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门打开,还没等我说话,这姑娘就叫了声“大仓哥,你才起床啊?”

  我一愣,这女孩怎么还认识我?心想这不会是艳遇吧。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这个女孩哈哈大笑,“你是不是昨晚喝多了,我是臧琳!”
  我这才想起来,是昨晚一起喝酒的臧琳,吕大安的准小姨子,昨晚还答应她来自己这里干活呢!***,喝断片了!
  臧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一看这女孩还真大方,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呢!
  “仓哥,你说需要我做什么吧?”臧琳笑着对我说。
  我心想这不来了个祖宗吗,喝多了酒真是坏事,刚挣二百元钱,就吹牛B请了个祖宗来,我越想越来气。
  “先把我床铺收拾一下吧!”我说完就去卫生间洗漱了。
  我刮着胡子,隐约听到臧琳在外面喊,“你这臭脚丫子味熏死了!”
  我笑了,心想让你干一天就走人得了,我可侍候不起这样美的女孩。
  哎,这人也真是邪门了,三天过后,臧琳不仅没有走,看她还挺喜欢这项工作。关键是这三天也没人来啊,白天我除了看一些书,臧琳就在那玩手机。
  这天中午,有人敲门,臧琳高兴的说,“来顾客了!”我连忙整理一下衣服。
  臧琳一开门,见是吕大安来了,失望的说,“原来是你?!”
  吕大安这小子进屋后,就带来一股子强烈酒气,***,他难到早晨就喝酒了吧。

  “我说大仓啊,我这老妹怎么样?你可别瞎鼓捣,熟人下手啊!人家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了!”大安坐在沙发上点上根烟。
  “去你娘的,去阳台抽去!”我骂了句吕大安。
  吕胖子满不在乎,一边抽着烟一边和臧琳开着玩笑。
  真是邪了门了,吕胖子有什么好啊,居然身边美女如云。不就仗着老子有点钱,看来有钱就是好使。
  我还是继续看那本心理学的书,这时胖子问我,“大仓,准备给我老妹月薪多少?”
  我心里狠狠的骂了吕大安,真他娘的没点人滋味,我都快吃不上喝不上了,还得给这个女孩发工资!
  但既然答应人家了,我也装作有钱人,于是回了他一句,“只要愿干,钱不是问题!”
  臧琳脸上笑开了花,“大仓哥哥,我不是为钱来的,到时你看着给就行了!”
  吕大安对我说,你看看人家臧琳多大度,人家就不是爱钱的女孩。说完后趴我耳朵上悄悄告诉我,不要对臧琳有非分之想。
  我骂了吕大安一句,“快滚!晚上弄点好酒好菜去你家吃!”
  现在吕大安自己有一套房子,没事时他就会带女人去那房子鬼混,当然我和高卓也时常去那里聚会吃饭。
  吕大安走后,我继续看书。这时臧琳问我,“仓哥,你有女朋友吗?”
  我看她一眼笑了,“像我这熊样,连自己吃喝都成问题,哪还敢找女朋友!”
  臧琳笑了,“其实女孩并不是都喜欢钱的,只要心好,她们会以身相许的。”

  以身相许?我心想这都是他***幻想中的爱情,现在女孩多现实,有句话俗话讲,“宁坐宝马车里哭,不坐自行车上笑!”这就是社会的真实写照。
  但我不会这样对臧琳说,因为没必要。也许她在套我话,管她三七二十一了,反正有个美女陪自己聊天,也值了!
  我正想着,这时门铃想了,估计又是吕胖子来了。
  臧琳把门打开,进来一个戴着棒球帽和口罩的男人,“我想找林老师!”这人进门就问。

  我连忙站起来,“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快请坐!”
  这时臧琳把一杯水端到这个男人的面前,他抬起头看了看臧琳。
  我看着这个人,感觉有点奇怪,帽子和口罩把他裹的严严实实的,弄得像是间谍似的。
  但不管怎么样,既然来咨询了,就是财神爷。我就问他有什么事需要咨询。
  这人把口罩摘下来,我才看清他的面容,浓眉大眼,脸很瘦削。
  他掏出一根烟点着,我赶紧把烟灰缸端在他面前,他吸了一口,“我想杀个人,你认为行吗?”

  我心一惊,这哪是咨询啊,这小子是不是有精神病?他用眼睛死死盯着我,我笑着问他,“请问你要杀谁?”
  这人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我要杀了那个睡我老婆的人!”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个“戴绿帽子”的男人,对出轨老婆动了杀机。
  既然他能来找我,估计这小子也没杀人的胆量,也就是想让我给他开导一下而已,想到这里我心里也有数了。
  我也点上根烟,一边抽一边看着他,我只是用眼睛看他,没有理他。
  看了半天,这小子就有点坐不住了,“唉,你看着我干嘛,你到底告诉我该不该杀!”
  听他这样说,我笑了,“既然你已经决定杀人了,还来问我有啥用?”
  这小子听我这样一说,气呼呼地坐下,用手抱着脑袋,无语了。
  “杀人要偿命!这是古往今来的定理,你感觉这样做有意思吗?再一个,就是人没有不犯错的,杀人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而且是最无能的表现!”我说完看着他。

  沉默了半天后,这小子突然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我,大有要和我干一仗的气势。
  我依旧没有理他,而是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把水果刀递给他,“去吧!那个搞你老婆的男人就在隔壁,你现在就去插他几刀!”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愣住了,我猜的没错,他就是个胆小怕事的男人。
  “还愣着干嘛!去啊!”我把刀递给他,当他接刀时,我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

  这时臧琳进屋了,“先生,请来这个房间。”
  原来我在另外一个房间里,购置了几个设备,一个是橡皮假人,还有一个不倒翁,就是让人撒气出气的设备。
  男人跟着臧琳来到房间后,然后臧琳关门就出去了。我听到这个人在屋里又骂又打,十分钟后,他出来了。此时我年看到他表情不像刚来时那样沉重,我想应该达到目的了。
  正当我填写表格时,这人把二百元钱放在桌上,“感谢林老师了,如果没有你今天的开导,或许我会走上不归路!”说完就往外走,他这一举动把弄迷糊了,这心理咨询程序还没走完,他就走了。
  我连忙对他说,“回家对老婆好一点!”
  夜晚静悄悄的,这是每个人思考问题最佳时间。
  臧琳早就回家睡觉了,我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登录QQ。自从高卓提醒我之后,我就养成了每天登录电脑的习惯,在虚拟网络空间与人探讨交流,给他们解疑释惑,有时感觉是一种乐趣。
  虽然现实中接待很多心理求助者,但他们都不愿面对现实环境。必竟人们还无法接受西方国家的人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我有时感觉到,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两面性的特点,有的人在现实中他可以是谦谦君子,但有的人在虚拟世界里,在不被人了解的时候,有时会成为野兽。
  我随意浏览着新闻网页,这时小企鹅在晃动着。我随意点开一个加我的好友,这是一个叫A的女士,一句礼貌问候跃上聊天界面:“请问您是心理咨询师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