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情感疏导师,请问有什么帮助的吗?”我不想让人感觉自己是心理咨询师,必竟心理咨询师在中国这个社会还不能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再者,心理咨询师需要与来访者多个方面的交流与沟通,在网络里根本无法实现。所以有人在网上问是不是心理咨询师,我就把自己界定在情感疏导方面,帮助人们解决情感方面遇到的困惑与矛盾。
  还别说,我这样定位自己,还真为我提高了网络知名度,拓展了网络的空间。
  “哦,为什么叫情感疏导师?难道与心理咨询师不同吗?”A女士问。
  已经有很多人问我这样的问题了,我复制了与另外一个人的聊天记录, “心理问题是很复杂,单纯解决心理问题很多问题不会迎刃而解,需要从深层次考虑诸多问题因素。情感问题附着在心理问题上,随着社会发展,情感问题与困惑越来越左右人的发展。所以我把自己定位在情感疏导师,就是想帮助人们走出情感困惑,引导情感向正确方向前行。”
  我感觉用这些理论文字来说明自己的职业,客户听了会很容易接受。臧琳说我就是典型的两面人,在现实中很粗俗,但和客户说话,温文尔雅很有风度。我暗暗骂道,也没粗俗到与她上床,她居然还来定位我。
  “哦,你那样高深,不过感觉听起来比心理咨询要好些。一说心理咨询都以为自己在心理上出了毛病。我喜欢‘情感疏导师’这个说法。”A女士打出一串字,并发了一个“胜利”表情。
  类似这样的聊天,我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了,我直接问,“谢谢,有需要帮助的吗?”
  “嗯,想和你聊聊。” A女士又打出一行字。
  “可以的。”我接连打着哈欠,太困了,但还不能不理人家,谁让咱做这一行业呢。
  “您做这方面工作多长时间了?”A女士问。

  “我做五年了。但不是专职的。”我回答道,我想只有把自己说的经历长一些,才会让他们相信我。
  “那你平时做什么工作?”A女士又追问道。
  “我在大学任教。”我说到这里,自己都脸红了,不知道这位女士又要问什么。
  “谢谢,你很真诚。”A女士说。
  “请问你有什么困惑吗?”我不想与她这样闲聊下去,就又问了她一句。
  “请问怎么个收费标准?”A女士又接着问。
  “我在这里是不收费的”我不会在这里和这些人谈收费的,得先把她们聊住。
  “不收费?那不是耽误你宝贵时间了吗?”A女士似乎是不理解。
  “是的,我在网络上不收费,但现实中视情况收费。”我时常提醒自己,要有耐心。
  我也明白在网络里做情感疏导,与现实中有区别。现实中是明码标价多少钱一小时,很多人都无法承受这种高额咨询费,所以就选择网络。
  但在网络里,有些人也会问咨询费问题,遇到这种情况,我就干脆说不收费,这样或许能把人留住。
  我有时在想,就算自己网上学雷锋了,谁还没有个情感困惑与矛盾,可能人人都有,帮人也算帮己了,那样我可以在网络中接触到行行**的人,而这些人也正是社会的一面。
  “我在H市花南区,你呢?”A女士又打出一串字。
  “嗯,谢谢你告诉我地址。我也在花南区。”我有点奇怪,这个女人很直接的把自己地址告诉我,有什么目的吗?不会相中自己了吧,转念一想,可别想桃花运的事了。
  “你说人的心理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变化的呢?”A女士问。
  “人的心理是一个很复杂事物,他是随着环境变化而变化的,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的人都有自己个自独立的心理。”我也迅速敲出一串字。
  “说的真好,不愧是心理专家。”A女士打完一串字,发了一个“大拇指”的表情。
  “过讲了。请问还有需要问的吗?”我感觉这个女人不太像咨询心理与情感问题,想快点结束聊天,因为还有很多人给我留言,我还没来得及回。
  “你说网络里男人为什么都那样直接呢?”A女士略等了片刻,又打出一串字。

  真是个三八,墨迹死了,而且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在向我发问,她到底要咨询什么呢?
  “我理解你所说‘直接’含义。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包括你和我。网络是现实的延伸,人的两面性也会带入网络。但同时,网络里虚拟隐蔽性,又助长了这种直接的表现。如果在大街上,他会直接吗?”我反问了她一句。
  “哦,说得太好了!”A女士回应着。
  其实我最烦别人在网上聊天用“哦”这个字,总感觉用这个字是在敷衍别人,对人不尊重。但既然她这样问了,不如直接开始发问。
  “请问你有男网友吗?”林雨仓问。

  “有,但只有一个,我们见过面。”A女士说。
  我心想,你还想有几个啊,不累啊。
  “见过面了吗?”我又紧追问了一句,我在想这个女人估计是网络上有恋情了,来咨询他。
  “见了,我和老公一起见的。”A女士接着说。
  和老公一起见的?我感觉有意思。按常理说与异性网友见面那是要瞒着老公,怎么能带着老公去见呢?我不理解。

  “你喜欢上那个网友了?”我突然有了兴趣,居然还有见网友带着老公的,想想就感觉奇怪。
  “是啊,感觉很好,但只能喜欢而已。他是有家的人,我想割舍掉,可总是下不了决心,今晚碰到你了,正好问问你。”A女士说。
  “为什么割舍不掉,能谈谈吗?”我的兴趣度高涨。
  “我们相识于一个聊天室。其实是我老公用我的号与他聊,后来感觉不错,老公说这个人可以成为朋友。于是那年就邀请他吃饭见了面。后来.......” A女士打在这里,用了省略号。

  “请继续!”我及时回复她。
  “文字聊天太费劲了,能否视频聊天?”A女士打了一串字。
  “可以的!我戴上耳机,请稍等。”我连忙插上耳机。这时A女士已发了个视频邀请,我点了接受,这时一个画面出现在林雨仓面前,画面没有对准她本人,只是对着电脑显示器,一只手在那里晃动着鼠标。
  看着那又纤细的手指,我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很漂亮,唉,我怎么这样色呢?
  “能否打开您的视频,这样我们聊天或许能真诚面对彼此。”我没有用语音说话,打出了一行字。
  “但我只能露出半个脸,请理解我。”A女士用语音说。
  “嗯,好的!”我用语音答道,这时我听到对方晃动摄像头声音,画面中随即出现了一个穿睡衣的女人。但只能看到鼻子以下,鼻子以上都被摭住了。林雨仓遇到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就没在意。
  “看到了吧?”A女士对着麦克说。
  “看到了,现在可以继续说了。”我对着麦克回应她。
  “继续谈上一个话题吧!我和他相识于那个聊天室,我被他的文采和真诚的品质所感动。之前听老公说,我还不以为然,后来吧,就和他聊上了,感觉真的不错。之前我邀请过他与我见面,但他很矜持,没有答应,这更坚定了我对他的好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