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理咨询室开业后,我连续几个晚上偷摸去大街上贴小广告,有一次在一个封闭小区张贴时,差点被物业公司保安给抓住当作小偷。最可恨的是,有一次刚把广告贴上,一条狗咬住我屁股不放,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至今让我难忘。
  本来以为付出必有回报,可是经营了三个月,连一个顾客都没有,我天天怨天尤人,抱怨老天对我不公。
  吕大安和高卓各自都找了份工作,抽空就来店里埋汰我,让我抓紧换份工作,要不钱什么时候能还上。我骂这两个小子是黄世仁,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

  如果没有这两个小子晚上陪我斗地主,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度过这漫漫长夜。不过高卓偶然的一句话,还真提醒我了,他让我上网聊天,QQ名就叫心理咨询师,或许能拉来客户。***,看来三个臭皮匠也能顶个诸葛亮。
  都是被钱逼的,既然高卓说能拉来客户,我说做就做。但在开店的过程中,总感觉一个大老爷们做这种事,招不来多少客户,应该找个帮手,这个帮手还必须是女性,这样无论来男人还是女人,人家都不会有戒备感了。
  帮手从哪找呢?这是个很犯难的问题,再说还要找个女帮工,又是管吃管喝,我这个店一年不开张,还得给人家发着工资,我他娘的是不是冤大头?当然更重要的事情,真要来这个女的,就我这个单身的还真就不方便。
  有些事,并不是以人意愿而定的,你越想不到的事情,还他娘的就真来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我开的这个心理咨询室,在这所省会大城市中悄无声息的存在着,而且是没有一分盈利的存在着,偶尔接个电话,一问价格电话就撂了。
  总这样耗着也不行,从吕大安和高卓那借的钱剩的不多了,冥思苦想后,我决定再向老爸骗点吧,要不连饭就没得吃了。
  还好,老爸听说我要做生意,很痛快的支援了一万元,拿到真金白银后,我终于舒了口气,至少能挺过一阵子。看来老爸手里房屋动迁款还有不少,但也不能总问老爷子骗,那是他和老妈的保命钱。
  这天吕大安吃饱了饭来我店里,一进门就说,“快点泡壶茶!渴死了!”

  我一边泡茶一边说,“你奶奶个腿的!不上班就来我这蹭茶喝,茶费算在借款里!”
  吕大安一屁股坐在沙里,嘴里含着根牙莶,那模样俨然就是个富家子弟。
  吕大安这小子身材不高,胖的像头猪,那肥嘟的脸恨不能要胀破,有时我真想拿刀上去割下他几块肉,安自己身上。
  吕大安虽然胖,但家里有钱,小车也早就开上了,小妞也早就泡上了。***,我越想越感觉,这世界太不公平了。
  我把问吕大安为什么没上班?这小子哈哈大笑起来,“操!老子把老板给炒鱿鱼了!”
  “你辞职了?”我惊呀地问他。
  “是啊!我就他娘的迟到两次,老板就不让我干了。不干正好,那活太他娘的累了,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在家多好啊!天天睡到自然醒。”吕大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上学期间,我和吕大安和高卓三人最好,算不上生死之交,但至少是臭味相投、惺惺相惜。一起看黄书、一起玩游戏,当然还有一个共同爱好,一起调戏班里的美女同学。

  吕大安这小子家就在省城,上大学那两年,说句心里话,没少沾胖子家的光,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关系就是这样,处长了感情就上来了。
  我和吕大安正聊着呢,门外有人敲门。我连忙起身去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位中年妇女,我正要问她找谁,这位大姐先说了,“请问你是做心理咨询的吗?”
  我连忙对她说,“对!对!大姐快请进!”
  ***,整天见不到一个顾客,总算来了一个,让我兴奋加紧张。
  大姐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吕大安,就问我,“你这里有客户不方便吧?”
  我看出这位大姐有点不太自然,于是就对她说,“大姐,你别介意,这是我同学,请到这屋来!”说完我把她引到隔壁房间。
  大姐坐下后,我很客气的问她,“请问大姐有哪些问题需要我帮助吗?”
  大姐对我说,“老师,不是我咨询,我想替女儿咨询一下”。
  我这才知道,原来她给孩子咨询的。于是我就简单问了她几个问题。原来她家孩子从初中就早恋,一直恋到高中。现在学习都不学了,而且怀孕了,还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这让她很恼火。
  我心想,孩子这么小还挺痴情的,男孩遇到痴情女孩,这一辈子也真值了。
  大姐让我给孩子做做工作,现在家里人谁劝都不好使。她认为孩子心理有问题了,只有我这样的心理咨询师能够说通孩子。
  唉,这哪叫心理问题,明明是恋爱的青年男女。但既然人家来找我,还是第一个客户,我想还是试着做一下,也为自己工作开个张。

  于是我让大姐填写了张表格,并互留了电话,约定了下周与她女儿见面。
  送走大姐后,吕大安笑着对我说,今天开张应该有他的功劳。我叹口气说,这份活还真难干。我就把刚才大姐的求助的问题和吕大安说了一遍。
  吕大安眯着小眼,“葛优躺”式的也不说一句话。
  我不耐烦的骂了一句,“你他娘的到底说话,想**毛呢!”
  “大仓!头份生意你要做不好,以后可真就不好做,咱们得想个办法。”吕大安沉思的说。
  ***!想个球啊,明明是恋爱了,非要阻止人家,这事可真难办。
  接下来几天,我闭门造办法,想尽一切能够打动这个女孩的语言。但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女孩长啥样,怎么才能推断人家心理有问题呢?
  终于等到约定的时间了,我早早起来打扮一番,准备迎接她们母女到来。这时手机响了,“请问是林老师吧?”我听出是上次来咨询的大姐了。
  我连忙问,“大姐和孩子什么时候到?”
  “林老师,孩子不愿意来,我和您商量一下,您来我家给孩子做做工作可以吗?”大姐在电话那头着急的说。
  我心想这要去了,店里没人怎么办?但为了第一宗生意,我给吕大安打电话让他过来帮我看店。
  我打电话时,吕大安还没起床。这小子现在也不用工作,天天吃了就睡了,睡醒再吃,快他娘的成猪了。
  吕大安对我说,昨晚刚给女友放了一炮,累得不行了,想再睡会儿。
  我懒得问吕大安与谁**,就告诉他钥匙放在门上面,让他抓紧来我这里。然后就匆匆忙忙地去了客户家。
  当我走进客户家时,顿时被室内豪华装修所折服,也不知道自己要多少年才能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理想。
  大姐热情招呼我坐下,并小声说孩子正在她房间里。然后她敲了敲孩子的房间,“小雪,林老师来了,你开门吧!”
  过了一会儿,听到屋里传出孩子的声音,“我不见!没什么可谈的,我决定的事情谁都管不了!”

  大姐无奈地看着我,我向大姐摆摆手,然后隔着房门对小雪说,“小雪,你的事你妈都给我讲了,我们能谈谈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