别介意好吗?”A女士甜美的声音,让我不得不点头。
  “没关系的,您尽管说。”我笑着对她说。
  A女士就谈起了她的情感世界,她告诉我,她和老公结婚快二十年了,她从一个懵懂的少女,嫁给大自己十多岁的老公后,生活的波澜不惊。
  但去年因为她要做生意,老公不让她做,两人发生了矛盾,一度分居半年,年初才和好如初,但老公像变了一个人。
  我静静地听着A女士诉说。她说去年差点与老公离婚,可是分居后,看着日渐消沉的老公,她又有些不忍了。于是两人又和好如初,可是老公生理上突然变化了,两人在一起总能花样百出,刚开始A女士感觉很兴奋,但后来老公的一个个花样让她无法接受与理解。
  我越听越兴奋,越听越想听,这可是世界上最为**的两人世界。我不露声色的听着A女士诉说,真怕一个动作,让她查觉到自己不安的内心。

  A女士又说,她老公在一起时,居然要与她去门外楼梯口,她怕邻居看到,但只能忍着不敢出声。而且老公每次那样时,都让她很无奈。
  更让A女士无法理解的是,老公居然和她商量,要让自己找个人,她无法理解,所以才找到了我,让我断定她老公是不是心理有毛病。
  A女士讲的这些话,早就让我血脉膨胀了,我没想到她居然这样真诚的讲出夫妻之间私密话题。
  此时,我感觉脸有些发烫了,会不会脸红了?我现在满脑子已经从臧琳转向了A女士。
  我继续保持无语状态,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林老师,你说是不是应该让他来和你谈谈?”A女士的话突然提醒我,我赶紧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说道,“还是别让他来了,这样会适得其反!”

  A女士一愣,我连忙向她解释,一个四十多岁男人,在有强烈需求应属健康,但如果让他承认心理上有问题,那就会让他伤自尊。
  A女士笑了,她问我是不是应该接受她老公的那种奇怪想法呢?
  我被A女士这种开放的问话一下给问住了,但我还是不动声色,没有立即回答她。
  过了会儿,我对A女士说,我不是性学专家,但从男人角度分析,如果好出轨,会把事情弄的更糟,总不能随便从大街上拽个男人回家吧,如果找个有家的男人,危险性还很大,两个人的世界会变得复杂。

  A女士连说我讲的有道理,其实从她的讲话中,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矛盾,但又憧憬那种让她激动意境。
  我作为旁观者,不会这样顺着她说,只能用社会道德等之类的话去回答她。
  面对这样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理论语言应对她,只能当作一次见面聊天而已。
  我从咖啡馆回到店里后,只见吕大安坐在屋里沙发上,正在神采飞扬的跟臧琳白活呢,他那胖脑袋天天真是闲的蛋疼。
  吕胖子见我来了,连忙对我说,花南区新开一家烤肉店非常好吃,建议一起去搓一顿。

  我说只要他请客我就去,没想到吕胖子居然说我今天又挣了一笔钱,让我请客。***,我拿出钱包让看,“胖子!你看看兜比脸都干净!”
  吕大安这小子有钱,但就是非常抠门,我想怎么越有钱人都他妈抠喽嗖的。
  吕大安冲我嘿嘿一笑,我就怕他笑,因为他一笑坏心眼准能出来。
  “哈哈,看把咱林老板难为的,今晚我请!”吕大安为了在臧琳面前显示自己的大方,答应晚上请客。

  ***!吕胖子,这是来特意埋汰我呢!知道我没钱,还让我请!我告诉吕大安,以后发现好吃的,必须请我和臧琳。
  吕大安难为的说,凭啥,我说就凭他脑袋大特能吃。
  臧琳随后告诉我,刚才有个女人打电话来,说要咨询情感方面问题,并和她预约了周末时间。
  我看看日历,今天就是周五了,怪不得吕大安来,肯定要请他女友臧婉,然后两人去共度良宵。***!明明知道我没女友,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人比人得气死人!
  臧琳问我今天给客人上门服务什么项目了?我无奈的摇摇头,“一无所获!”
  其实A女士说的那些话,我不想告诉臧琳,虽然她与徐亮有鱼水之欢,但必竟还年轻,在我眼里还不太懂。
  这时吕大安对我说,“大仓,臧琳搬过来了,你如果有非分之想,我可给你切了去!”

  “操!胖子你能不能少说这样的话,臧琳脱衣服在我面前转三圈,我保证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话让隔壁房间的臧琳听到了,她在房间大声对我们说,“难道我就一点魅力没有吗?!”
  我连忙给吕大安使个眼色,让他不要瞎几巴说了!吕大安也做了鬼脸,没敢再吱声。
  我小声对吕大安说,还是让臧琳搬出去吧!吕大安摇摇头,问我不想让美女来作伴吗?我瞪他一眼,刚要说臧琳男友天天啪啪的,影响我睡眠的事,门铃响了,臧琳欢快过去开门。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她一进门,见屋里吕大安在这里,就有点害羞说道,“林老师,你这里有顾客吧,那我改天再来吧!”

  我连忙把她喊住,“请问有什么帮助的吗?”我看出这位女士有点犹豫不决的样子,吕大安也很知趣,连忙去了隔壁发泄房了。
  臧琳给女客户端过一杯水,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这位女士紧张感已经逐渐消失,看她的模样,四十多岁,但并不属于漂亮和气质的女人,脸庞很黑,嘴角有点微微上翘。
  我让她先把基本情况表填完,一看表格她姓王,当然这种基本情况表都是例行性的,估计没几个人填写真实情况。
  填完表后,我对王女士说,双方的疏导关系已然成立,如果下一步疏导,就需要进行缴费了。没想王女士,很爽快的答应了。
  我请王女士先说说自己的困惑,王女士说她和老公结婚快二十年了,两个人属于明媒正娶,但自从有了孩子后,老公似乎对自己没有一点激情了,而她却对性生活的**很强烈,但老公始终满足不了自己,为此她困惑了很多年,不知道是离婚,还是继续过下去?
  我认真听着王女士的诉说,心想这又是一例婚姻家庭的事,感叹这个社会发展到现在,思想也开放了,都有追寻自己快乐的权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